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重新回到熟悉的警队,走马上任,很多同事问起黎叔儿的去向,我和胖子实话实说,黎叔儿已经因病故去了,当然,我们不能说得是,黎叔儿的遗体已经被皇甫介端运回北京保存了(

  这是我老爹偷着告诉我的)。

  黎叔儿的故去,在警队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同事们都受过黎叔儿的恩惠,埋怨我们封锁消息,没有让他们尽一份心意。

  我们俩含泪接受了大伙的埋怨,同时心里也为黎叔儿感到欣慰,公道自在人心,警队的大部分同事还是正直而善良的。

  我和胖子有了自己各自的单独办公室,我的办公室是黎叔儿曾用过的那间,睹物思人,我死活没干,换到了靠近卫生间的那间小一些的办公室。

  胖子的办公室比我高一层,但那厮还是老习惯,有事没事就腻在我的办公室里,反正我们俩也分不开,就这么着吧。

  我给武冈打了个电话,知道他已经回到药厂上班了,还从我老爹那得到了一笔钱(皇甫介端给的,算是对他保护黎叔儿遗体的奖励),这小子乐坏了,再一听说我和胖子还升职了,非要

  过来请我们吃顿饭,被我严词拒绝了,主要是怕他瞎说话。

  电话里,我告诉他,不管任何人问他,都不能透露我们所做的任何一件事的信息,一点儿都不允许。

  武冈有点儿不乐意了:“你咋就不信任我呢,你打听打听,我回来以后,说过一句涉及到你们的话吗,你这人太jb没劲了。”

  别看武冈跟我耍脾气,但我心里还挺舒服,因为比起身边的那些明是一盆火、暗示一把刀的伪君子、阴谋家来,粗俗却讲义气的武冈显然可爱多了,所以,我一点儿没计较他的态度,还

  答应有机会给他介绍个对象。

  刚放下电话,胖子一推门,进来了。

  我一瞪眼睛:“你丫不会敲门是吧,没看见我这正聊私密电话呢吗,真没素质,操!”

  “滚jb蛋,还私密,你给奥巴马打国际长途、讨论怎么才能控制房价呢,操!”胖子乜斜了我一眼,大咧咧地坐在我的桌子上,“”晚上有个饭局,你去不去?”

  “谁请啊?晚上我佳人有约,没空儿和你们胡混,呵呵”我以为又是队上的那些同事们吃圈饭,不想去,遂一口回绝道。

  “谁约你,慕容雨嫣,别吃牛b了行不,人家去洮南市采访去了,有时间搭理你,扯犊子你也靠点谱吧。”胖子,摸起我桌子上的烟盒,掏出一支点上,然后揶揄我道。

  慕容雨嫣回来以后也提职了,升为副总编助理兼新闻部主任,整天忙得脚打后脑勺,我们俩见面的时间还没有胖子和冷小烟见面的机会多,所以胖子总是拿这事儿刺激我。

  “我去广场撩扯跳舞的大妈行不,反正我就是不去,一顿大酒喝得啥也不象,得缓好几天,愿意去你去。”我没词了,只能放挺儿耍赖。

  “这个场儿,你真得去,”胖子面色一正,很严肃地看着我,“是雅尔市里的社会人儿请咱们俩,明白啥意思了吧?”

  我一听是这种饭局,就知道为什么胖子非要我参加了,而且,我也必须参加。

  长期以来,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搞刑侦的民警,与当地的社会势力都有些密切的联系,这一方面是刑警本身就是打击这些混社会的不法人员的,相互割裂不

  开,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和那些社会大哥处理好关系,唯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大哥们约束手下,不要整事儿,保持辖区稳定,同时也可以利用不同团伙之间的矛盾,获取一些犯罪线索。

  我和胖子升为副大队长,又管着中队,在警队里算是实权人物了,与普通刑警有了天壤之别,那些社会大哥们肯定要和我们拉关系,希望我们能大不见小不见的照应一下他们,所以才会

  请我们吃饭,这种酒场,我还真得去,不去就是堵自己的路儿,以后工作都不好开展。

  出来混社会的,都特别在意自己的面子,我给了他们面子,日后他们也会回报我,这一条,在人民警察法里没有,只能算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好吧,我去,在哪儿?”我问胖子。

  “晚上六点,建兴酒店,六点半我过来找你,开咱们的捷达去。”胖子跳下办公桌,就要走。

  “不是六点了,怎么又六点半了。”我有点儿迷糊,不知道胖子这颠三倒四的又打什么主意呢。

  “操,咱们是得给那些渣滓面子,但也不能让他们太得瑟,咱们晚去一会儿,显得咱们强势,也让他们知道谁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呵呵”胖子瞟了我一眼,得意洋洋地走了。

  “我去,你丫真奸呃。”我看着胖子的背影,失笑道。

  晚上下班后,我刚斗了一会儿地主,胖子就进到我的办公室里:“走吧,郎大队,还得我请你啊。”

  我关上电脑,和胖子下楼钻进捷达车里,一路向建兴酒店驶去。

  到了建兴大酒店门口,就见前面的停车场上豪车云集,宝马、奔驰、奥迪……看得我眼花缭乱,问胖子道:“怎么着,市政府在这里开会啊?”

