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呀,警察不是这么当地,知道吗,该出手时就出手,要不然还有啥威慑力啊?”胖子见老警察一副伤心不已的表情,是又气又乐,心说还是头一回看到干警察能干得这么憋屈的,真是开眼了。

  “兄弟,你不知道,那几个王八蛋都是靠捞偏门发得横财,黑白两道都说得上话,我们惹不起人家,人家一个电话,上头就得撸我们,唉!”老警察看出胖子有点儿可怜他们的意思,脸一红,半是抱怨、半是为自己开脱地解释道。

  “行了,我叫您一声大爷吧,你可别说了,再说下去,我都没信心再干下去了,得嘞,劳驾您让让,我们要进去开工了,呵呵”胖子实在不愿意和那多少有点儿胆小怕事的老警察磨牙,一亮刑事案件现场勘验检查证,就准备进去了。

  “啊?你们是警队的啊,哎呦,咋不咋说啊……”一见我们是同行,那老警察可更臊得慌了,忙不迭地抬起警戒带,示意我们进去。

  黎叔儿懒洋洋地弯腰钻过警戒带,临近楼道时,回头问了那老警察一句:“你原先在哪儿上班了,我咋没见过你呢。”

  “我是莫拐派出所的,刚调回市里没俩月呢。”老警察憨厚一笑,答道。

  “噢,”黎叔儿点点头,“难怪,对了,告诉你一声,对那些狗仗人势的瘪犊子,你不能太客气,要不然,他们能熊死你,知道吧!”

  看着黎叔儿和我们的背影,老警察脸上都冒汗了,一扭头,问旁边的警察:“他们,是谁啊,咋这么牛逼啊,就跟九几年的警察似的,抬手就打,啥也不惧。”

  “那老头儿我认识,叫黎仕其,是刑侦大队的祖师爷,至于那俩年轻的,不认识,大概是刚分配的,要不咋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虎劲儿呢,等干长了,吃到苦头了,就跟咱们一样了,知道保住这身衣服,每月混工资养活老婆孩子才是正事儿”那警察摇头轻笑,一副看破红尘的无所谓的样子。

  这是一栋12层的电梯楼,黎叔儿领着我们上到六层,出了电梯,就见整层楼只有一个门,黎叔儿一笑:“这一层只有一家,来吧,让你们看看有钱人的土豪生活。”

  门是虚掩的,黎叔儿用脚勾开门,就见里面全是忙忙碌碌的警察,无一例外,都戴着头套和鞋套,正在埋头进行现场勘查。

  黎叔儿一言不发地从兜里摸出鞋套和头套,递给我们,我们穿戴完毕,进到室内,房间很大,看那格局,起码得有一百七八十平米,装潢的是富丽堂皇,而且居然还有上下楼,其豪华与阔气跃然眼前。

  我和胖子跟着黎叔儿,绕过那些撅着屁股、拿着小刷子,正对可疑的家具、扶手等物件可劲儿喜刷刷的同行们,进到紧邻二楼楼梯口的一间主卧里,因为那里不断爆闪,应该是刑事技术人员正在为尸体拍照。

  进到主卧,一个正忙碌的中年警察一抬头,见黎叔儿领着我们进来了,放下手里那个好像信号发射枪似的黑色物体,朝我们迎了过来。

  我和胖子都是警校毕业的,对一些新近出品的刑事勘验检查器材还算门清,所以,我们俩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那支“信号枪”吸引住了,其实,那个家伙的准确名称为紫外观察照相仪器,属于高、精、尖的新型刑事勘查技术设备,主要用于在案件现场勘查及物证提取中,可以利用紫外观察照相系统发现和提取光滑的玻璃、陶瓷、搪瓷、照片、部分塑料、部分油漆和部分胶带粘面等疑难客体上的汗潜指印也就是指纹。

  这紫外观察照相仪器造价不菲,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市值近四十万人民币,就算是现在,大概也得值个十几万,算是刑事勘查技术设备中的贵族一级了。

  见我和胖子爱不释手地过去摆弄那个紫外观察照相仪器,那中年警察一皱眉,看向黎叔儿:“这俩愣头青哪划拉的,可到不见外,自来熟……”

  “啥话啊,还划拉的,你上大街给我划拉几个科班毕业的愣头青去!”黎叔儿眼睛一竖,声调瞬间就高了,“我们是来接手这案子的,你们的人可以撤了,赶紧的。”

  那中年警察对于黎叔儿的恶劣态度不以为忤,看样子与黎叔儿应该是很熟稔了,只是息事宁人地一笑:“行了行了,知道你老黎头儿护犊子,我说,这就是你新收的俩徒弟吧。”

  黎叔儿打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好了,过来看看被害者吧。”中年警察对黎叔儿的恶劣态度并不计较,看起来他们之间似乎很熟稔。

  听见中年警察的话,那些围在尸体周围,对尸体极其周围的物品、痕迹进行拍照、录像,以在尸体移动前提取有关痕迹、物证的警察们迅速散开,一具俯卧在橡木地板上的女尸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那具女尸目测身高接近一米六五左右,体形纤细,两条苍白圆润的美腿呈半弯曲状叠压在一起,一头蓬松弯曲的黑发散落在白如羊脂的裸肩上,与身上穿着的水波纹的吊带齐膝白色真丝睡裙形成强烈的色差,愈发显得妖冶妩媚。

  说实话,如果那具女尸不是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而是躺在罗帐低垂的香床上,绝对是一个令人怦然心动、欲念横生的尤物。

  但是,那具女尸后心上插着的那柄只露出红色刀柄的水果刀将这一切美丽与妖艳都打得粉碎,一缕香魂,不知归往何处去了。

  “我们初步勘查了一下,从被害人体外伤来看,这背部的一刀应该是致命伤,当然,被害人是否在中刀以前服用过药物或中毒,还需要法医解剖之后才能够最终确定死因。”中年警察看向我们,解释道。

  “嗯,你们是打算将尸体运回哪里解剖啊?”黎叔儿皱着眉毛看着女尸,含糊不清地问了一句。

  “我们打算在提取完尸体周围的物证及检材之后,将尸体运回警队解剖,由小烟主刀,怎么样?”中年警察征询黎叔儿的意见。

  “可以啊,对了,这案子是你们重案大队主办还是我们四组主办啊,我看你倒是挺热心的嘛,啊?”黎叔儿乜斜了那中年警察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m看…正!(版*章节¤上&L酷匠‘:网U

  “放心,我只是负责出现场,其余的侦办工作,你就自己来吧,放心,我不和你抢功,我自己还一屁股烂事忙不过来呢。”那中年警察呵呵一笑,又去拿起紫外观察照相仪开始忙活,不再理会黎叔儿。

  至此,我和胖子才听明白,这中年警察原来就是刑侦大队教导员兼重案大队大队长周文龙,一个同样赫赫有名的刑侦专家,还是雅尔市公安局局长助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