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雨嫣给我们打完气,大家都恢复了一些信心,不过,下一步还要怎么做,却都是心里没底,只能坐下来进行商议。

  我们大家将近期的情况摆了一下,既然吴佩林都已经被那些幕后黑手派出杀手到地狱进行狙杀,那王大虎恐怕也难逃这种厄运,所以,我们再去找王大虎无疑就是白费功夫了,所以,我们的下步工作重点,还是尽快找到黎叔儿,然后再设法返回阳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打定主意,我们起身快速离开了奈何桥这片区域,但因为路况不熟悉,我们在那些鬼魂中间胡乱走了半天,才离开了奈何桥。

  我们站定,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就感觉四面阴风飒飒,浓雾弥漫,在雾气的掩映下,里面是鬼影重重,说不出的诡异与阴森。

  我们仔细观察了一阵,发现那些浓雾里的鬼影尽管看着挺瘆人的,但它们似乎对我们并没有恶意,既没有出来攻击我们,也没有变幻成某种形象来惊吓我们,所以心下稍感安慰,遂相互照应,小心翼翼地进/入那些浓雾里。

  浓雾里,温度极低,目力所及,也只能看清楚三四步远的距离,我们留神看了一会儿,惊诧地发现,原来这片浓雾里竟然是一处流lang鬼魂的栖身地:只见一些衣衫褴褛的老弱病残鬼魂和幼小的鬼魂们或站或蹲在浓雾里,见到我们进来,一些老弱鬼魂满眼惊恐地看向我们,心生怯意,而另一些看着稍显强壮的鬼魂们则一脸警惕地看向我们,那种充满厌恶的眼神明显缺乏善意。

  我们面面相觑,敢情这地府里也有这种流lang者聚居区啊,难不成这阳间和阴间真的是相通的,阳间的各种丑恶现象在阴间同样都存在,而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无言苦笑,看来,我们这一次到地府来还真是不虚此行,终于知道了真是的地府并不只是象佛、释、道的典籍里记载的那样,只有十八层地狱那么简单,这里,完全就是阳世社会的翻版,同样存在着欺压良善、尔虞我诈、弱肉强食、巧取豪夺,甚至是谋杀等犯罪,而那些负责维持地府秩序的鬼差,同样也有官匪一家、渎职失职的败类,这可真是太雷人、太毁三观、太颠覆常识了。

  :酷_o匠!(网正版首J发q|

  我们且行且惊讶地穿过那片流lang鬼魂的聚居区,发现距离我们大约有千米的前面赫然出现了一座城池,虽然距离较远,但依旧难掩那逶迤的城墙的宏伟气势,颇具王者气派。

  ”那是什么鬼地方,难道是山寨版的故宫?”胖子眯着眼睛看了那城墙一会儿,呵呵笑道。

  ”滚犊子,还他妈是克里姆林宫呢。”我笑骂了胖子一句,又仔细看了看那处城池,”这里,会不会是酆都城啊,同志们?”

  ”不太像,要是酆都鬼城,恐怕在规模上还要在大一些。”慕容雨嫣接了一句,否定了我的想法。

  ”哎呀,你们可真是不嫌麻烦,有这瞎猜的工夫,咱们都走到那了,真是的。”冷小烟见我们坐而论道,不禁有些不耐烦,便提议我们走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冷小烟是个说干就干的急性子,东北话叫办事儿撒愣,不待我们同意,就起身朝那处城池里走去。

  我们三个相视失笑,却都对这个古道热肠又有些刁蛮莽撞的小丫头无可奈何,于是都跟在她后面,朝那处城池走去。

  老话说望山跑死马,这话还真是不假,那座城池看着不远,但走起来却着实不近,我们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才走到了城池的城门下,抬头一看,城门上方刻有三个鎏金的隶书大字:枉生城。

  ”枉生城,这是什么地方,投胎转世的地儿?”胖子看了一眼那城门上的字,疑惑地看向我们问道。

  ”不太像,要是投胎转世的地儿,不可能设在离奈何桥这么近的地方,这从投胎转世的程序和实际操作方面都不合常理,所以,这里绝对不是负责鬼魂六道轮回的场所。”慕容雨嫣很坚定地说道。

  ”妹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我怎么总感觉你好像知道一些什么事儿,或者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们啊?”我回头看向慕容雨嫣,强笑着说道。

  其实,在进/入地府不长时间,我就有了一种感觉,慕容雨嫣似乎来过地府,起码对地府也有一定的了解,而且在我们遭遇性命攸关的危险时,她在情急之下还会说走嘴,这不能不引起我的怀疑,当然,我坚信慕容雨嫣绝对不会害我们,否则我绝对不会这么开诚布公地当面问她,而是会先和胖子、冷小烟沟通一下再做决定。

  不过,要是一直将这疑问压在心里,我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现在,见慕容雨嫣对这座枉生城再次提出果断的看法,我这种疑问愈发强烈,就借机道出了心中的不解。

  慕容雨嫣粉面微红,眼神清澈地看向我:”你不相信我吗?”

