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想越感到一股凉气顺着脚后跟直贯头顶,唯一说得通的解释就是,潘正扬私自将检材掉了包,他送到沈阳刑警学院的那些检材,是来自于真的刘建设的尸体,而将在火场发现的残尸的检材故意丢弃了。如此一来,沈阳刑警学院出具的鉴定结论当然可以证明死者就是刘建设。

  如果此推论成立,那么,这起看似普通的失火案就有了两名死者,其一是刘建设,其二,就是那具被怀疑是周咸平的残尸。而且,要真是这样,那么,这两个人的死因就绝不是被烧死或窒息而死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是被人打昏后,再可以制造出被被烧死或窒息而死的假象,以瞒天过海,逃脱故意杀人的罪责。

  更7新$最!j快I=上#O酷“@匠$i网

  一起普通的失火案骤然升级为两起故意杀人案,这一始料未及的结果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都失声无语了,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震撼了!

  半响,我才说道:"以潘正扬的个性和身份,要是背后没有某个大人物发话,他敢这么干吗,这要是露馅了,等着他的可就不是禁闭、记过那么简单了,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他的动机是什么呢?""这小子最近在对市文工团的一个女的穷追猛打,花了不少钱,会不会是被重金诱/惑,才不惜铤而走险呢?"胖子思忖了一下,说道。

  "事情绝对不会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在这起恶性/事件中,潘正扬不过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马前卒,在他的背后,肯定隐藏着不止一个的黑手,甚至可能潘正扬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的主使是谁。"慕容雨嫣面色凝重,"所以,我的意见是,暂时你们不要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儿,我先将这些检材送到公安部黄副部/长处,以确定死者是否就是周咸平,然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开展工作,你们看行吗?"我们都同意慕容雨嫣的意见,毕竟没有弄清死者的真实身份之前,我们的一切推论都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之上,经不起推敲。

  商定好之后,慕容雨嫣决定下午就去海拉尔,然后坐飞机去北京,而我们,则要象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该干嘛干嘛。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慕容雨嫣没有让我开车送她去海拉尔,而是坐报社的公车去的海拉尔。

  为了防止冷小烟在与潘正扬的日常接触中控制不好情绪,惊着潘正扬,我和李国志打了个招呼,以我们现在办理的几起案件需要有技术人员现场指导为由,让冷小烟暂时在胖子的办公室里帮几天忙。

  "我说,你还真够哥们义气,咋地,是不是胖子不好意思张嘴,让你来当说客啊,呵呵"李国志笑嘻嘻地看着我,开起了玩笑。

  "领导明察秋毫,什么都瞒不过您的法眼,呵呵"我将错就错,故意做出暧昧的表情。

  "哎呀,咱们队上的光棍都快结婚了,胖子和冷小烟差不多了,潘正扬和那个文工团的歌手也腻乎得很,我说,你和慕容记者进展的怎么样了,得加把劲儿啊。"李国志看着我,可以表示出对我的亲热与关心。

  "我们俩,嗨,就那么回事儿把,她忙我也忙,一个月也见不着几回面,呵呵"我知道,李国志对我的事儿这么热心,完全是因为慕容雨嫣是耿维新的干女儿,他是爱屋及乌,才会这样对我的终身大事这么上心的。

  "嗯,还是得抓紧,慕容雨嫣是全市知名的大美人,有才有貌,你小子可别大意,说不定啥时候就杀出匹给你截胡了,到时候你肠子都得悔青喽,操!"李国志看了我一眼,给我打起了预防针。

  我一笑,和李国志又闲扯了几句,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胖子秘密对潘正扬最近的消费情况进行了调查。据胖子讲,这小子最近好像中了大乐透似的,戴的一块表雷达表就值一万多,还经常带着女朋友出入欧亚商厦等高档消费场所,花钱挺冲的,要是单靠他那每月三四千元的工资,根本无法应付这种花钱如流水的开销。

  这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线索,说明潘正扬近期肯定发了一笔意外之财,为数还不小,那么,他一不是富二代,二没有买卖,这笔钱从何而来就显得很耐人寻味了。

  我们隐忍不言,一切都要等慕容雨嫣从公安部拿回鉴定结论以后再做商议。

  三天以后,慕容雨嫣回来了,不出所料,火场里发现的死者就是失踪了近一个月的周咸平。可是,那具残尸我们早已交送消防大队,并被按照无人认领的尸体的相关规定,由民政部门出面交付火葬场焚烧了,就算我们知道了死者是周咸平,也已经是查无实据,就是想立案,也是困难重重,更何况要立案就必须逐级报批,仅凭那些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的鉴定结论,无疑是不够立案条件的。

