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前世今生如梦幻

  虽然刘耀宗的失踪信息令我们有些猝不及防,但我们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向那名因为情绪激动而语速极快的周姓副主任了解了一下有关刘耀宗失踪前后的情况。

  见我们没有走的意思,周姓副主任将我们领进了一楼右侧的贵宾室,又让职员送来咖啡和茶点,并很歉疚地冲我们解释道:“抱歉,我们行里有规定,不允许抽烟,慢待你们三位了。”

  “不碍事儿,抽烟和喝咖啡其实是异曲同工,都可以醒脑提神,刺激多巴胺的分泌。”黎叔儿很优雅地啜了一口咖啡,微微一笑,活脱一副夜闯民宅却偏要在惊恐万分的主人面前弹奏一曲钢琴曲的盖世太保的装逼范儿。

  据那名周姓副主任讲,这段时间,刘耀宗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就是每天接待大大小小的企业家,然后再没完没了地赶饭局,因为自他负责信贷这一块儿业务之后,始终就是这样,所以这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嗯,按说这信贷可是个肥差啊,咋会轮到刘耀宗呢,他有啥背景啊?”黎叔儿往咖啡里加了一块方糖,一边搅动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_√酷q.匠网唯@一正版,B#其:他3都sz是)/盗●G版p

  “呵呵,这年头儿,干啥背后没人没靠山能行啊,”周姓副主任暧昧地笑了,“看来你们对刘耀宗不太熟悉,他的老丈人是前市委组织部部长,虽说眼下是退了,但多少年积累的关系还在,说句话还是好使的,要不,这美差八百个人盯着,能轮到刘耀宗?”

  “哦,知道了,对了,刘耀宗和他媳妇儿关系咋样?”黎叔儿眯着眼睛,继续沿着固有的思路问下去。

  “这个,按说刘耀宗是靠他老丈人起来的,对自己的媳妇儿肯定得高看一眼,事实上刘耀宗对他媳妇儿也是畏之如虎,家里外头,他媳妇儿说一不二……”周姓副主任话到嘴边留半截儿,明显是话里有话。

  “关键时刻咋还磕巴啦,呵呵”黎叔儿抬起眼睛凝神看向周姓副主任,毫不掩饰对他这半截话流露出的兴趣。

  都说现在的老爷们比老娘们更爱嚼舌根,更爱八卦,这话用在周姓副主任的身上实在是量体裁衣、太合适了,一见黎叔儿两眼放光地看着自己,周姓副主任得意地一笑:“可背地里,刘耀宗就跟个发情的种猪似的,见到女的就打晃,情妇一大堆,这还不算隔三差五去洗浴中心打野食儿,那句话咋说的来着,对,私生活糜烂,呵呵”

  我和胖子哭笑不得地相互看了看,看来,县官不如现管,别看这周姓副主任挂个银行副主任的职务,位居刘耀宗之上,若要论起实权,却远不及负责信贷审批的刘耀宗滋润与实惠,故而才会借着机会肆意贬损刘耀宗,以出胸口那口酸溜溜的郁气。

  “最近有人来找过刘耀宗吗?”黎叔儿对于这种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内部倾轧早已司空见惯,遂不紧不慢地接茬儿往下问。

  “每天找他的人多了去了,你问哪个啊?”

  “嗯,本市的知名女企业家,徐燕,认识吗?”黎叔儿撩起眼皮,望了一眼周姓副主任。

  “徐燕?啊,知道知道,白手创业,还连续三年被评为市里十佳青年企业家,她不是被人雇佣黑社会杀死在家里了吗,据说还被奸尸,啧啧,反正挺惨的……”周姓副主任一咋舌,表情略显夸张,还有一点猥琐。

  “你这是听谁说的?”黎叔儿被沤乐了,“行了,你也算是有知识有追求的环节干部,可别信那些谣言,都他娘的哪儿跟哪儿啊。”

  “不是这样吗?昨晚吃饭时,司法局的那帮小子说得可是有鼻子有眼的,要不然我哪儿敢胡咧咧啊。那啥,那徐燕到底是咋死的啊?”周姓副主任眨眨眼睛,求知欲还挺强。

  “目前徐燕被杀一案还在侦查阶段,这些都涉及警务秘密,恕我无可奉告。”黎叔儿老脸一板,谁也不惯着,直接就回绝了周姓副主任。

  周姓副主任脸一红,讪讪地笑着,不再刨根问底自找没趣了。

  “哎,我还真想起来了,这徐燕还真就来找过刘耀宗,就一回,应该是将近半个月前吧,徐燕自己开车来的,俩人在办公室里关门谈了半个多小时,刘耀宗还把门反锁了,后来徐燕出来时好像很气愤的样子,刘耀宗则一脸冷笑地站在门口,至于他们俩到底是咋回事儿,我们也闹不清楚。”

  “不过,”周姓副主任一捂腮帮子,声音也下意识地压低了,“我们有个职员和刘耀宗是一个老家的,那小姑娘背地里说过,好像刘耀宗和徐燕搞过对象,而且,徐燕原来也不叫现在这个名。”

  黎叔儿眉毛一挑,眼神骤然犀利起来,看得周姓副主任浑身一哆嗦,不敢再往下说了。

  “我们马上见见你虽说的那个职员,马上。”黎叔儿斩钉截铁地命令道,全无商量的余地。

  那名银行职员是一个胖乎乎、二十多岁的小女孩,被周姓副主任带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显得很是紧张。

  “嗯,你多大了?”黎叔儿看着小女孩问道。

  “二十三。”小女孩小声说道。

  “呵呵,二十三了,已经满十八周岁了,那啥,按照法律规定,年满十八周岁,在接受警方询问,就不必有监护人或第三方在场陪伴了。”黎叔儿这话,是对周姓副主任说的,而且脸上笑意盈盈,相当的慈祥。

  周姓副主任脸上一红,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接下来的事儿很简单,黎叔儿笑得跟狼外婆似的,几句暖心窝的体己话,就将那名同样嘴挺碎的小女孩忽悠迷糊了,竹筒倒豆子,将自己知道的东西一股脑地告诉了我们。

  据那名小女孩讲,她老家是离雅尔市大概三四百公里的一个叫满河的小镇,后来考学后被招聘到了雅尔市的这家银行。

  此前,她偶尔也在本市的电视新闻上见过徐燕,虽然也觉得有些眼熟,但人一上电视,影像难免会失真,所以也没有细想。然而,那天徐燕来找刘耀宗的时候,被这名小女孩无意中撞见了,近前一瞧,越看越觉得徐燕很像她们镇上的那个叫林仙儿的姑娘,没想到竟然是本市非常有名的女企业家,便忍不住将这一发现告诉了其他同事。

  “你怎么能确定徐燕就是那个啥,啊,林仙儿的?”胖子性子急,见那胖女孩东拉西扯的,一时按捺不住,粗声大嗓地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