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老机械厂的案发现场,一入眼,竟然是是一片还在冒着青烟的废墟,两辆消防车停在一旁,正整理着水带。

  我和胖子从那片不满碎砖瓦砾和烧焦的木板的废墟上走过去,就见三中队、四中队的刑警们都已经到了,正与先期赶到的砖厂派出所的民警们一起勘察现场。

  见到我和胖子,刑警们并没有围过来,这是刑侦的惯例,在案发现场,谁也没有现场大,不管你官多大,到了现场,任何人都不能干扰正在勘察现场的刑警们。

  我和胖子走到现场附近,发现着火的是一栋老旧的砖房,烧得最厉害的,是靠近西边的第一间房子。

  见我和胖子到了,一旁指挥的董滨跑过来,简单向我们俩介绍了一下案情:凌晨三/点多,夜巡的砖厂派出所民警发现这处民居起火燃烧,就赶紧通知了市局消防大队,消防队员在扑灭大火后,清理火场时,在被烧毁的最严重的第一间房屋的小卧室里,发现了一具已经被严重损毁的尸体,初步判断为男性,随即向刑侦大队报了警。

  ”这间屋子的主人是谁?”胖子问道。

  ”这栋房子的产权目前仍属于老机械厂破产后的资产重组领导小组,但根据市政府与江苏省休正开发公司签署的协议,开发权已经归属那个公司了,但是,这些居民因为对开发商给出的拆迁补偿价格不满意,一直都没有搬出去,屋子的主人叫刘建设,是老机械厂的买断职工,根据砖厂派出所掌握的情况,直到案发前,一直居住在这里。”董滨回答道。

  我很满意董滨的回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掌握这么多的情况,让我对刑警们的敬业精神感到很是欣慰。

  ”现在能认定死者就是刘建设吗?”我递给董滨一根烟,问道。

  ”这个,说不好,最好还是等冷主任来了,做过鉴定以后再说。”董滨看着胖子,促狭地一笑。

  ”冷小烟怎么搞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来?”胖子对董滨的捉弄视而不见,一本正经地左顾右盼。

  ”别他妈装了,你昨晚一宿没回家,说,你丫和冷小烟干什么去了,这丫头平常可不这样,一听到有案子,来得比兔子都快。”我靠近胖子,低声问道。

  ”累着了呗……你他妈能不能不刨根问底的,操!”胖子右手使劲一顶/我腰部,疼得我龇牙咧嘴。

  经过地府的共患难,胖子和冷小烟进展神速,最近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俩人估计早就在一起试婚了,所以我才会拿胖子打趣儿。

  正说着,冷小烟和刑事技术员潘正扬坐着一辆欧兰德警车赶来了,一见到我和胖子站在一起,她粉面一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郎队,龙队,我来晚了。”

  ”没事儿,能理解,龙队已经解释过了,呵呵”我看了一眼一旁坏笑的董滨,故作严肃地说道。

  ”讨厌,干活了。”冷小烟瞪了我们一眼,从我们中间穿了过去,在经过我身边时,她故意身子一歪,很实在地踩了我一脚。

  ”你们两口子还真是心有灵犀,祸害人都这么默契啊,哎呦。”我苦着脸看着笑得跟什么似的胖子,真心郁闷啊。

  ”行了,进去吧,该咱们闪亮登场了。”见负责现场勘查的刑警们从残垣断壁的屋子里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正在脱掉勘查专用的鞋套和头套,胖子收起笑容,说道。

  我和胖子,还有董滨走到那些刑警们附件,我掏出一包烟扔给他们:”辛苦了,休息一会儿吧。”

  那些刑警们接过烟,李晓林看着我和胖子说道:”郎队,龙队,你们进去时有点儿心理准备,死者烧得挺惨的。”

  还没见到死者,单看房子,就知道烧得够惨了,整间房子的房顶基本上已经坍塌,有房门的一面墙也倒了一半,屋内到处都是没脚深的黑色灰烬,再混合了救火时喷进来的水,就跟趟着稀泥差不多。

  ”这家主人是土豪啊,家里怎么有这么多可烧的东西,以这些居民的经济水平,不至于啊?”胖子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刘建设平常以打零工和拾荒为生,这屋子就是他的库房兼卧室,可烧的东西能不多吗?”董滨答道。

  我和胖子点了点头,那些垃圾不外乎是塑料瓶子、废铜烂铁和电器零部件等东西,都是些易燃物,真要是着起来,屋子里的人就算不被烧死,也得被那些物品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堵塞呼吸道,进而窒息而死。

  我叹了口气,问董滨:”尸体在哪儿?”

