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的武冈被我近乎疯狂的举动给吓着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想劝不敢劝,吃又吃不下,就那么傻看着我。

  或许是我的哭声太大了,饭店的领班推开门,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你们有什么需要吗?"我把你饭店给点了,操!"武冈终于找打初出气的地方了,一声暴喝,吓得领班慌忙关上门出去了。

  "我说,差不多行了,你这么哭,听着太慎得慌了,啊。"武冈撵走领班,看着我,有点胆怯地劝解道。

  "我他妈都要死了,为自己哭几声不行啊?很多事儿,你永远不会懂的,就别瞎JB掺和了。"我止住悲声,一边吸溜着鼻涕,一边没好气儿地说道。

  我看了看桌子上还没怎么动筷子的海鲜,看着武冈说道:"吃吧,吃完了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他妈还吃得下去吗,说吧,去哪儿?"武冈都快被我整得无语凝噎了,哭笑不得地看着我,叹了口气。

  "让你吃你就吃,操!"我一斜楞武冈,他就不吱声了,闷头啃螃蟹。

  吃完饭,我和武冈打车直接回到了我们租住的小区,我看了一眼我们租住的房间,没有灯光,胖子肯定是还在生气,被慕容雨嫣和冷小烟拉去散心了。

  我心里面默默地说了句"再见了,亲人们,我永远爱你们,尽管你们不一定能知道",就和武冈钻进那辆冷藏车里,朝雅尔市通往海满方向的省道驶去。

  %酷匠:网#*唯_一/*正U版),p其q他都s是k(盗#版2e

  一路上,因为心里难受,我一直没有说话,武冈也不敢跟我搭话,走了一阵子,武冈看看我,小声问道:"兄弟,你到底让我往哪儿开啊?""我的老家,你知道吧,就往那开。"我回了一句。

  "行,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武冈笑了一下,稳稳地开着车前行。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正迷迷糊糊、似睡似醒的,武冈一个刹车将我弄醒了,我一睁眼,武冈冲我一龇牙:"我下去撒泡尿,刚才啤酒喝多了,呵呵"武冈这一泡尿尿了得有十分钟,上了车,我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他:"你他妈肾亏啊,你是尿尿还是排结石去了,操!""吃完海鲜闹肚子,那饭店以后别去了,太埋汰,呵呵"武冈愁眉苦脸地看着我诉苦道。

  "我以后恐怕也没机会再去了,呵呵"我苦笑了一下,两眼无神地看着风挡玻璃外面那些飞速驶去的汽车。

  "你咋地啦,老说这丧气话,就好像要去寻死似的,咱们走夜路,这玩意儿,还是少说为好,知道不?"武冈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轻声说了一句。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麻烦你了,以后有啥事儿你就去找胖子,那家伙别看脾气不好,但办事儿绝对讲究,会照顾你的,记住啊。"我闭上眼睛,又想起了胖子出包间时那决绝的眼神,还有慕容雨嫣的泪眼,冷小烟的激愤,心里面一阵绞痛。

  我们走了大约六个多小时,冷藏车终于进到了我老家所在的那个小镇子里。因为快到秋季防火期了,唯一的公路检查站已经进驻防火检查人员,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

  我在车里看了一眼那个盖得挺欧式的防火检查站,发现不仅检查栏杆放下了,在栏杆后面,还恍惚停着一辆越野车,只是检查站灯光昏暗,看不清车的牌照和颜色。

  武冈将车开到横杆前面,一按喇叭,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穿着迷彩服的男子,一拍武冈那边的车窗:"下车,检查。"武冈嘟嘟哝哝地下了车,那检查员一看我:"你也得下来,进屋登下记。"我和武冈跟着那检查员走到检查站内,一进门,检查员就闪身跑出屋外,将房门一关,大喊道:"人进来了,你们抓吧!"我一怔,心说这检查员特么没病吧,这是整得哪一出啊。正犯寻思,就见打检查站里面的卧室里出来几个人,我仔细一看,竟然是慕容雨嫣、冷小烟和胖子,一个个鼓着腮帮子、虎视眈眈地对我怒目而视。

  "你们、咋来了啊?"我一时回不过神来,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们,迟疑道。

 ,咱们还是不是兄弟,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啊,说,你他妈到底想干啥,还J整那么一出苦肉计想气走我们,然后一个人将黎叔儿的遗体弄回家来,你想干啥,说!"胖子一把夹住我的脖子,看似逼问,实则是透着亲热,表示他已经不记恨我了。

  "你、你松开,我快憋死了,"我从胖子的熊抱中挣脱出来,还是有些迷惑,"你们怎么知道我回老家的,还特地在这儿憋着我?""武冈,你他妈出卖我,是不是?"我募地想起武冈中途下车尿了近十分钟尿的事儿,再一联想到他那鬼鬼祟祟的眼神,就什么都明白了,一定是这小子听到我说的那些话后,怕我出事儿,才假借上厕所给胖子打了电话,透露了我的行踪,慕容雨嫣、胖子和冷小烟便连夜抄近道开车追赶我们,并在这条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

  武冈狡黠地一笑,躲到了慕容雨嫣的后面。

  "小乾,尽管目前我还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它一定很危险,所以你才会故意将我们气走,想一个人去承受所有的危险,对吧,可你想过没有,要是你一个人去冒险并失去了生命,我们同样会自责内疚一辈子,我们永远都不会再开心,你觉得你这是在替我们考虑吗?"说到伤心处,慕容雨嫣泪眼婆娑,楚楚动人。

  "我、我错了,你们别往心里去啊,其实我心里也老难受了……"我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心虚胆怯地看着慕容雨嫣、冷小烟和胖子,低声说道。

  "别整没用的,撒逼楞地说,你他妈到底要干啥!"胖子是个急性子,根本不给我啰嗦的时间。

  "我,我想去地府将黎叔儿的魂魄给救出来,让他还阳,这也是我不想让你们参与其中的真正原因!"我看着慕容雨嫣、冷小烟和胖子,一咬牙,神情坚定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