  “别jb露怯了,这都是那些社会大哥的座驾,这是跟咱们示威呢,明白不?”胖子龇牙一笑,开着我们那辆“衣衫褴褛”的捷达,在众豪车中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找着停车位。

  一阵喊声传来,建兴大酒店那穿着安倍晋三拜鬼时穿的燕尾服差不多的保安跑了过来,还急赤白脸地训斥我们:“你们往哪儿停呢,这是你们停车的地儿吗,送货往后面停,啥也不懂!”

  “那你说我们应该停哪儿,我他妈停你家炕头你有那么大的地方吗,你个山炮!”胖子一见那保安嫌贫爱富的嘴脸,索性将车停在了中间,摇下车窗,一脸冷笑地看着那保安。

  保安认出了我和胖子,舌头都短了:“郎队,龙队,对不起,我真是不知道是你们,这扯不,呵呵,呵呵”

  “一会儿我和你们老板说一声,你眼神不好就别干这活儿了,耽误事儿,我们哥俩这是脾气好,要是碰上个暴脾气的,还不一把火把这黑店给烧了啊。”胖子下了车,看着那一脸油汗的

  保安,继续收拾他。

  那保安都快哭了:“龙队,你大人大量,可千万别砸了我的饭碗啊,我给你跪下了还不行吗?”

  “操,你尿叽个jb毛,行了,念你初犯,去,把车给我停好,再刷干净了,听明白没?”胖子将车钥匙扔给保安,大摇大摆地进到了建兴大酒店里。

  两个女性迎宾司仪将我们俩领到二楼的包房里,偌大的旋转桌子前,已经稀稀落落地坐着七八位男子,我扫了一眼,李冬生,开娱乐场所兼买毒品的,黄祖林,搞暴力拆迁的,付钟坤,

  欺行霸市兼物流的,刘庆云,非法采矿的,麻云龙,从东北往南方倒腾小姐的……这一桌子,看着都是雅尔市有钱有势的商人、实业家,但要是擦去表面的那层遮羞的粉,无疑不带有黑/道色

  彩,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大混子的聚会。

  一见我们进去了,那些人模狗样的社会大混子们都站了起来,很热情地跟我们来打招呼,我和胖子矜持地表示了一下歉意,又礼节性地谦让了一下,就坐在了主位上。

  这里面,黄祖林资产最为雄厚,加之在省里也有一定的关系,自然成了他们的代言人,当一盘盘在雅尔市价值不菲的鲍鱼、石斑等海鲜上来以后,他率先提酒,无非就是这些人为我和胖

  子的荣升道喜祝贺,大家喝个感情酒,以后还望我们照应的俗套子。

  我和胖子也很有分寸地说了一些大家相互体谅,我们一定会为了本市的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也希望在座的各位鼎力相助的应酬话,气氛还算融洽。

  喝了一会儿,刘庆云忽然看着我问了一句:“郎队,你们开啥车来的啊?”

  “捷达,怎么了?”我抿了一口饮料,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哎呀,我们差事儿了啊,老黄,”刘庆云一拍脑门子,看着黄祖林大呼小叫道:“在古代,郎队和龙队这得算是御前捕快一级的吧,那咋不得是骑着高头大马啊,搁在现在,那最次也

  得是开一辆奥迪吧,是吧,那啥,二位老弟,这是我那辆奥迪的车钥匙,车也不贵,几十万,你们拿去开吧,就算是老哥给你们的贺礼吧,整套手续我明天派人送到你们办公室去,呵呵”

  一桌人都安静了,眼睛全部看向刘庆云推到我和胖子面前的那把电子钥匙,又看向我们俩,期待我们的下一步动作。

  我看了一眼胖子,又看了一眼刘庆云,旋即又将目光依次从每一个人的脸上移过,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那把钥匙上,并慢慢伸出手去……

  W√酷匠(k网正版首Fw发&

  除了胖子,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