  董滨领着我们来到左侧的卧室,看到冷小烟、潘正扬俩人正蹲着观察一具黑乎乎的尸体。

  我们凑过去,看到那具尸体已经严重碳化,头骨有一部分被烧塌,露出了里面缩成一小团的黑色脑组织,面部完全被烧毁了,耳朵也烧没了,身子蜷曲,符合人体被燃烧后产生的收缩生理现象,右臂前伸,似乎在求救,但右手不见了,左臂压在身体下,看样子还算完整。

  尸体的下肢完全收到了腹部,小/腿以下肌肉完全被烧没了,露出焦糊的骨骼,但膝盖以上却相对完好,只有表面皮肤留有火灼烧过的痕迹。

  ”看出点儿什么了吗?”我附身靠近冷小烟,问道。

  ”目前只能确定死者是一名成年男性,其他的,还需要回到警队后做进一步的检验,比如测试骨龄什么的,要是案情需要,还需要到沈阳刑警学院做dna鉴定,以进一步确定死者的身份。”冷小烟站起来,看着我和胖子,精炼地答道。

  ”尸体,你们是不是得运走啊?”胖子问了一句。

  ”要是你们现场勘查已经完事儿了的话,那我们就将尸体运回去做尸检了。”

  ”好,对了,董哥,找根粉笔,将尸体倒卧的位置画下来,我想再看一看。”我看向董滨,说道。

  董滨应了一声,出去了,一会儿,就拿了一根用于给木材标号用的拇指粗的白色粉笔回来了,并沿着尸体的外沿画出了大致的轮廓。

  冷小烟她们运走尸体,我和胖子绕着已经露天的屋子又仔细查看了一番,从那些残存的旧式家具、彩电等摆设,以及还在使用烧木柴的土炉取暖做饭可以看出,看得出这间屋子的主人生活很拮据,属于低收入基层。

  我们俩又看了看棚顶,里面乱蓬蓬的电线已被剪短,一团子电线垂了下来,还是铝线,一望可知,这些电线的使用年限起码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就这居住条件,不起火往哪儿跑?”胖子叹了口气,说道。

  我没有说话,从目前现场的情况来看,起火原因可以有两种,一是死者不慎引燃了屋内的那些废品,导致起火燃烧,在一个,就是电线老化引发火灾,这在一些年久失修的老城区是最常见的火灾原因。

  只是,这要只是一起因火灾引发的事故,死者的死亡原因只能定性为是意外死亡,张航、李国志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地让我们三中队、四中队来搞这个案子啊,这不是杀鸡用牛刀、瞎耽误工夫吗?

  ”看样子张局长他们也不清楚现场什么情况,一听说死人了,都迷糊了,这不是部里要求命案必破吗,还有,最近市委要召开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会议,对近期的社会治安管理下了死命令,说是大事小事都不能出,尤其是这些拆迁户,绝对不允许发生到市委、市政府**、闹访或与拆迁人员械斗的案件,估计局领导都怕挨沙宝泉书记和张正市长的搂(东北方言:被训斥),才会这么草木皆兵的,呵呵”胖子交游广阔,消息一向灵通,说的听着还满有道理的。

  ”好了,咱们也回去吧,看样子这案子也没什么油水,还是回去看看卷,琢磨一下那几起砸汽车玻璃拎包的案子吧,妈的,听说有一起的被害人是副市长的儿媳妇儿,告状都告到耿维新那了,整得我很被动,这些官二代啊,狗仗人势,总以为公安局是他们的私人保镖,太jb难缠了,操!”我想起那几起还茫无头绪的砸车拎包的盗窃案就头疼,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行了,咱们还他妈归人家管呢,你丫有什么不平衡的,你不想要你那副科级了,呵呵”胖子安慰了我一句,我们俩就离开了现场。

  回到警队,吃过午饭,我刚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就被敲门声惊醒了。

  打开门,是冷小烟和胖子站在门外,不待我说话,胖子就一把推开我,俩人进门后将门关严,一脸凝重地看着我,看得我直发毛:”不是,你们俩中午忘吃药了是咋地,这是整得哪一出啊?”

  ”两钱,这个案子,恐怕并不像咱们一开始想得那么简单。”胖子一句话,就让还有些精神恍惚的我清醒了。

  酷匠t}网首b9发;¤

  ”你们是不是发现什么了?”我搓搓脸,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