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暗黑城市藏杀机

  天空中电闪雷鸣,黑压压的乌云很有质感地垂下来,使我感到了一种近乎窒息的压迫感与恐惧感。

  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穿着件好象古代囚服般的破衣衫,赤脚跑在满是黄土与沙砾的地面上,身后,暴风恣睢,黄土漫漫。

  我不停地奔跑,尽管前面和后面都是一望无际、沟壑纵横的荒野,但内心的那种难以言喻的心悸与惊恐却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我尽管跑得肺部火烧火燎、感觉像濒临爆炸的锅炉一样,却丝毫不敢慢下脚步。

  恍惚中,我感觉自己跑进了一处不断闪现着幽绿的光芒的洞穴里,洞穴很深,地表呈现出向下的斜坡走向,我鬼使神差地沿着那道斜坡向洞穴深处走去,一路上,光线愈发暗淡,仅有洞壁上不断闪现出的忽明忽暗的光亮可以使我勉强看清脚下的石板路上满是凌乱的白骨。那些白骨,无疑都来自人类。

  踩着那些不停地发出"咔咔"的断裂声的白骨,我身体僵硬、腿脚不受控制地往下走去,渐渐的,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处很宽敞的石洞,有着圆拱形的顶部,在圆顶的下面,矗立着一个奇大无比、几乎占据了洞穴三分之二空间的绿色青铜巨鼎,鼎身铸满奇怪的阳文,六条同样粗大的铜锁链的一端分别与巨鼎的鼎盖相连,另一端则没/入石壁中,看起来浑然天成,好像那些铜锁链就是从石壁里生出来的一般无二。

  我忽然感到自己象失重了似的,浑身无力,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浮了起来,躺在半空,并缓缓地向那尊巨鼎移动过去。

  六道铜锁链"哗啦啦"一阵作响,鼎盖被提到石洞的顶部,而我,则被置于鼎盖之下,鼎身之上。

  鼎盖悬在我的头上上,颤颤巍巍,就像一把随时可能落下的巨斧。

  我大骇,潜意识中知道一旦鼎盖掉落,就会将我砸得粉身碎骨,化为肉泥。

  这时,我感觉好像有什么绳状的东西在我的背上攀援缠绕,遂费力地转头看向身/下,赫然看到一条条紫色的带状物体密密麻麻地从鼎身里冒了出来,正沿着我的背部向身体正面蔓延。

  我被那些紫色的带状物体勒得肋骨都快要断了,心肺也似乎被肋骨尖锐的断茬儿刺破,剧痛迅速传遍全身。

  我忍不住痛呼了一声,那些紫色的带状物体就像蛇一般飞速缩回到鼎身里,我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原本黑气弥漫的鼎身里突然翻滚出沸腾的乳白色浓汤,那些汤不停地冒出一个个大如人首的圆形气泡,我正看得肝胆俱裂,那些气泡一起翻转过来,我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呼出口--那些气泡竟然全是一个个面色惨白、双目通红的人头,颈部以下血肉模糊,但那每一个人头却又眉眼翕动,分明是活着的。

  那些人头见我拼命扭/动身躯并声嘶力竭地喊叫着,竞相发出瘆人的狂笑之声。同时,一条条紫色的带状物从那些活着的人头的嘴里激射而出,然后顺着我面部和身上的每一处孔隙钻入我的体/内,就像捕食的蜘蛛一样,疯狂地吸吮我的内脏和肌肉组织。

  我身体无法动弹,但意识尚存,能清晰地感受到四肢和腹腔一点点干瘪、塌陷,灵魂也开始从肉身中被挤压出去,另一个看起来有些透明的"我"一脸悲泣地与面如死灰的我四目相对,我知道,那是我的灵魄,我要死了。

  那些如带子一般的活死人头的舌头骤然缩紧,我已然如同薄纸的身体轻飘飘地被卷进鼎身里,我用铅灰色的眼球哀怨地看了一眼石洞里的景象,就被那些人头裹挟着往深不可测的鼎身里沉去……

  "铃铃铃",一阵刺耳的闹铃声将我从梦魇中惊醒,我慵懒地从被窝里钻出来,看了看表,早上7点50分,又看了看厚厚的窗帘依然遮挡不住的活力四射的七月阳光,很不情愿地半坐起来,斜靠在被子上点燃一根烟,准备定定神。

  隔壁,死胖子依然是鼾声大作,看来,这厮象往常一样,在等我这个人肉闹钟去叫醒他。

  我光着脚丫子下了地,拉开窗帘,看着楼下那条已经是熙熙攘攘的车流与人流的马路,打开窗户,深吸了一口饱含汽车尾气的空气,心里终于踏实了:很明显,我还活着。

  我吐出一口浓烟,驱散了那个伴随了我十几年的梦魇带给我的惊悸,这种惊悸,我已经习以为常,但每次醒来,出于生理反应,仍会心头撞鹿,需要平复一下心绪。

  看}正yH版章;节上;酷4匠网)

