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是徐燕吧?”黎叔儿看向周文龙问道。

  “对,是徐燕,本市知名的女强人,有最美女企业家的美誉,可惜,如今却是香消玉殒,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周文龙一声轻叹,饱含世事难料的沧桑之感。

  “对了,咋没看到她的亲属来啊?”黎叔儿四下看了一圈,有点儿不解地问道。

  “哦,是这样,徐燕婚后一直未生育,和老公付景林一心一意打理生意,这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呵呵”周文龙摇头苦笑道。

  “付景林?鑫鑫矿业有限公司的老总?”黎叔儿问道。

  “对,你对付景林应该不陌生,上次他们矿场的二号井被暴徒打砸,还是你带队去处置的,你忘了。”

  “嗯,我记起来了,真是巧了,当时那付景林惹上了丧彪那伙黑恶势力,差点引上杀身之祸,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却死于非命,上哪儿说理去,娘的。”

  “对了,你们现场勘查得咋样了,门窗是否遭到破坏,室内财物有无丢失,还有,谁第一个报的案?”黎叔儿话锋一转,看着周文龙连珠炮地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嗯,初步勘查之后,门窗没有撬压的痕迹,室内也没有被明显翻动的痕迹,当然,是否有财物丢失,还需要等死者的丈夫回来清点后才能知道……”

  “他丈夫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没见到人呢?”黎叔儿打断周文龙的话,问道。

  “我们已经通知付景林了,他人在矿上,正在驾车往回赶,大概得三四个小时才能到。”周文龙答道。

  更新Ht最(,快上酷匠U网

  “哦,好了,勘查这活儿就辛苦你们了,老伙计,我们先回警队,联系小烟准备尸检,好吧。”黎叔儿突然很和气地冲着周文龙说道,语气转化之快,令我和胖子简直要以为黎叔儿有人格分裂症状了都。

  “少来这套,你这老小子一向用时朝前、不用朝后,甭跟我玩儿这煽情的套路,告诉你,勘查完现场,我们将笔录给你们一扔就走人,你可别打我的人的主意,我们自己还忙得脚打后脑勺呢。”对于黎叔儿的客气,周文龙丝毫不动容,反倒用话先堵住了黎叔儿的嘴。

  黎叔儿张了张嘴,琢磨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话,临末了一翻白眼,领着我们磨身便走。

  出了门,回到警队,黎叔儿给技术室打了个电话,才知道法医冷小烟去下面的镇区出现场了,其他法医也都各有任务,黎叔儿没办法,只好又给周文龙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先将尸体拉到警队后院的冷库里,以防尸体腐败,湮灭证据。

  死者的丈夫付景林早于法医赶到了警队,一见到铁箱里徐燕僵硬的尸体,付景林顿时面如死灰,呆立在尸柜旁双唇颤抖、眼神涣散,看着七尺高的汉子瞬间就被突如其来的丧妻之痛给击垮了,我们心里也都有些恻然,无言都拍了拍付景林的肩膀:“你节哀顺变,现在怀念死者的最好方式,就是配合我们尽快抓到凶手,还你妻子一个公道。”

  付景林毕竟是在生意场上浸润多年,心理自我调节能力极强,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在向徐燕深深一瞥之后,就跟着我们默默地回到了警队的办案功能区接受询问。

  据付景林回忆,妻子徐燕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加之自己最近一直在远离雅尔市的公司下属的煤井里指挥生产,而徐燕则负责公司日常的经营运转,这几乎是他们夫妻俩结婚以来始终保持的生活状态,早就习以为常了。

  “你妻子,或你,在做生意时有没有结下仇家,或者是有啥竞争对手没有?”黎叔儿追问了一句。

  付景林想了想,摇摇头:“要说做生意得罪点儿人,是不可避免的,但要说杀我或我妻子,好像还没到那个份上,不至于,不至于。”

  付景林下意识地从一尘不染的西服里掏出一盒软包中华,大脑思考着,手则机械地掏出烟来分发给我们,但被我们谢绝了。

  “嗯,你再回忆回忆,别急着下结论,还有,你跟着我们的民警回家一趟,看看家里丢没丢啥东西,一定要看仔细了,知道吗?”黎叔儿刻意叮嘱了付景林一句,并安排两名刑警陪付景林回家。

  付景林前脚刚走,法医冷小烟就回来了,人还没进办公楼,就听见小丫头银铃般的笑声,胖子则是脸色一变,大汗珠子都下来了。

  冷小烟是胖子的天敌,尽管小烟身材娇小,胖子魁梧健硕,尽管小烟弱不禁风,胖子体壮如牛,但胖子就是害怕小烟,那是真怕,只要小烟一瞪眼睛,胖子立马就中毒死机,卑服的,大气都不敢出,怕,那是真怕,用黄宏的话说,就是一米八的大个子,被小烟熊得滴溜乱转。

  当然,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胖子之所以那么怕,或者说是宠着小烟,是因为他是发自肺腑地、一发不可收地喜欢小烟,那种铁了心的喜欢,就跟我们小区门口的煎饼西施喜欢胖子是一样一样的,海枯石烂,此心不渝,必须地!

  冷小烟一进刑侦大队办公室,就直接冲到了我和胖子的那间大办公室里,大大咧咧地往胖子的办公桌上一坐,拧开胖子桌上的绿茶饮,一边豪饮一边问道:“死胖子,找你姐我干什么,请吃饭啊,呵呵”

  胖子一脸赔笑:“想去哪儿吃,你吱声,多大点儿事啊,呵呵”

  “滚蛋,吃你妹吃,刚才剖了一呈巨人观的腐尸,害得我胆汁都吐出来了,那么大一滩疙瘩汤,哎呦,我的小胃胃啊……”冷小烟脸色煞白,可以想见那具腐尸臭气熏天、肌肉组织呈粘稠液态状的恐怖景象。

  “放心,这具尸体绝对不会再恶心你了,嗯,说的不恰当点儿,这具女尸,堪称是一件艺术品。”胖子只顾着安慰冷小烟,却忘了一个大忌,那就是你永远不要当着自己马子的面去玩命夸另一个女人的美丽,即便那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也不行。

  果然,胖子话音未落,冷小烟俏脸一寒,重重地将半瓶绿茶墩在了桌子上,跳下办公桌,掉头就走。

  “你干啥去啊,又咋地了这是?”胖子不明所以,苦着脸想拉住冷小烟又不敢。

  “我饿了,就想吃跟一堆腐肉似的下水汤,别跟着我啊,要不我跟你翻脸!”冷小烟回过身,气呼呼地朝胖子比划了一个斩首的动作,再一转身,就撞在了黎叔儿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