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诡秘的地棺(上)

  警车行驶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进入到了矿区,一个到处都是低矮的平房与高大的煤堆、矸石堆形成鲜明对比的、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硝烟味道的巨大村落。

  说实话,对于矿区,我们一向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因为,来矿区务工的外来人员众多,其中不乏身负罪恶的杀人犯、强奸犯、抢劫犯……可以说,在矿区的那些低矮的平房里,有很多,都隐藏着比煤炭还要黑、还不敢见天日的罪恶,所以,每次社会治安集中整治行动,矿区都是打击的重点区域,但却收效甚微,因为,每次在警方行动之前,那些人间恶魔都会事先得到消息而逃遁。

  为此,雅尔市公安局局长葛继新勃然大怒,在全警大会上拍了桌子,骂了娘,但依然是无济于事,即便是在行动前提前收走参战民警的手机,知道临出发才通知行动地点,亦都无法阻止消息的走露,这也是雅尔市公安局至今未破的一桩奇案。

  进入矿区,正赶上一拨矿工从井下出来回家。一见到警车,那些面目黧黑、愈发衬托得白眼仁特别醒目的矿工们眼冒凶光地看着我们,充满了敌意。

  这也难怪,每次清查时,由于肚子里憋着火,再加上一些民警主管地将所有矿工都归为犯罪嫌疑人或准犯罪嫌疑人的行列,言语粗暴,肢体动作幅度也大,造成警民关系持续紧张。当然,这里面还有更深的原因,就是在那些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的矿工里,真的就有仇视警察的犯罪分子!

  眼下,我们无暇理会他们,胖子将车开到一群裸露着肌肉鼓鼓的胸膛的矿工跟前,刹住车,放下车窗,尽量客气地问道:“哥们,打听个道儿,付景林的矿井咋走啊?”

  那群矿工不客气的上下打量了我们一会儿,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吐掉嘴里的烟屁股,伸手一指西面:“往前开,大概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谢了。”胖子关上车窗,驾车朝西向开去。

  那群矿工没有耍我们,二十几分钟之后,我们真的看到了一个灰突突的大厂区,电子门旁边的跺墙上镶嵌着一排鎏金大字“雅尔市鑫鑫矿业责任有限公司”。

  胖子摁了半天喇叭,也没有人出来看电子门,没办法,我们只得下车步行进到厂区里。

  厂区很大,到处停放着刨煤机、截煤机、煤电钻等各种采煤设备,还有一些用保温板和彩钢瓦建造的车间,什么洗煤车间、选煤车间的,一堆一堆山也似的煤堆随处可见,就是看不见有工人。

  “喂,你们是干啥的,谁让你们进来的,想偷东西啊?”

  我们正眯着眼睛四下打量,身后忽然传来嘶哑的咆哮声,我们一回头,见四个喝得醉醺醺、大概四十来岁的汉子一人拎着一根镐把,便骂边朝我们跑了过来。

  “我们是警……”胖子刚说出一个警字,那几个汉子已经冲到了我们跟前,二话不说,一照面,四根镐把子就分别砸向我和胖子,黎叔儿见机快,早就躲到一边看热闹去了。

  一见那些醉汉眼神狂躁迷离,我就知道这些家伙属于典型的酒闹儿,就是喝点酒以后极度兴奋,非得惹点事儿才舒服,而且他们喝得五迷三道的,你跟他们说啥,他也听不进去,于是,我也没再费口舌,单臂一压其中一根镐把,一脚踹在那汉子的小腿迎面骨上,我还没敢使多大劲儿呢,那汉子就一连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另一个汉子见伙伴失手以后,因为有酒劲儿顶着,也不害怕,继续嗷嗷叫着往上冲,我都被气乐了,想着给这个不长眼睛的混汉点教训,就一拧脚尖,身子一侧,避过那砸下来的镐把,随即身子一振,将右手变为前手,一记右勾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那汉子的左腮部,那汉子一声没吭,直接跌倒在地,晕了。

  pl酷匠网n首{…发M

  我正后悔下手重了,就见一个黑影“忽”地向我扑来,我下意识地一个前蹬腿,将那黑影踢到,才发现敢情那是给胖子扔出来的大活人,一个酒气熏天的汉子!

  那汉子躺在地上,额头有擦伤,迷迷糊糊地也看不出是昏了还是醉了,我再一抬眼,胖子正扛着又一个汉子准备来个大背跨、过肩摔呢,我赶忙喊住他,生怕他打得兴起,再误伤了这些汉子,那就麻烦了。

  胖子悻悻地将那汉子扔到地上,这工夫,除了被我失手击晕的那个汉子,其他三人都醒酒了,哼哼唧唧地看着我们,不敢说话了。

  黎叔儿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掏出警官证,表明身份,那三个汉子这个憋屈:“你们咋不早说呢,要是早说了,我们何至于挨顿胖揍!”

  误会解除了,那三个汉子倒是很爽快,架起仍晕着的伙伴,将我们让到了传达室里。

  传达室里一片狼藉,电视开着,声音刺耳,桌子上摆着卤肉、猪耳朵、午餐肉、大葱、大酱等熟食,还有三瓶白酒,一看这哥四个刚才就是正喝得高兴,才没听见汽车喇叭声。

  “厂子咋这么消停,人呢,咋不开工挖煤呢?”黎叔儿关上电视,坐在门口通风的位置,问道。

  “开工?开啥工?谁还敢在这厂子干啊,呵呵”其中一个矮胖、黄牙的汉子苦笑了一下,回答道。

  “咋回事,说说。”黎叔儿眼眉一扬,旋即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们真不知道啊,这矿井里闹鬼,都死了三个人了,你们没听说?”矮胖、黄牙的汉子惊奇地瞪着我们,是真惊奇了。

  “别磨叽,撒逼楞地说。”黎叔儿知道跟这些粗犷的汉子打交道,一定也得粗俗,甚至比他们还要粗野,这样他们才能服你,觉得你跟他们是一路人。

  黎叔儿这招果然奏效,那汉子一点儿没恼,继续说道:“行,两个月前,二号井的伙计们从坑道里挖出一具挺老大、估摸着得有一个小面包车那么大的泥巴棺材,说是泥巴,在地下不知埋了几百年了,硬实得跟水泥似的,砸都砸不动,后来还是用刮板输送机才把棺材整到地上的,完了又用煤电钻把棺材外面的土块子破开,露出里面金色(东北人色的发音为晒,三声)的棺材,还有一股子香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