“办案子就这样,啥都有可能发生,行了,到啥时候说啥话,先进去了解一下林仙儿的情况吧。”黎叔儿虽然对于突发的刘耀宗死亡和冷小烟那个吞吞吐吐的电话也缺乏心理准备,但多年的刑警生涯,早已经让他养成了处变不惊的一份定力,故而在淡淡地回了胖子一句之后,就进到了派出所的大门里。

  一进派出所,是一趟光线暗淡、幽长的走廊,还有着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我们走到中间一间老式木门上钉着一块塑料门牌、上写着值班室的门口,往里探头一看,只有一台开着的电视和两张床,此外空无一人。

  “喂,有人吗,我们是公安部暗访组的,出来招呼一声。”胖子一脸坏笑地扯着脖子嚷道。

  “谁呀,开他妈什么国际玩笑,你要是公安部的,我就是国际刑警……哟,敢情还真不是熟脸儿,你们谁啊,干嘛来了这是?”听见胖子的大呼小叫,一个干瘦的老警察穿着件一侧没有粘警标的蓝色警用衬衣,从紧里面的一间屋子里跑了出来,一见黎叔儿我们仨,一愣,旋即换上一副笑脸,用带有明显京腔口音的普通话问道。

  “啊,你值班?那啥,我们是雅尔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来了解点情况,呵呵”黎叔儿掏出警官证递给那老警察,同时解释道。

  “呦嗬,自家人,得,慢待了啊,来来来,里边请,我这小庙平时少有人光顾,今儿怎么来这么多的尊神,稀客稀客。”那老警察嘴可够能侃的,一边将我们仨领进值班室,一边罗啰嗦嗦地跟我们寒暄着。

  一见这老警察的嘴比胖子还碎,黎叔儿可没敢和他盘道,一进屋,就以案情紧急为借口,向老警察打听起林仙儿的事儿来。

  “林仙儿,哎呦喂,我好像没什么印象啊。”听了黎叔儿的问话,那老警察努力想了一会儿,又打开落了一层灰的电脑,调出电子版的常住人口底卡,翻了半天也不得要领,最后还是我上去帮着从头到尾查了一遍,却依然没有找到林仙儿的户籍底卡。

  SZ看,正*版Bt章C:节B"上酷匠%网¤w

  “嘶,查无此人啊,我说老几位,你们能确定这林仙儿是满河镇的居民吗?”那老警察摸出盒呼伦贝尔烟,边给我们每个人派烟,边有点儿怀疑地问道。

  “这个,应该错不了,我们的消息来源还是很可靠的。”黎叔儿含含糊糊地回应了一句,也是,黎叔儿总不能告诉他,这消息是一个鬼魂给我们提供的吧,说了人家也得信算呢。

  “是这样啊,”老警察挠挠头皮,内什么啊,是这么回事儿,我吧,刚从莫旗看守所调到这里没多长时间,还有二年就退休了,就是来这地儿养老来了,我是当年北京支边的知青,退了休就回北京纳福去了……”那老警察当真是一话痨,我们正说着前门楼子,他嘴一滑,就拐带到机枪头子上去了,好在他一看黎叔儿直皱眉头,适时掐住了话头,“这么着吧,这警务室里除了我,还有一坐地户的老警,叫郝例文,他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或许能说出个大概齐。”

  一见那老警察总算是说出点建设性的意见了,我和胖子忙不迭地起身,几乎是架着他就往外走,生怕这位北京支边的老知青再整出点什么瞎耽误工夫的幺蛾子出来。

  “嗨,嗨,嘛呢嘛呢,您二位这是想绑架是怎么着,弄得我都脚不沾地儿了嘿。”那老警察被我和胖子搞得是哭笑不得,但也看出我们是真着急,所以虽然嘴上不闲着,但还是挺麻利地钻进了我们的越野车里,都是当警察的,他当然理解我们那种心急火燎的急迫心情。

  在老警察的指点下,我们穿过一片平房家属区,到了那老警察口中的郝例文家。

  郝例文家是单把一头的一间独门独院的砖房,进到院里,又是狗又是驴的,透着一股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气氛。

  进到屋内,那老警察领着我们直奔卧室,见到了正听到狗叫后睡眼惺忪地从炕上坐起来的郝例文,一个身材微胖、略微谢顶、年约五旬的男子。

  简单介绍身份之后,黎叔儿向郝例文出示了徐燕的照片,并告诉他们,林仙儿很可能是徐燕以前曾使用过的名字,希望郝例文能仔细回忆一下,满河镇是不是有过这么一个女子。

  “对了,林仙儿的父亲叫林长青。”

  “啊……”郝例文听到林长青的名字后,突然啊了一声,说道:“哎呀,你们要是不提林长青,我还真蒙住了,想起来了,好像他们家是有这么一个姑娘,长得漂亮,当年在镇上也挺出名的,但好像老早就离开满河镇了……”

  “为啥离开满河镇啊?”黎叔儿追问了一句。

  “恍惚听着,好像是未婚先孕,被人搞大了肚子啥的,”郝例文似乎不愿在背后搬弄被人家的是非,起身去立柜里找衣服,“走吧,我领你们去林长青家,有啥事儿,你们去问他吧。”

  郝例文家的卧室挺狭窄,我和胖子在等他穿衣服捯饬的工夫,便走到他家的客厅里,想抽支烟,透透气,就这工夫,我随便一看,发现在客厅的西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相框,里面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张黑白的老人照片。

  这年头,居然还有在家里挂相框的,我感到挺有意思,遂叼着烟踱步过去看了看,纯是好奇,可是这一看,我就觉得相框里的那个老者挺眼熟的,好像在哪儿见过,然后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我使劲眨了眨眼睛,再一看,不由一哆嗦,嘴上的烟都掉在了地上:“胖子,你丫过来看看,快呀。”

  胖子走了过来:“你丫见着活鬼了咋地,这么大呼小叫的,呵呵”

  “你看,这老头儿,”我指了指相框里的那张黑白照片,“像不像冥府里那个告诉咱们来满河镇找林长青的老鬼魂,啊?”

  胖子靠近相片,聚精会神地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而后一脸讶异地看向我:“还别说,真挺像的。”

  就在这时,那张照片中老者的鼻子下方开始冒出一个小黑点,很快,小黑点就冒出青烟,将照片烧出了一个大窟窿,可是,老者的鼻子下方的照片再被烧出一个黑洞洞的窟窿之后,里面竟赫然出现了白骨森森的牙齿,此时,照片中那名老者的样貌与冥府里那名老鬼魂就变得一模一样、如假包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