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蔑视表情激怒了那四名小混混,他们连应有的先开骂、再动手的程序都省了,上来直接就用手里的钢管、甩棍砸向我的脑袋,激了,是真激了。

  我一侧身,让过一根从我左面砸过来的钢管,同时拧腰转身,左手抓向身后的那个小混混的面门,右脚则顺势后踹,蹬向原本是朝我正面冲过来的一名小混混。

  那三名小混混见我一动手就向三个方向发起了攻击,大概是还没遇见过这么专业的对手,都是一惊,赶紧后撤自保。

  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一见其余那三名小混混开始后退,我没犹豫,迅速团身绷紧肌肉,而后一直蓄势待发的右手成掌,横着抡向在我右侧的那名小混混的咽喉部位,并且一击得手。

  “嘭”的一声,那名倒霉的小混混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声,就双手捂住脖子,倒在地上,身子痛苦地蜷曲成一团,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见我出手如此狠辣,剩下的三名小混混再看向我的眼神都有些惊悸,向前移动的脚步也变得犹疑不定,逡巡不前。

  对于这些只有人多势众的时候才狠如狼、一落单儿就怂了的小混混,我一向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说实话,要不是胖子存心戏耍这些小混混,我都有心亮出配枪,直接就让丫们作鸟兽散了。

  想到这儿,我眼神骤然变得犀利起来,冷峻地看向那三名进退两难的小混混:“瞅他妈啥呢,还非得等真把我惹毛了啊,滚!”

  我这一舌绽春雷的“滚”字出口,那三名小混混撒腿就跑,那速度是真快,比快递都快。

  我这头儿刚摆平,就听见胖子那边开始惨叫连连,心知胖子肯定是正在恣意地狂虐那些小混混,转身一看,果不其然,胖子不知道从谁手里夺过一根甩棍,正舞得呼虎虎生风地暴打那些东倒西歪的小混混,而那些刚才还凶神恶煞、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百二十个不含糊的小混混们,这会儿是慌不择路,豕突狼奔,不少的家伙脑袋上都已经见血了。

  一见胖子这是往死里虐那些小混混,我赶紧跑了过去,踢开那些破头破脸、狼狈不堪的小混混,朝胖子大喊道:“你丫够了,你想整死谁是怎么着!”

  胖子正忙活着挨个归拢那些小混混,也没看清来的是我,就感觉有人往他跟前儿凑近,二话没说,甩棍一横,挂着风声就朝我右腮帮子扫了过来。

  胖子打小就有武术的底子,后来上警校以后,又潜心修练泰拳、合气道、巴西柔术、综合格斗等搏击术,身手不是一般的了得,反应能力和爆发力都很惊人,所以,他这一记横扫,我根本来不及躲,只得曲起右臂护住右腮,并硬接下了甩棍的巨大冲击。

  被击中的右臂一阵刺痛,我一个趔趄,眼冒金星,忍不住张嘴怒骂道:“胖子,我去你大爷,你他妈成心的是不是?”

  这当儿,胖子已然看清了是我,慌忙收回甩棍并扶住我,嘴里不停地叨咕着:“误伤,误伤,兄弟,你还行吧?”

  我龇牙咧嘴地嗔视着一脸油汗的胖子:“你他妈瞎抡啥呢,整个一敌我不分啊,你妹的,哎呦,别碰,疼!”

  “不是,你他妈跟我说明白的,你是不是故意坑我,啊?”我用左手薅住胖子的脖领子,一脸怀疑地逼问道。

  “真不是,我对灯起誓,我他妈要是故意的,我是你孙子还不行吗。”胖子强忍着笑,冲我是赌咒发誓表无辜。

  “那你后来咋又认出是我了,诶?”我不依不饶,不想轻易放过这个一贯狡猾狡猾地胖子。

  “呵呵,我一看这一棍子没抡倒你,就知道打得不是一般人儿,这里面能这么牛,挨了胖爷一闷棍还屹立不倒的,除了我两钱兄弟,还能有谁啊,是吧?”胖子嬉皮笑脸地谄笑着向我献媚道。

  “滚他妈犊子,打一巴掌给一甜枣,你当我是小孩儿呢。”我瞪了胖子一眼,却也不好再发火,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死胖子那几句马屁确实拍得我心里挺舒服、挺熨帖的。

  子在川上曰: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还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啊!

  我和胖子这么一耽搁,那些小混混们抓住时机,都四散狂奔了。而一旁冷眼旁观的黎叔儿这时候恰到好处地挡住了准备要溜的付景林,面无表情地冷哼道:“付董事长,我们刚替你解了围,你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走了,事儿办得不讲究吧?”

  ,看正u#版A章BC节上_☆酷c_匠v网;

  付景林一声长叹:“看来你们都知道了,走吧,去屋子里说吧。”

  付景林所谓的屋子,就是他金屋藏娇的那间租住的房子。

  一见付景林灰头土脸、衣衫不整地进来了,后面还跟着我们仨人,焦丽娜和她母亲都是面露惊恐,惴惴不安地看看付景林,又看看我们,想问又不敢问,表情很是恓惶。

  “啊,没事儿,碰上几个寻衅滋事的小流氓,这三位是警察同志,救了我,你们先进里屋吧,我们说点儿事情。”付景林看了看焦丽娜已经凸起的肚子,柔声说道。

  焦丽娜点点头,在母亲的搀扶下进到了卧室里面。

  几分钟后,老太太从卧室出来,给我们端上几盘水果,又从厨房里拿出一个洗得干干净净的烟灰缸,然后就急急地进到卧室里,将房门关得紧紧的。

  黎叔儿掏出烟,琢磨了一下,又放了起来:“二手烟对胎儿不好,不抽了。对了,她们娘俩,徐燕生前知道吗?”

  见黎叔儿的眼睛看着卧室门的方向,付景林叹了口气,两行浊泪从眼角流出:“徐燕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你爱你的妻子吗?”黎叔儿紧跟着又问了一句看似没头没脑的话。

  “爱,当然爱,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任何人能超过我对她的爱了!”付景林喉结上下滚动,情绪异常激动起来。

  我去,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真是要逆天了啊。我和胖子怒极反笑地盯着表情激昂的付景林,真想扇丫的几个大嘴巴子,心说你他妈就是以包养小三这种奇葩方式来爱你老婆的吗,人渣,欺骗鬼魂是要下剥皮地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