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完之后,我们俩都陷入沉默之中,半响无语。

  片刻,胖子掐灭烟蒂,看着我,迟迟疑疑地说道:“你说的这些,和这个案子有啥关联吗?”

  我摇摇头:“不知道,或许黎叔儿自有他的考虑吧。”

  其实,我没有和胖子说实话,虽然我不知道黎叔儿令我们去到那个矿洞里有什么用意,但是,自打一进入那个矿洞,我就产生了无法遏制的强烈不安全感,同时又有一丝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在心里滋生,感觉自己以前好像到过那里或是经历过类似的情形一般。

  我隐隐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就是黎叔儿带我们去到那里,不管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都应该和我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关系,但具体是什么关系,我却不得而知。

  夜已深,胖子抻了个懒腰:“洗洗睡吧,想得我脑袋都快出水了,也想不出这其中的所以然来。”

  临进自己的卧室时,胖子回头看向我:“两钱,你说,这不会真的是一起灵异杀人事件吧?”

  “你丫柯南大电影看多了吧?”我哑然失笑,“你敢把这话端上警队的案情分析会吗,你觉得张局、李队和周教他们听了你这冒傻气的二话,会是什么反应?”

  胖子也忍俊不禁:“操,他们一定以为我他妈放弃治疗了,呵呵”

  看着胖子的身影消失在关闭的卧室门之后,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脑海里莫名其妙地想起一句广告语:**,一切皆有可能。

  又是做了一宿的噩梦,依旧是那个从小伴我到大、不离不弃不依不饶的噩梦,一觉醒来,汗湿睡衣。

  我揉了揉胀疼的太阳穴,坐起来,刚叼上一根烟,就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我破天荒地头一遭看见胖子居然没用我去叫,就一脸眵目糊地站在了我面前,还咧着大嘴乐呢。

  “你丫看来真是病情恶化了,这是抽得哪门子疯啊?”我一脸不解地看着胖子,问道。

  “嗨,还不都是昨天那趟矿洞之行闹的,妈比的,做了半宿噩梦,净他妈跟各种僵尸大战了,后半宿我都没敢再睡,就玩儿植物大战僵尸了,以毒攻毒,操!”胖子瞪着俩黑眼圈,一脸苦相地冲我唧唧歪歪地抱怨道。

  “行了,别扯犊子了,洗洗该上班了,嗯,我都闻到煎饼的葱香味儿了。”我一掀被,说了一句足以让胖子今晚继续作噩梦的话,老给力了。

  胖子当时就变脸了,看着我咬牙切齿,都起了杀人害命的心了:“今天,就今天,要是丫再拦车送煎饼,我就一脚油门直接压过去,你信不信,信不信?”

  我懒洋洋地一笑,起身绕过胖子去卫生间开闸放水。一错身的时候,我戏谑地看向胖子:“我要说我信吧,还真亏心,呵呵”

  下了楼,原本还雄赳赳、气囊囊的胖子一见到小区门口那熟悉的煎饼摊和婀娜的煎饼西施的背影,立马勇气全无,九手的捷达也不开了,拉着我就直奔小区西面的围栏落荒而逃。

  好在我们俩身手都很矫健,翻越近两米高的铁制围栏根本不在话下。

  到了小区外面,我们俩拦下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照直开,直奔警队而去。

  “哥们,商量点事儿呗,我趴了一晚上的活了,都饿透腔了,咱们绕到小区东门,我买套煎饼果子垫补一下,就分分钟的事儿,行不?”司机回头看看我们,商量道。

  “不行,撒愣开,听见没?”胖子嗷唠一嗓子,吓得那司机脚下一使劲儿,差点儿把油门踩到油箱里去,而后求援地看向我,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怒了眼前这位长得跟黑社会大哥似的猛人。

  “呵呵,别紧张,我这兄弟跟煎饼有仇,一提煎饼就躁狂,那什么,煎饼就别吃了,万一我这兄弟一见煎饼凶性大发,砸了你车都保不齐,你要真是想吃饭,前面有必胜客,我请你,行不?”我拍了拍司机,示意他别害怕,专心开车要紧。

  胖子这么一闹,那司机哪儿还有心思吃饭啊,一脚油门一脚离合器,恨不能以火箭的速度将我们立即送到目的地,然后赶紧闪人。

  到了刑侦大队门前,司机这次恍然大悟:“二位,合着你们是警察啊,我的妈呀,都把我吓完了,还以为你们是社会人儿呢。”

  进到我们的办公室,胖子刚去对面大刘的办公室里翻出两桶泡面,还没撕开包装呢,就见黎叔儿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喊我们俩:“你们俩,过来,马上。”

  胖子扔下泡面桶,和我忙不迭地抢身跑出办公室,同时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黎叔儿又在出什么幺蛾子。

  跟着黎叔儿,我和胖子来到了大队长李国志的办公室,大队教导员兼重案大队大队长周文龙也在,并且两人都表情凝重,一言不发地抽着烟。

  :a最新T章节/:上Hm酷☆#匠j$网

  见大队两位领导和黎叔儿的表情都挺严肃,我和胖子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自己是违反了公公安部“五条禁令”、“三项纪律”还是怎么着了,这仨人是不是兴师问罪、三堂会审来了。

  我和胖子正搜肠刮肚地琢磨最近有哪些违禁的不轨活动,就听见大队长李国志先说话了:“老黎,你将情况向他们俩说一下吧。”

  “今天早上,值夜班的孙群在警队门口捡到了一个黄色纸袋,里面有一个黑色优盘,”黎叔儿盯着我和胖子,声音略显沙哑地说道:“出于警惕,孙群马上给李队打了电话,李队和周教,还有我赶到警队后,将优盘连到电脑上,发现里面有一个视频文件……”

  说到这儿,黎叔儿走到大队长李国志办公桌上的电脑前,用鼠标点击了一个红色图标的视频文件,一幕画面立刻出现在显示器上。

  画面中,可以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短款睡裙的女人背对着我们,手里拿着一把好像匕首或水果刀的锐器,正疯了一样地扎向对面的一个男子,而那男子不知是在躲避女人手中的锐器,还是想夺刀反刺那女子,侧着身子不断晃动,两条手臂更是胡乱挥舞,恰好挡住了面部。

  那女子在挥刀刺向那男子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猛,身体失去平衡,身体一个半旋,正好露出了因愤怒而变形扭曲的半张面孔。

  一见那半张面孔,我和胖子当即就“啊”了一声,面露恐慌之色。

  (昨天全市停电一天,今日补更,抱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