  在我们租住的房子里,慕容雨嫣传达了黄副部/长和皇甫介端的指示:"这个案子,黄部/长和皇甫局长已经碰过头了,不需要公安机关介入,一切列为高度机密,由我们龙脉特工全权负责调查取证,也就是仅限于我们四个人知道,懂了吗?"慕容雨嫣话说得很明白,调查周咸平的真正死因及查出幕后黑手的任务落到了我们四个头上。

  我和胖子,还有冷小烟都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同时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毕竟这是我们成为龙脉特工以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还如此艰巨,说没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根据周咸平生前传回去的一些断断续续的信息,这个邪/教组织的名称为唤醒黑暗之龙,其教徒众多,一些政府官员也加入了该组织,同时不排除国外敌对势力也插手其中的可能性,而且,"慕容雨嫣顿了一下,"雅尔市最大的民营企业家刘武周很可能在这个邪/教组织中充当着重要的角色,这一点,你们一定要注意!""刘武周,我们之前光知道这孙子可能涉黑,是雅尔市所有帮派势力的龙头大哥,没想到丫还是一教主,真够牛掰的啊。"胖子一咋舌,叹道。

  "这个雅尔市,还真是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啊,有意思,有意思。"我跟了一句,心里面越发感觉到了周咸平被杀案件的棘手与复杂可能远超我们的想象。

  "好了,尽管我们的对手很强悍,但我们有龙脉总局做后盾,也不用惧怕他们,更何况邪不胜正,只要是见不得光的邪魔鬼祟,迟早是会灰飞烟灭的,对吗?"慕容雨嫣见我们有些沉默,开始给我们打气。

  "你误会了,我们从当警察的第一天起,就没怕过那些黑恶势力,我们担心的,其实是、是你和小烟的安危,所以,这段时间,你们俩尽量不要单独行动,有什么事,一定要及时和我们哥俩通气,好吗?"邪/教对付他们所认为的敌人的手段异常毒辣,我真的为慕容雨嫣和冷小烟的人身安全担心,所以在犹豫了与一下之后,还是说出了心里的顾虑。

  "你这一说,还真提醒我了,"慕容雨嫣幸福地看了我一眼,嘴角含笑,"咱们得去黎叔儿的武器库里取些防身的武器了,有备无患啊。""妹子,那咱们不成了非法持有武器了吗?"胖子呵呵一笑,半真半假地问道。

  "龙脉特工一向不走寻常路,你不知道吗,胖哥哥?"慕容雨嫣嫣然一笑,豪爽之气尽显无余。

  "龙脉特工果然是牛B中的战斗机,我喜欢!"胖子大嘴一咧,彻底心悦诚服了。

  我们是晚上去的黎叔儿家,睹物思人,我们心里都挺不得劲儿的,慕容雨嫣知道我们的心意,在给我们每人取了一把博莱塔92F型手枪和一批子弹后,就离开了黎叔儿家。

  临出门时,慕容雨嫣问了一句:"你们需不需钱,黎叔儿的库房里有专用经费。""不用了,男人有钱就学坏,姐姐,你也太善良了吧!"冷小烟抢先接过话,替我们回绝了。

  "这败家娘们,给钱还不要,这不是缺心眼吗,回去得好好修理修理了,我去。"出门时,胖子靠近我,悻悻地小声耳语道。

  "嗯,我看也是,那啥,你使劲儿修理,别给我面子,呵呵"我随声附和道。

  "操,我那可是亲媳妇儿,你丫也太不厚道了吧……"胖子不干了,看着我嘀咕道。

  "你们俩小声嘀咕什么呢,背人没好话,是不是说我们姐俩呢,你们俩胆儿肥了吧,想起义是怎么的,诶?"冷小烟见我和胖子鬼鬼祟祟的,起疑了。

  "不是,你两钱哥哥说是看你们俩最近都瘦完了,要请你们吃海鲜补补,是吧,哥们?"胖子一搂我,阴笑道。

  我在心里把这个没骨头的死胖子骂了一千遍带二次方,但脸上还得陪着笑地看着慕容雨嫣和冷小烟直点头:"对对,我真就是这么想的,就怕你们俩不赏光啊,呵呵""德行,你们俩指不定憋什么坏呢,切。"慕容雨嫣瞪了我一眼,然后解颐一笑,"那你打算请本宫去哪儿用膳啊,小郎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