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让林叔儿说着了,这林子里面真不干净,这些玩意儿,八成是僵尸,咱们仨今晚要操蛋啊。"我靠紧慕容雨嫣,小声哼唧道。

  "僵、僵、僵尸?"胖子嘴都开始抽筋了,一脸骇然地看着那些慢慢逼近的僵尸,声音打颤地说道:"两钱啊,哥在这儿招呼着,你丫灵巧,赶紧下山去整点儿黑驴蹄子、糯米啥的呗,我听说僵尸就怕那玩意儿。"

  "操,那都是网上扯蛋的闲嗑儿,你丫也信!"我看着那些几乎近在咫尺的僵尸,紧张地思索着应对的办法,这节骨眼儿,我是真恨自己小时候怎么就傻逼呵呵地跟着姥姥看热闹,而没有学几招驱鬼治僵的法术,此刻也不至于这么抓瞎啊。

  可是,我已是没有时间后悔了,形势不等人,一眨眼的工夫,那些僵尸就已经扑了上来。

  "嘟嘟嘟……"胖子手里的九五式突击步枪又响了,但那些僵尸对于打到身体上的子弹根本不在乎,任凭一块一块黑乎乎的身体组织被子弹撕/裂、打飞,看都不看一眼,只管朝我们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胖子抬高枪口,开始爆那些僵尸的头。奇怪的是,那些僵尸的头看起来就剩皮包骨了,眼窝塌陷,形同骷髅,却好似精钢材质一般,子弹击中僵尸的头骨以后,全被弹开,有些子弹四下横飞,形成的流弹还险些伤到我们自己。

  我知道,这些僵尸看样子在这片原始林区里待的年头不短了,日夜吸取大兴安岭的天地灵气,再通过捕食并吸吮驼鹿、狍子等野生动物的血液,早已超出了普通僵尸的层次,最低也是修炼到了游尸的程度。

  这种僵尸,不仅可以自如行走,而且身体组织也再次具有了再生的功能,就像壁虎的尾巴一样,被斩断或损毁后,靠着采食天地灵气和动物(最好是人)的血液,可以很快就复原如初,所以这些与我们为敌的游尸才会对胖子的枪击不屑一顾。

  如此一来,我们对这些游尸几乎无计可施了。

  "怎么办?"我们仨相互看着,眼神里流露出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林叔儿不是给咱们准备了柏木钉吗,那个东西有没有用啊?"慕容雨嫣猝然想起了临走时林叔儿给我们每人一只柏木钉,遂拿出来问我。

  看着那只柏木钉,我心中一动,对啊,柏木钉虽然主要用于驱鬼和将作祟的鬼魂钉住棺材内再设法消灭掉,但就目前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兴许就能为祖国的阴阳五行行业填补一项柏木钉打僵尸的技术空白也说不定呢。

  想到这儿,我掏出柏木钉,那些游尸看到柏木钉,果然都止住了脚步,瞪着幽蓝的眼睛,貌似很有兴趣地打量着我手中的柏木钉。

  "看你妈个B看,爷是要你命的,操!"我趁一名离我最近的游尸出神的时候,右手一扬,就握着柏木钉刺向那名游尸的眼睛。

  僵尸分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等很多种,而按照修炼程度的深浅,又可细分为铁甲尸铜甲尸银甲尸金甲尸等,道行深的僵尸,周身如金刚一般,刀枪不入,水火难伤,尽管我们遇到的这些游尸还尚未达到金刚不坏之身,可普通的枪弹也奈何不得它们,那些被打掉的身体组织,很快就会再生长出来,因此,我将最后的希望全都压在了手里那只经过大喇嘛加持过的柏木钉上,暗暗祈祷柏木钉能大显神威,一举击毙一只游尸。

  9酷!X匠…o网rT永久N;免l费看"¤小N说

  我的动作很快,堪称迅雷不及掩耳,柏木钉就象插/入一块豆腐似的,沿着游尸的眉心,轻而易举地刺/入了那连子弹都穿不透的头骨里。

  那只被柏木钉刺中的游尸一声大吼,头部的鼻子、耳孔、嘴巴里都开始冒出白色的气体,很快,那个游尸的脑袋和身体就开始委缩蜷曲,最后变得只有一只猴子大小。

  见柏木钉果然霸气威武,我胆气大振,单手一较力,拔出柏木钉,而后一脸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百二十个不含糊地看向那些游尸,颇有楚霸王江边单挑万千万汉军的豪气。

  我正在哪儿拔着胸脯子装B,就见慕容雨嫣和胖子一脸惊慌地看着我,我一惊,低头一看,当时差点没一口胆汁喷出来:妈B的,在我拔出柏木钉以后,那个明明已经缩水的游尸竟然象充气的橡胶人般开始一点点丰满起来,这他妈哪儿是僵尸啊,分明还是打不死的X战警啊。

  一看柏木钉也掉链子了,我惨笑了一下,看着慕容雨嫣和胖子说了句"我拖住丫们,你们俩撒愣地跑,知道不"以后,就左手掏出手枪,右手握着柏木钉冲进了游尸群里。

  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冲进去的,一照面,我就左手开枪先逼退几名游尸,右手则趁机刺中一名游尸的眉心,然后再如法炮制,继续收拾下一个游尸。

  我知道这么做根本杀不死任何一个游尸,我只是想尽量长地拖住它们,好给慕容雨嫣和胖子争取更多的逃生时间。

  那些游尸个个手臂坚/硬如铁,且力大无穷,我在刺中两名游尸以后,就开始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一个游尸还抓破了我的肩膀,血将前襟的冲锋服都染红了一片。

  清脆的九五式步枪枪声再次响起,是点射。

  那些围攻我的游尸先后被子弹强大的冲击力击得东倒西歪,踉跄后退,我后心一紧,被人抓住衣服往后拖拽,同时传来了胖子气急败坏的骂街声:"你他妈还真是够虎B的,有你这么干的吗,我操!"

  胖子抓着我再次开始疯跑,慕容雨嫣也不离我的左右,这一次,我们抛下了所有的背囊,故而脚步轻快了许多,只是我肩膀的伤口在剧烈的跑动中不停地被牵扯到,温热的血液汩汩流出,失血使我的体力在急速下降,但我还是咬牙坚持着。

  前面茅草渐少,却出现了一大片椭圆形并泛出青光的区域,那片区域,看起来既像是整洁平滑的青石板,又像是一片反射着月光的湖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