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胖子看了看那些虎视眈眈的蛇,只得点点头:“愿意唠,那就唠呗,呵呵”

  刘武周揶揄地一笑,信手一挥,那些石壁上的蛇头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军士似的,瞬间就隐入石壁,其动作之整齐划一,令我们俩是瞠目结舌。

  对于我们的惊诧,刘武周似是在意料之中,看着那些消失的蛇兵,幽幽说道:“人总喜欢将那些不陈自己心意的敌人比喻为禽兽不如,其实,禽兽只有在受到威胁或是觅食的时候,才会对猎物发起攻击,可人呢,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再盘算着怎么去害人,所以,和这些蛇呆在一起,我反倒感到一种安全感,这种感觉,你们能领会到吗?”

  刘武周的话似有所指,又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但云山雾罩的,我和胖子目前还没有掌握他的底牌,因而也就没有冒然搭话,尽管对于他的这一番言论,我们心里还是赞同的,的确,现在的很多人,就像是磕了药一样,特别具有攻击性,哪怕是损人不利己,他也会孜孜不倦地去坑害其他人,就跟落病了似的,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尽管我们没有说话,但我们的表情已经出卖了我们,于是,刘武周得意地一笑:“很高兴,你们能赞同我的意见,这样咱们就可以很愉快地继续谈下去了,呵呵”

  “哼哼……”胖子乜斜了谈性甚浓的刘武周一眼,顺手从兜里掏出烟盒,准备点根烟败败火。

  “吸烟有害健康,更何况是在庄严的佛堂,快收起来!”刘武周突然疾声喝道,吓了胖子一跳。

  胖子瞪了刘武周一眼,悻悻地将烟盒收起,刘武周旋即一笑:“看来,虽然你们有仙根,但你们的师傅却并没有教你们怎么修真,所以你们连最起码的克己修身都不懂,哎,真是可惜了你们的天资了。”

  _酷t匠e网正'版首发

  “我师傅可没你那么嘴碎,我说,你到底想跟我们唠什么啊,这绕来绕去的,有意思吗?”我看向刘武周,语气有些不满地问道。

  “修道者,最忌讳的心浮气躁,”刘武周有些惋惜地看着我和胖子摇了摇头,那表情就跟打碎了一件明代汝窑青花瓷似的,看得我和胖子前列腺都一阵阵发冷,心说这孙子不会心中藏着一座断背山吧,我去。

  好在刘武周很快就恢复了阴险的神态,用一双泛着刀锋寒意的眼睛盯住我们俩:“你们一直苦苦地追着我刨根问底,究竟想意欲何为?”

  不待我们回答,刘武周继续说道:“你们不用掩饰,这里除了你们和我,没有第三方,咱们所说的一切,出我口,进你耳,除此之外,只有天知地知,佛道心知,所以,咱们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如何?”

  “好,”胖子一向心直口快,见刘武周既然话说到这份上,“噌”地站了起来,“不管咱们是不是生死对头,也不管咱们一会儿是不是还要拼个你死我活,就冲你刚才的那番话,我敬你是条汉子,也希望你能心口如一,别让我瞧不起你!”

  刘武周眼中的笑意渐浓:“好,你的性格我喜欢,我破例让你先问,你想知道什么?”

  “以你今日的身家和地位,完全可以过随心所欲的奢华生活,可是,你却躲在暗处充当操盘手,而让王大虎他们冲在前面当你的马前卒,在雅尔市是兴风作浪,搞得雅尔市乌烟瘴气,老百姓怨声载道,而且,你还暗中勾结日本右翼势力,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胖子圆瞪一双虎目,句句话都象钉子一样,直刺刘武周的要害。

  “好口才,好思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俩,”刘武周竟然轻轻地鼓了鼓掌,随即面色一寒,“可惜,以你们这样的天资,王大虎竟然没有将你们拉进组织,他真是死有余辜。”

  “你问了很多问题,其实,将这些话归纳在一起,是不是可以归结为一句话,那就是问鼎江山!”

  听到刘武周可以加重语气的“问鼎江山”四个字,我和胖子身体都为之一颤,眼神骇然地一起望向面部突然变得扭曲、狰狞的刘武周,同时意识到,刘武周很可能要吐露出一些惊世骇俗的秘密了。

  而我们换取这些秘密的代价,就是今天很可能将小命留在这个充满了邪气的寝坑密道里。

  “没错,以我拥有的财富和商业帝国,我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富可敌国了,在一般的饮食男女眼里,我可谓是呼风唤雨,应有尽有,可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如果我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和欲望所需,又何必这么多年韬光隐晦地周旋在一班象猪一样愚蠢、象豺一样贪婪的贪官污吏中间,我这么委屈自己,为的就是实现我的理想,取得黑焰鼎,建立一个万世不衰的神圣帝国!”

  刘武周双手举向穹顶的方向,神态虔诚、眼神痴迷地发出“嗬嗬”的怪笑声。

  我和胖子已是通体冰凉了,要知道,从刘武周嘴里说出的“问鼎江山!”和“黑焰鼎”这两个词,那真是非同小可,因为从黎叔儿和皇甫介端那里我们已经知道,“问鼎江山”就是龙龙脉保卫总局的前身,而黑焰鼎更是非比寻常,据史料记载,因其具有无与伦比的可怕力量,可以让人类轻易地穿越于各个平行的时空,也就是我们平常虽说的穿越到过去或未来,以及进/入冥界,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很多的战争狂人、宗教极端组织和极右翼势力,都在觊觎者这件不仅可以统治世界,甚至还可以改变历史、再造现实的上古神器。

  而今,刘武周看似随意地一张嘴就说出了这两个属于国家绝密一级,用于解密之期的惊天大秘密,这分明是已经亮出了他的底牌:这孙子是铁了心要造反啊!

  即便在此之前,我们对于刘武周的诸般行径也有过种种猜测,但我们绝对没有想到这孙子竟然会有这种老虎吞天的狼子野心,而且居然还敢这么赤/裸/裸地表露出来,以此可见,他一定是手里握有了某种足以改变战局的砝码,才会这么的肆无忌惮,嚣张忘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