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死亡魔咒

  ******我们顺着车窗看了看,发现我们的越野车正停在一颗在草原上一般很少见的、足有两人合抱粗的槐树旁边,难道,我们刚才就是从这棵看似平常的槐树里面穿出来的?

  一念及此,我的脑海里莫名地出现一幅画面:子夜时分,夜空中,如肮脏的棉絮一般的乌云无声地飘动,半掩住发出凄冷光晕的寒月,夜幕下,一棵粗壮的槐树的枝叶开始不断地抖动,一些槐树叶子簌簌地从枝头飘落,慢慢地,树干开始“扎扎”作响,并从中间裂开,丝丝缕缕的灰色雾气从树干中间溢出,雾霭中,一具具如纸人一般轻飘飘无质感的鬼魂们随风而舞,随即向四下的旷野中、城郭中散去……

  见我怔怔地发呆,黎叔儿伸手一碰我:“咋地了,小乾,脸色看着跟狍子屁股似的,煞白煞白的?”

  “啊?没什么,就是有点儿乏了,呵呵”我一惊,赶紧收慑心神,胡乱应答道。

  胖子远没有我那么大的反应,只是意犹未尽地咂咂嘴,说了句“这一宿,真他妈刺激”之后,就打着火,开始驾车朝一个专门用于汇车的土质缓坡上开,然后再上国道。

  上了国道,胖子猛地“咦”了一声,我心里一紧,连忙问道:“又怎么了?”

  “这油表……”胖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油表指示灯,“咱们开了半宿的车,这油量咋还剩三分之一啊,那咱们在地府开车时烧的是啥啊?”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是用常理无法解释的,开车吧。”黎叔儿打了个哈欠,一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的模样。

  这时,黎叔儿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传来周文龙火急火燎的吵吵声:“你们在哪儿呢,咋打你电话老是不在服务区,搞啥呢?”

  黎叔儿一脸苦笑:“这事儿,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你别跟我扯这没用的,今天凌晨五时左右,110指挥中心接到晨练的老头老太太报警,说是在鹿鸣山的康乐坡山坳里发现一具男尸,三中队出的现场,你猜死者是谁?”

  “谁……啊?”黎叔儿拉着长音问道,同时看了我和胖子一眼。

  周文龙的嗓门挺大,我和胖子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我们同黎叔儿的表情高度雷同,内心也隐隐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死的正是刘耀宗,经过初检,死者脑部和躯干都有伤口,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一天,行了,电话里一句半句也说不清楚,你们在哪儿呢,赶紧回来再说吧。”周文龙语气有些焦急,显然这一突发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啊?啊,好,好,我们在路上,正往回赶呢,就这样吧。”黎叔儿心不在焉地挂了电话,眼神茫然地看着国道上花枝招展的蒙古族女孩们,显然正在紧张地思考研判着这一新的案情。

  说实话,听到刘耀宗死亡的信息,我和胖子也是感到十分意外,因为,按照我们目前掌握的已知线索,在徐燕被杀案中,他的作案嫌疑最大,原本以为只要刘耀宗一落网,徐燕被杀一案就会取得重大突破,没想到,这才一宿的工夫,最大的嫌疑人却曝尸荒野,死于非命,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失望至极。

  更@u新^最快上:酷匠网{r

  “黎叔儿,咱们现在怎么办?”我和胖子相互看了一眼,又一起看向黎叔儿问道。

  我和胖子之所以遇事就要问黎叔儿,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师傅,另一方面,按照人民警察纪律条例,在我们三人中,黎叔儿的警衔最高,我们也必须接受他的领导与指挥。

  黎叔儿摩挲了一下下巴:“你们说,这刘耀宗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赶在咱们去满河镇查询林仙儿的身世的节骨眼儿上死亡,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我和胖子一时不知道黎叔儿是怎么想的,因而也就没有搭腔。

  “干咱们刑侦这行,一定不要相信巧合,任何看似巧合的背后,绝大部分都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刻意为之!”黎叔儿用力一拍车门,似乎下了某种决心,“走,反正咱们从这儿回雅尔市也得绕着陈旗走,咱们还是先到满河镇,摸完林仙儿的情况再回警队,开车吧。”

  黎叔儿一声令下,胖子不敢怠慢,一脚油门,我们就直奔东北方向而去。

  因为赶路心切,我们中途只加了一次油,尿了一次尿,在车上吃了一餐由路边小店提供的不敢恭维的蒙古馅饼便当,下午三时,我们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满河镇,一个货真价实的现实版的满河镇。

  满河镇不大,与所有那些当初依托林业采伐而逐渐形成的小镇一样,在经历了五六十年代的草创、七八十年代的辉煌、九十年代的经济衰退之后,如今的这满河镇,早已显出了力不从心的破败与萧瑟,只有那些高大耸立,却又早已是人去楼空、荒弃已久的巨大厂房,还在无言地述说着小镇曾经有过的繁荣景象,

  满河镇只有一条主街,街面上除了起劲吆喝的商贩,大多数溜达的,都是老人,很少见到年轻人,这也是林区城镇的一大本土特色,由于当地经济不振,难于解决年轻人的就业问题,青年男女大都到其他城市里去打工了,只剩下老弱病残留守在小镇里,每日在朝阳与落日的交叠中苦苦厮守着一种叫做牵挂的东西。

  胖子停下车,朝一个站在马路中间卖鱼的汉子打听镇派出所怎么走,那个赤着油黑的上身的汉子伸手一指一百米米开外的一栋看样子属于九十年代的建筑样式、黄色的墙面涂料剥落的二层小楼:“那疙瘩就是警务室,去吧,这个点儿,估计余大头也该睡醒了。”

  胖子关上车窗,将车开到那栋二层楼下,迎面看见一辆卖相比我们哥俩自用的九手捷达还要惨的警车,不由一咧嘴:“这车还能开吗,不得开一道捡一道的零碎儿啊,呵呵”

  这当儿,胖子的手机响了,是冷小烟打来的,一开口,同样是问我们在那哪儿呢,胖子如实回答。

  “嗯,”手机里,冷小烟明显犹豫了一下,“我在徐燕的尸体上,发现了一些疑点……她的死因,恐怕与当初的认定结果有很大的出入……我也不太肯定,等你们回来再说吧。”

  撂下手机,胖子大张着嘴看向黎叔儿和我:“今天咋地了,意外还丰收了是吧,这咋还一个接一个地净来意外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