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自古以来,咱们的老祖宗就把玉视为天地精气的结晶,相传这玉器能代表天地四方及人间帝王,能够沟通神与人的关系,是天地宇宙和人间福祸的主宰,所以,佩玉就可以增加人的精神和心理上的抵抗力量,防御邪气的侵袭,扫除鬼祟的祸患,你明白了吗?”黎叔儿下意识地瞧了瞧我手中把玩的那块金镶玉,若有所思地解释道。

  我和胖子见黎叔儿一本正经地给我们俩传道授业解惑,不敢怠慢,均全神贯注地静听下文。

  “你身上的这块玉,虽然你叔儿我老眼昏花,可能看走了眼,但是,你们老郎家一脉本就是大有来头,打你们祖辈传下来的这物件,必定也是自有一番来历,看你身上这块玉,外形似鸟,应叫玉鸠,看其玉皮,应是汉代以前的高古玉,还有啊,你们看,这玉鸠里面波光流动,发出白光,这叫水沁,乃是稀世珍品,无价之宝,我要是没看错,这玉鸠出世的时间应该比秦始皇那块牛逼闪电的传国玉玺还早,它,极可能是用三皇五帝时期的祭神国器——玉圭改成的,所以,才会具有鬼惊神惧的神秘力量,小子,你可放好了这玉鸠,万一让哪个懂眼的方士看到了,会给你惹来杀身之祸的。”黎叔儿眯起眼睛,看样子绝不像是在开玩笑、逗闷子。

  “哎呀妈呀,敢情这玩意儿这么值银子啊,叔儿,你那把五四呢,快给我,我现在就把丫做了,然后咱们爷俩把这宝贝一买,舒舒服服地移民马尔代夫过下半辈子,咋样?”胖子看着我摩拳擦掌,摆出一副巧取不成就改明抢,得手后还不忘杀人灭迹的凶恶嘴脸。

  “操,你丫能不能有点儿出息,万一这是一赝品呢,我他妈死得多冤啊。”我眼下无心跟这什么都不是事儿的胖子逗壳子,脑海中灵光一现,我要是举着这块玉鸠出去,那些鬼魂是不是就会退避三舍、不敢再纠缠我们了呢?

  见我眼珠子乱动,黎叔儿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你小子都是会举一反三,脑袋瓜子很灵光嘛。”

  一见黎叔儿这么说,我心里登时就有底儿了,一伸手推开车门,右手高举玉鸠,大喇喇地下了车。

  果不其然,那些见我下了车后,正虎视眈眈地怒视着我的鬼魂们一见到我手中的那块玉鸠,顿时惶惶如丧家之犬,挤在一起,似乎很怕我对它们突施辣手。

  这当儿,黎叔儿和胖子也都下了车,见我举着玉鸠却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对付那些鬼魂,黎叔儿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小乾,别冲动,它们并无恶意,不信你看。”

  顺着黎叔儿的手指方向,我向身后的越野车看去,意外看到越野车上并没有什么血迹,看来,刚才我们在车内看到的顺着车窗流下的血液,不过是这些鬼魂们制造出来的幻象而已。

  一想到这里,我举着玉鸠的右手不由自主地垂了下来。

  那些鬼魂见黎叔儿胖子和我并没有对它们发起攻击,似乎也明白了我们来这里并不抱有恶意,遂小心谨慎地朝我们靠了过来。

  “那啥,我们师徒今天是阴差阳错,误入阴阳路,到了这里,但人鬼殊途,我们绝没有为难你们的意思,我就想问一下,这里是冥界的满河镇吗?”黎叔儿一抱拳,很江湖地冲那些鬼魂们大声说道。

  “不错,这里就是冥界里的满河镇,我们都是死后葬在满河镇北斗山上的鬼魂,你们来这里,要干啥?”一名面目苍老、自鼻子以下全成白骨化的鬼魂看向黎叔儿,问道。

  “你们镇上以前有个叫林仙儿的女孩儿吗?”黎叔儿掐算了一下时辰,知道距离凌晨四点、鸡鸣关鬼门的时间并不多了,遂单刀直入,长话短说。

  “林仙儿,哦,是东头儿林长青家的姑娘,这孩子自打出事儿后,就离开了镇里,老早就不和我们联系了。”老鬼魂想了一想,答道。

  “出事儿?出啥事儿?”黎叔儿眼眉一跳,赶忙追问道。

  “这个,唉,一个好姑娘,就那么毁了……”老鬼魂神情恻然,正要接着说下去,忽然听见远远地传来一声鸡啼,不禁面色一变,“你们快走吧,这都已经头遍鸡啼了,你们再不走,怕是就来不及了,对了,林长青老两口还健在,就住在满河镇,你们回到上面,可以去问他们公母俩(老一茬东北人称呼夫妻习惯叫公母俩)……”

  黎叔儿也听到那声给催命符似的半夜鸡叫了,知道这事儿确实开不得玩笑,就朝老鬼魂一拱手:“多谢,那我们就告辞了,那啥,你们还有啥需要我们做的吗?”

  黎叔儿是客气话,不想那老鬼魂一皱眉,还真有事儿求黎叔儿:“最近,一伙子人跑到我们在阳世的坟地里又挖又刨的,搅得我们不得安生,您要是方便,看能不能把那些家伙赶走啊?”

  “行,包在我身上,告辞了。”黎叔儿是个痛快人,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一摆手,我们就钻进了越野车。

  “大、大爷,往哪儿个方向开啊?”胖子摁下车窗,一探头,看着那脸上半面有肉、半面白骨的老鬼魂,犹豫了一下,问道。

  “往那边,那是东面,一直走,完了见到一只大白公鸡,你们跟着鸡走,就能出去了。”老鬼魂伸手给我们指了一下方向,是一片灰雾蒙蒙的未知领域。

  “别瞅了,开车吧,”黎叔儿斜楞了胖子一眼,“再晚一会儿,估计咱们爷们真就得留这儿了,我不要紧,土埋下巴颏了,可你们俩就白瞎了,英年早逝啊”

  酷!*匠4z网cM正j版首{发☆

  黎叔儿话音未落,胖子一脚油门,越野车就像脱缰野马一般射入浓雾之中。

  雾气里面阴风阵阵,愁雾惨惨,根本不辨南北,胖子开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就是在原地画圈儿,忍不住看着黎叔儿抱怨道:“叔儿,都说鬼话连篇,还真一点儿不假,那老鬼该不是故意指错道儿、成心涮咱们呢吧?”

  “那老头儿没撒谎,你们看,前面那是啥?”黎叔儿隔着前风挡玻璃一指前面一大片白绒绒的东西,憋不住乐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