  我叫郎乾,曾是一名内蒙古警察学院的优等生,擅长缜密推理,毕业后,被分配到位于内蒙古与黑龙江交界的边陲小城雅市,成为了这个县级市公安局的一名刑警。

  雅市虽然地处偏僻,却扼守着外界进/入绵延不绝的大兴安岭腹地的交通咽喉,公铁路发达,而且,雅市与呼伦贝尔大草原毗邻,周边既有煤矿,又有金矿,还盛产木材。如今什么最宝贵,除了人才,就是资源,所以,雅市尽管地处偏远,经济倒很发达,但与所有依赖单一资源产业发展的城市一样,低技术含量、高产出的资源开采与销售在带给城市发展的血液的同时,使一向乐于追求短平快的市委、市政府不愿再扶植发展其他支柱性产业,因而,在雅市,除了以煤、金、木为主的大型厂矿,最多的,也是最常见的,就是形形色/色的娱乐行业。

  而娱乐行业,又是滋生黄、赌、毒等社会毒瘤的沃土。

  还有,围绕着煤、金、木为主的大型厂矿的巨额利润,黑恶势力也再想方设法地用暴力的吸管吸吮着丰富的营养,并迅速地茁壮成长,直到进化为一只只可以吞噬一切并散播苦难与恐怖的恶魔。

  雅市自建市以来,本地人口始终未能突破50万大关,但伴随着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的涌入,城市开始迅速扩张,周边大量的低矮棚户区包围着光鲜的主城区,看起来就像是一群无赖不怀好意地窥视着一位富家千金,随时都想去揩点油、捞一把,占点儿便宜。

  这,就是我现在身处的城市,一座在每一个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都有恶之花在悄然开放的城市。

  刑警,就是拨开乌云、将阳光直射进每一黑暗角落的盗火者。

  这不仅需要勇气与现身精神,还需要暴力,尽管我们一向对暴力执法深恶痛绝,但作为一个成人,嘴上说的,和他内心的所想的,往往是截然相反的,谁要是对一个成年人的话深信不疑,那他一定是放弃治疗了的不幸的患者。

  好了,一支烟将燃尽,是时候去隔壁的卧室叫醒那个估计哈喇子已经打湿了梦中小宇宙的胖子了。

  我到卫生间弄湿了一条毛巾,然后再进到那间混杂着脚臭、汗臭与烟油味道的房间里,一个体形肥大、白肉似雪的彪形大汉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榻上,大张的嘴发出震耳欲聋的鼾声,气势骇人。

  看着那胖子枕头上可疑的水渍,我会心一笑,娴熟地将湿漉漉的手巾塞进了胖子的背心里,而后欣欣然地转身快速离开卧室,背后,传来嘎嘎纯的东北口音的破口大骂声:"两钱你大爷的,你他妈总这么整你有瘾是吧,擦……"本草纲目曰:湿手巾可以清火明目,对祛除睡意、治疗赖榻有奇效。

  对了,那个大呼小叫的胖子嘴里的"两钱"是我的绰号,既是形容我瘦,也是郎乾的谐音。

  至于胖子,他的学名叫龙五锋,是呼伦贝尔警校毕业的。这厮天性嫉恶如仇,富于正义感,是可以为兄弟挡子弹的真汉子,但性情暴躁,能动手就不吵吵,熟悉者知道他是警察,不熟悉者,往往会认为他是黑社会的大哥。

  不过,别看这厮体胖如二师兄,却身手敏捷,擅长综合格斗与精准射击,并且与我几乎是前后脚地被分配到雅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四中队,一起跟着我们的师傅黎仕其,一个胡子拉碴、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老头学办案。

  黎师傅很低调,虽然他挂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兼四中队中队长的职务,却从不招摇,话也不多,可队里上至队长教导员、下至各路队副中队长,无一不对老头恭敬有加,原因只有只一个,那就是威信是打出来的!

  黎师傅从警30年,破过的奇案怪案不计其数,在公安厅乃至公安部都有一定的名头,加之刑侦大队里有一头算一头,大部分都是黎师傅带出来的徒弟,谁敢对他不敬。就算市局葛继新局长见到他老人家,都要停车寒暄几句,就那么拉风。

  局里分配我和胖子跟着黎师傅,不知道是觉得我们俩骨骼清奇,是可造之才,还是觉得反正黎师傅快退休了,领着两个大男孩瞎胡闹一下,让他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地熬到退休就得了,反正,我们俩稀里糊涂就成了黎师傅的关门弟子--因为他退休在即,也没时间再收徒弟了。

  胖子老大不情愿的起来,一边絮絮叨叨地数落着我的不厚道,一边洗脸刷牙放屁排毒,整理完一切,我们俩一看门厅里挂着的苹果型电子时钟,正好8点1分,遂默契地一笑,从六楼下到一楼,钻进我们那安全系数百分百的九手捷达车,驶出了小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