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女丽人喋血家中(上)

  门口的煎饼西施一见我们的车号,照例会丢下客人,跑过来给我们送上两套多加了鸡蛋不加价的煎饼果子,并照例丢给胖子一个媚眼,然后苹果5S脸绯红地跑回去继续挥毫刷辣酱。

  直到这时,浑身一激灵的胖子才算彻底清醒过来,一边嚼着抹满了浓浓爱意的煎饼果子,一边一脸“我现在很受伤、很受伤”地开着车。

  煎饼西施一直不避行迹地明恋着胖子,这一点,连成天坐在保安室前面晒太阳的吴老二都看出来了,对了,吴老二是个盲人,由此可见,煎饼西施对胖子的用情之坚与轰轰烈烈。

  “哥们,实在不行,你就从了吧,这年头,能碰上一个肯为你死心塌地的女人不容易。”我吃完了两个鸡蛋的煎饼果子,看了一眼胖子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挤兑他道。

  “滚犊子……”胖子看向我,声振寰宇地一声暴喝,然后,就闯红灯了。

  执勤的交警是我的警校同学,看了我们那破头破脸的破车一眼,一脸不忍地转过身去了。

  我们刑侦大队是单独办公,四层办公楼在延安路与重庆路的交汇处,当时起这地名的哥们看样子不缺乏幽默细胞,硬是让曾经水火不容的国共两党的帝都比邻而居,其世界大同的情操真是可嘉。

  进到我们位于三层的四中队,其他的同事们都已经开始忙碌了。我和胖子走到我们靠窗户的办公桌前,还没等坐下,黎师傅就走了过来,斜睨着我们:“咋地,早上吃人肉了,嘴丫子通红的。”

  H@更3新*‘最*2快上!o酷☆{匠/网

  我和胖子忙不迭地擦掉嘴角的辣酱,就听黎师傅继续说道:“走吧,五所刚接到报案,他们下辖区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女人死在了自己家中。”

  一听有案子,我和胖子顿时精神一振,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我们恨不能每天都有杀人、抢劫的大案子好一显身手,以满足我们内心的英雄情结。

  黎叔儿见我们俩一听有杀人案居然眉开眼笑,就跟中了大乐透似的,一脸匪夷所思地摇摇头:“你们来早上忘吃药了吧?”

  其他警龄稍长的同事们看着我和胖子,也是一脸善意的哂笑,大概他们也都是打我们这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葱岁月熬过来的,对于我们这种行为是感同身受,见怪不怪了。

  出了警队,我和胖子跟着黎叔儿钻进那辆四组专用的、刚改喷完新式警用标识的起亚轿车里,胖子驾车,朝案发地驶去。

  在黎叔儿的指指引下,胖子将车开进了天伦名都小区,雅尔市的一处高档小区,里面的住户多为富商或殷实的官员。

  警车在15号楼前停下,一单元外已经拉起了警戒带,几名派出所民警正站在警戒带外面维持秩序。

  门口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还有几个大金链子小手表、衣着光鲜的男子正气势汹汹地与民警争吵着。

  我们将车停在一旁,下车走到警戒带附近,扒拉开围观的人群往里进,就听见那几个男子正一边撕扯着民警的衣服,一边情绪激动地大吵大嚷道:“警察咋地了,警察就牛逼啊,这是我家,我回家不行啊,好狗不挡道,撒逼楞地让开,听见没?”

  那几名派出所民警被撕扯得警服扣子都崩开了,警便帽也掉在地上,看样子也气得够呛,但仍在努力压制火气,不停地重复着“警察正在勘查现场,希望居民予以配合”的语言。

  见同行被如此挤兑,我和胖子是连连摇头,现如今,老百姓好像对警察的怨气特别大,逮着机会就要发泄一番。分析个中原因,确实是有一些害群之马的劣警作奸犯科,侵害了群众的利益,引发民怨,却要绝大多数兢兢业业地忠实履行职责的警察一并跟着背黑锅,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因为刑警经常要下去走访,所以我们一般上班都不着装(穿警服),故而,当黎叔儿、胖子我们仨从人圈里往进挤的时候,引来了其他围观人员的白眼,不过,一见胖子那高大的足以遮挡住手机信号的硕大身躯及欠揍的表情,就都没脾气了。

  挤到警戒带前面,胖子伸手一抓其中一个动作最激烈的男子的右臂:“有事儿说事儿,别嘴里带啷当儿,警察也是人,也有尊严,知道不?”

  啷当儿是东北土语,意思是说话时喜欢带脏字眼儿。胖子这么说,多少有些教训那男子的意味,因而,那男子回过头,拧着眉毛看向胖子一瞪眼,冷笑道“:“你他妈干啥的,舞舞玄玄地想打抱不平啊,操!”

  看那几个男子恨不能将人民币都粘在一起穿在身上的张扬劲儿,应该是属于暴发户一类的群体,平日里有点儿钱,张牙舞爪惯了,所以虽然见胖子长得人高马大的,但并没有收敛,而是松开那些民警,奔着胖子就去了,还准备伸手围殴胖子。

  黎叔儿将我拽到一边,冷眼看着那几个作死的货。倒是那几名派出所民警慌了,上前要阻拦那几名暴发户,怕仗义执言的胖子吃亏。

  胖子似笑非笑地盯着叫得最欢的那名男子:“你快把我惹毛了知道吗,懂事儿的话,赶紧消失,听见没?”

  那几名男子以为胖子这是挑衅,更来脾气了,相继抽下裤腰带,准备用带有铁质卡头的一端抽向胖子。

  胖子向来是能动手就不吵吵,还没等那几名男子全部抡起皮带,就一脚踹在了那个离他最近、且刚才冲他瞪眼睛的男子,一脚,就踹了一脚,那名男子就“嗷”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手捂小腹,吐了一地,身子抖得象雨中的枯叶。

  剩下的那几名男子一下子就被胖子的超强战斗力震慑住了,愣在那里,掉头跑吧,怕栽面儿,想上吧,又不敢,尴尬,那是真尴尬。

  胖子斜睨了那几名外强中干的男子一眼:“瞅啥,扶着他,赶紧滚蛋。”

  打发走那几名男子,一名年纪较大的派出所民警朝胖子一拱手,苦笑道:“兄弟,谢谢你的仗义相助,现而今儿这警察,太难干了,是个人就敢和你拔横,你要态度不好点儿,一个电话打到督察处或捅到网上,领导指定往死了收拾你,怕媒体炒大了影响自己的乌纱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