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胖子定睛一看,可不嘛,就见眼前一片白花花、毛茸茸的景象,我们俩还纳闷呢,心说这是什么东东啊,懒羊羊的棉花糖?

  再一看,我草,敢情那对棉花糖居然在动,还快速地在向前移动,我们俩扒着前风挡玻璃仔细一看,当时就被雷倒了:艾玛呀,那白花花的东东,竟然是一只虎式坦克大小的白色巨型公鸡的屁股,此时,那只巨无霸的大公鸡正以一百八十迈的时速在狂奔呢,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妙趣横生。

  “叔儿,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胖子本能地一收油,与那只大公鸡拉开距离,以免被那亚赛匕首的鸡爪子给刨到。

  “你们不太了解冥府的规矩,自古至今,冥府的鬼门关就是子时开启,寅时关闭,而且子时开是以灵猫叫声为号,寅时关闭是以牡鸡啼鸣为准,所以,你们现在看到的这只大公鸡,就是奔向鬼门关,通知鬼卒关闭鬼门关的,那啥,小峰,跟住了,一会儿咱们爷们能不能出得去,就看你了,别稀里马哈的,啊。”

  胖子看了看那只撒开两爪、跑得跟土耗子似的大公鸡,一舔嘴唇:“我说,要是用这家伙的翅膀做香酥鸡翅,我他妈都能吃到实现共产主义了,呵呵”

  胖子嘴上不闲着,手底下可是丝毫不敢懈怠,稳稳地跟着那只大公鸡跑了一段之后,就感觉浓雾开始变得稀薄,一缕缕白色的光线就象是透过海面折射进来一样,照得我们的脸上和身上都暖暖的。

  就在这时,那只一路狂奔的大公鸡毫无预兆地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胖子出于本能,瞬间也点了一脚刹车,

  见车速减慢,一旁的黎叔儿焦急地一声大喊:“别停,猛轰(加)油!”

  胖子闻言一怔,立即摘档加油,越野车伴着我和胖子压抑不住的失声尖叫,一头撞进了大公鸡的屁股里……

  我们并没有车毁人亡,那只大公鸡的外形好像是幻象,我们的越野车撞进去以后,就感觉好像是进到了一大团粘稠的果冻里一般,虽然胖子将油门轰得山响,但车体的移动速度还是在不断减慢。

  与此同时,隔着风挡玻璃,我们都看到了一个圆形的、带有光亮的洞口,洞外,就是我们熟悉的国道、草场、羊群和绵延的山脉。

  可是,那道圆形洞口正在一点一点地缩小,甭问,那个象虫洞似的圆口,一定就是能让我们离开冥府的鬼门关了。

  可是,眼看着那道鬼门关不断变小,而我们的车子却是在不断减速,照这速度发展下去,我们肯定是无法赶在鬼门关关闭之前冲出去了。

  “刚才你不应该减速,而是要一鼓作气地冲出去,这也怪我,没有提前嘱咐你们。”黎叔儿叹了口气,开始在兜里摸索起来。

  这工夫,就见从越野车的四周不断冒出一些似有若无的鬼魂,那些鬼魂呈半透明状,一脸阴森诡笑地看着我们,似乎是在幸灾乐祸。但没过一会儿,那些鬼魂就开始相互撕咬,一口一口地将对手的鬼魂咬破撕碎,嘴里还发出破风笛一样的嘶嘶声:“这些鲜货是我的,是我的……”

  “你奶奶个孙子的,我他娘的谁的菜都不是!”黎叔儿一横棱眼珠子,真动气了,伸手掏出一个白色的磨砂瓷瓶,抠开盖,摁下车窗,用力朝外面扬去……

  一股白色的粉末夹杂着呛人的胡椒粉味儿传来,我和胖子不明所以地看向黎叔儿,不知道他老人家接下来是不是还会再撒点儿辣椒面、孜然啥的。

  “叔儿,你这是干啥呢,呵呵”胖子手把方向盘地看着黎叔儿,那是相当的纳闷与费解啊。

  “白的是盐,黑的是胡椒,盐是打鬼的,胡椒嘛,是他娘的给你当前加力的。”黎叔儿乜斜了胖子一眼,一脸本山人自有妙计的自得之色。

  那些白色咸盐飘洒到那些相互撕咬的鬼魂身上,那些鬼魂就像是被淋了酸雨似的,开始胡乱地在身上抓挠起来,结果一把一把地将身上发黑、腐烂的皮肉大块大块地撕扯下来,不一会儿,那些鬼魂们就全成了白骨森森的骷髅,悲号着朝浓雾深处走去。

  “都是幻象,鬼魂要是这么好解决,那世间的和尚道士和阴阳先生就不用苦巴巴地修行练功了,”黎叔儿见我和胖子一脸崇拜地仰视着他,苦笑了一下,“好了,你们坐稳了,咱们爷们马上要改炮弹飞车了。”

  黎叔儿话音还未落地,我们就感觉包裹着越野车的那团粘稠的透明物质开始蠕动,随后,那团物质开始收紧,将越野车挤压得“咯咯”作响,突然,一声酷似打鼾的巨大声音传来,那团物质骤然松开,我们的越野车就像火箭一样,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弹了出去。

  我们脸色煞白地死死抓住可以稳固身形的物件,眼看着我们的越野车刚冲出那道圆形洞口,洞口就闭合上了。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并出现了短暂的昏厥。

  当车子落地一震、将我晃悠醒之后,我看到,前面的黎叔儿和胖子同样是一脸的迷茫,就好像是大梦初醒一般。

  我茫然地看向车窗外,瞬间就发出了惊喜的尖叫:“叔儿,胖子,你们看,花姑娘,花姑娘……”

  车窗外,是铺着黑色柏油的国道,国道两侧,是波光粼粼的水泡子,与泡子紧挨着的,就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大草原,一大群一大群脏兮兮的绵羊群正兢兢业业地啃食着绿油油的牧草,几名身着蒙古族传统服饰的年轻女孩站在路边说着什么,笑得是花枝乱颤,活力四射。

  “你丫长眼睛就是把妹的是吧?”胖子忍不住挖苦了我一句,“哪儿呢哪儿呢,我看看先……”

  “别闹了,这里是陈巴尔虎旗,咱们爷们终于打鬼门关回来了,哎呦,这一宿,可累死我了。”黎叔儿往椅背上一靠,长出了一口粗气。

  这时,我和胖子才看见,就在距离我们的车大概五十米的路边,竖着一块醒目的广告宣传牌,上面是身着蒙古族盛装、端着银酒杯的一群漂亮妹子的喷图,上书一溜金色大字:陈巴尔虎右旗金海湾度假村欢迎你。

  H更aG新@'最快k%上!…酷匠_网

  “你妹的,咱们这是干到海拉尔来了,这也太扯了吧?”这陈巴尔虎右旗距离雅尔市近七八百公里,没想到,我们错走阴阳路进到那个影子“满河镇”,再从鬼门关出来时,竟然已是千里之外的海拉尔大草原了,难怪胖子会这么惊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