  ”那你们呢,也不相信我?”慕容雨嫣又看向胖子和冷小烟,苦笑着问道。

  胖子和冷小烟拼命摇头,并一脸责备地看着我,对于我突然诘问慕容雨嫣的举动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我老脸一红,结结巴巴地看着慕容雨嫣解释道:”那啥,妹子,我不是那意思,我要是怀疑你对我们有恶意,就不会这么直接地问你了,我的意思是,是……”

  见我窘迫不堪的样子,慕容雨嫣解颐一笑:”你紧张什么啊,告诉你吧,你能这么坦荡地问我,我挺高兴的,这说明你并没有怀疑我是敌对势力派来害你们的,对吧?”

  ”对对对……”我拼命点头,已经开始后悔问这个蠢问题了。

  ”实话和你们说了吧,你们还记得在雅尔市开恒记寿衣店的林叔儿吗,我不是说过嘛,林叔儿与我弟/弟小亮有师徒名分,平时跟着林叔儿也学一些阴阳五行的技能,我是近朱者赤,平时跟小亮闲聊时,也耳濡目染了一些关于地府的知识,所以,你们才会误认为我来过这里,对吗?”

  我心里一阵释然,同时又有些失落,因为,假如慕容雨嫣真的来过地府,起码能帮着我们找到离开这里的路径,而我们眼下,就像是盲人骑瞎马,只能凭运气去撞大运了。

  ”对不起啊,但我真的不是怀疑你,只是不想让你在我心里有一点点的瑕疵,所以才、才……”我走到慕容雨嫣身边,嗫嚅着解释道。

  ”傻/瓜,这不正说明你心里面很在乎我吗,我真的很高兴,骗你你是小狗。”慕容雨嫣看着手足无措的我,是忍俊不禁,遂调皮地靠近我,娇笑着小声说道。

  我喜出望外,顿感神魂目眩,心头撞鹿,抬起眼睛,正想趁机向慕容雨嫣表达一番自己真挚、火辣的情感,不想她却一转身,背着手,蹦蹦跳跳地向胖子和冷小烟走去。

  我看着慕容雨嫣纤瘦、迷人的背影,心花怒放,一阵迷糊。

  ”别jb花痴了,滚过来,你个没事儿找事儿的败家玩意儿。”胖子见我一个人痴痴地站在那发傻,朝我大吼了一声。

  我心情正好,一点不计较胖子的态度,咧着大嘴正要冲他们走过去,就见一群鬼差争先恐后地城门里跑了出来,手里握着腰刀,提着铁链子,一个个面目狰狞,气势汹汹,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我一惊,难道是魏老四、李大斧子他们给这里的鬼差通了气儿,这些鬼差是来抓我们的?

  面对突兀出现的鬼差们,慕容雨嫣、冷小烟和胖子也是吃了一惊,急忙向我靠拢,凝神准备御敌。

  那些鬼差们跑到我们跟前,一些鬼差们将我们团团围住,上下打量我们,另一些鬼差则越过我们,继续向前面跑去。

  ”看你们这身行头,倒不是那些盲流子,但看你们一个个傻头傻脑的德行,一看就是新死不久、来枉生城没几天的呆头鹅,没事儿出来瞎溜达,你们不知道判官爷已经下了文书,严禁私自出城吗,你们他妈还晃啥,还不赶紧滚回去!”一个穿着脏了吧唧的皂衣的鬼差看了几眼我们四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斥骂道。

  盲流子是句东北话,主要指那些无家可归的流lang人员,我对于那鬼差的狐假虎威的恶劣态度并不在意,但他说的盲流子却引起了我的兴趣,看来,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我们刚才在浓雾里见到的那些流lang的鬼魂们。

  我松了一口气,拉住正要发作的胖子,朝那鬼差点头谄笑道:”差爷,我们确实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你老海涵,改日一定有份心意奉上,呵呵”

  说着话,我暗自将当初在抢劫银行时顺带放在身上、准备应急用的几张冥币塞进他的袖子里。

  那鬼差用一双浑浊的、黑眼球小、白眼仁大的眼珠子瞟了我几眼:”你小子倒是挺会来事儿的,行啊,难得你有孝心,我记住了,你们回去吧,要是再犯,我定严惩不贷。”

  说完,那鬼差一摆手,领着那些鬼差们朝我们刚才来的方向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