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烧毁那具干尸后,付景林和矿工们很快就将这件事忘了个干干净净,该干什么干什么,但是,一天傍晚,黄三子在一个小吃部喝了二斤劣质老烧,正准备去矿里的暗娼家里去去火,却碰上了几个醉酒滋事的小痞子,结果双方发生冲突,黄三子被一把管叉从后心攮到前心,贯通伤,当时就横尸街头,而那些制造血案的小痞子一哄而散,全部跑路,一个都没有归案。

  黄三子虽然死在了外面,可毕竟是鑫鑫矿业公司的职工,黄三子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逮不着那些肇事的小痞子,就将满腔怒火全撒到了付景林身上,纠集了亲朋好友,披麻戴孝、打着横幅在鑫鑫矿业公司示威,付景林没办法,反反复复和黄三子的家属商谈多回,最终以十二万的价格打发走了那些表情看起来欣喜明显多过悲戚的黄三子的亲属们。

  也许,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黄三子讨要一个说法,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付景林心神俱疲地叹息着。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黄三子亲属那档子事刚结束不久,一桩更大的灾祸又毫无预兆地发生了:一天凌晨三点多,在二号井下连续工作了六个小时的三工队完成预定产量,正准备升井的时候,同在一工队的崔大钥匙突然感觉腹内绞痛,就独自钻进旁边那个矿壁两侧排列着桦树坑木做为支撑物的矿洞里,刚蹲下就“喷“了一地。

  这种在矿洞里大小便的行为在矿工中间很平常,所以,三工队的其他人见崔大钥匙的狼狈样,一边嬉笑着,一边捂着鼻子进到升降电梯里,先回到了地面。

  几分钟之后,井下猛然冒出滚滚烟尘,同时,凄厉的警报声充斥着整个矿区,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就在三工队的人刚上来不久,井下就发生了塌方,崔大钥匙被埋在了井下。

  接下来,就是组织人员清理塌方,营救被困在井下的矿工,其慌乱、其悲惨、其惴惴不安,自不待言。当营救人员清理完井下的废墟,进入崔大钥匙当初出恭的那处矿洞以后,就见那些支撑着矿洞四壁、也支撑着矿工生命的坑木全部折断,才导致了这次塌方事故,而崔大钥匙,面朝下趴在地上,一根断裂的、顶端尖锐的木茬儿从其后心刺入,将他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崔大钥匙是这次塌方事故唯一的遇难矿工,甚至可以说,就只是他当初出恭的那处矿洞里发生了塌方,其他人都安然无恙。

  在矿区,发生死了人的矿难事故,一般的老板都不愿意惊动官方,以免惹上无休无止的麻烦,于是,在矿区形成一条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就是死一名矿工,其家属可以得到四十万的死亡补偿金,从此与矿业公司两清。

  由此可见,每一块从地下掘出的黑色煤炭上,都染有矿工淋淋的鲜血,是名副其实的血汗黑金!

  酷2》匠ZB网U首(h发y{

  付景林给了崔大钥匙家属四十万现金,打发走了那已经神情呆滞、几近崩溃的妇女和一双眼神惶恐、不知所措的儿女。

  呆坐在办公室里,付景林前思后想,隐隐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却又捋不出个头绪来,他的目光,缓缓地移到了硕大的老板台右侧的那个文件柜的第二个抽屉,那里面,扔着那枚从干尸身上得来的青铜棺材钉。

  片刻,付景林一声嗤笑,哪有那么邪门,哪个矿上不出事故,不死人,自己如此的疑神疑鬼,彷徨无助,未免也太敏感、太经不起风浪了吧?

  付景林和徐燕这队患难夫妻是白手起家,一点一点打拼到今天的这种辉煌,什么人情冷暖没经历过,什么大起大落没承受过,很快,他就振作起精神,继续组织生产,毕竟黄三子的死和崔大钥匙的事故让他前前后后已经拿出了五十万白花花的真金白银,再加上暗中打点相关职能部门、堵住那些官爷和记者们的嘴的封口费,里里外外,他已经花出一百多万了,这几年煤炭市场波动很大,公司又在新设备上投下了一大笔资金,眼下再加上这些新增因素,流动资金已经所剩无几,必须抓紧生产变现(现金)。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付景林以为一切都将重新归于平静的时候,又出事了。

  一天傍晚,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两名曾经帮着崔大钥匙和黄三子烧掉干尸尸体的矿工下班后,鬼鬼祟祟地溜进了已经停火的锅炉房,再没有出来。

  半夜,打更的老宋头起来撒尿,见原本黑洞洞的锅炉房里隐约有火光,老宋头一惊,以为是附近的那些半大孩子趁着黑夜跑进厂子里的锅炉房偷废铜铁,就操起一把铁锹,壮着胆子进到黑洞洞且空旷的锅炉房里。

  锅炉房伸手不见五指,老宋头走在那布满了弯曲管道的空荡荡的屋子里,手心全是汗,突然,他发现火光是从冬天供应暖气的主供暖一号炉的区域发出的,就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发现炉子下面有一堆暗红而炽热的火炭,一名矿工背对着他,好像在低头啃吃什么东西。

  老宋头心头一松,旋即很搓火地大喊了一声:“你他妈不回家,在这干啥玩应儿呢,吓人道怪的。”

  那名矿工迟缓地扭过头,眼睛里好像蒙上了一层灰色的膜,怔怔地看着老宋头,咧着大嘴,露出带血的牙齿冲他阴森地一笑,手里,赫然抓着一截烤得半生不熟,并已经被啃咬得碎碎糟糟、白色的筋都暴露在肌肉表面的人手臂,旁边,另一名矿工趴在地上,后心插着一把匕首,右手臂齐肩膀被砍断,且不翼而飞。

  老宋头发出一声肝胆决裂的惨叫,扔下铁锹,掉头就跑,可没跑两步,就心脏病突发,一头栽倒,手脚抽搐了一会儿,就再没有爬起来。

  老宋头的那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似乎震醒了那名正烧烤并吞食着自己工友的胳膊的矿工,他先是眼神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后,当他低头看到已经僵硬的工友的尸体,再看到自己手里那截上面明显留有牙齿撕咬痕迹的胳膊,身子猛然后仰,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鲜血,如同赤练蛇一般,从后脑部位蜿蜒流出,一如濒临消失的生命的尾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