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逃生通道。

  我和胖子刚要下去,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止住脚步,让我跟他往回走。

  我虽然心里纳闷,但也知道胖子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于是就跟着他回到了那道夹壁墙处。

  "你,用手机给我照点儿亮,我进去办点儿事儿,呵呵"胖子掏出自己的手机并朝我促狭地一笑,然后就钻进了夹壁墙里去。

  我好奇心大起,已然忘了外面的危险,也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的功能后,随着胖子钻了进去。

  在我手机的照明下,胖子将自己的手机调成振动模式,随即用地上的一些锯末子小心翼翼地将手机埋住一小半,手机距离那道引爆炸子儿的金属导线也就几毫米。

  "你他妈干嘛呢,作死是吧?"我见胖子这节骨眼了还有心思跑这里干起这种没头没脑的事儿,忍不住低声催促他赶紧跑路要紧。

  "擦,一会儿你就知道哥哥这招的妙用了,呵呵"胖子固定好手机,一转身,和我迅速朝那地窖里的暗道跑去。

  b酷匠Lu网首B发

  此时,外面围捕我们的耿维新他们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开始大声地吆喝着调动警力,企图从心理上给我们施加压力。

  我和胖子顺着水泥台阶下到地窖底部,发现在砖砌的地窖的西面墙壁上有一道铁门,拽开铁门,就是一个成人弯腰可以通过的地道。

  我们俩钻进地道,里面有凉丝丝的气流流动,说明这处地道有通风口,或是有与地面相连的出口。这让我们俩心里为之一振,这的确是一条正确的逃生通道。

  为了加快行进速度,我们俩干脆跪着,手脚并用地在地道里爬行,几分钟之后,我们爬出了地道,进到了一个应该是废弃的下水道的竖井里。

  竖井的墙壁上右臂可供攀爬的铁梯,胖子在前面,我殿后,我们俩一前一后地往上爬,到了竖井顶部,胖子小心翼翼地将竖井上面的井盖掀开一条缝隙往外一看,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我凑过去也往外看了一眼,发现出口处竟然与那堆我们进去时越过的垃圾堆毗邻,不由哑然失笑,看来,当初我和胖子千辛万苦地越过这堆垃圾沼泽并翻墙潜入木材加工厂不久,王大虎一伙就从容地从这处密道出口离开了作案现场,我们是脚前脚后地都经过了这堆垃圾堆,但结局却是大相径庭:王大虎一伙人明明是贩毒、杀人的元凶,却安然无恙地逃离现场,而我们这两个一心为社会铲除这些毒瘤败类的警察却遭人陷害,成为了被追捕的对象,这真是一幕滑稽的人生黑色幽默喜剧啊。

  我苦笑了一下,刚要推开井盖出去,就被胖子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胖子朝井盖左面的方向一努嘴,我仔细一瞧,才发现在垃圾堆的后面,露出了半截喷涂有警用标识的警车的前半截。

  看来,耿维新、张航他们是铁了心要活捉我们俩,真的是在木材加工厂的前后左右都部署了警力,真的将这里围得似铁桶一般,让我们插翅难飞。

  至此,我才明白了,难怪耿维新他们并不急于从正面发起进攻,看来,他们已经算准了我们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出这近乎是天罗地网的包围圈,所以才不急于同我们最后摊牌,以免把我们逼急了,真玩命了,给抓捕的警察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耿维新自以为算无遗策,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我们此时此刻,差逃出包围圈竟只有一步之遥了,只是,要躲过此处的设伏警察的眼睛,却也是难于登天,因为,只要我们一跳出井口,就会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并成为那些警察的活靶子。

  胖子观察了一会儿,随即悄声让我把自己的手机给他。

  我将手机递给胖子,胖子将手机调成按键静音模式,随即拨通了自己的手机号。

  电话通了,响了四五秒钟以后,就听见木材加工厂的方向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声,这时,我才明白了胖子刚才为什么要回到夹壁墙那里将自己手机埋在靠近炸子儿金属导线的位置上,原来他早已预料到出口周围可能会有警察把守,便提前在炸子儿那里设下了定时引信,当他拨通自己的手机后,由于手机已经被调为振动模式,在振动的过程中,手机振动所产生的震颤加上手机自身的重量,那些锯末子肯定无法固定住手机,所以,手机就会倒向炸子儿的金属导线,进而引爆威力强大的炸子儿,也就是我们现在听到的那些爆炸声。

  一听到木材加工厂里传出猛烈的爆炸声,把守在密道出口附件的警察们开始乱了起来,就听见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随后,那辆警车发出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音,消失不见了,估摸着是往加工厂的正门方向驶去了。

  这些警察,连同正面与我们对峙的耿维新他们,看来都认为我和胖子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畏罪自杀了。当然,如果那些参与设局的警界败类也在围捕我们的队伍当中,我想,那些孙子们一定会暗自窃喜,以为我和胖子在进/入夹壁墙的假暗道后,触发了他们设下的炸子儿而一命呜呼了。

  见把手的警察们都撤走了,我和胖子掀开井盖,先后纵身跃出。

  我刚一跳出去,就被先出去的胖子一把按到在肮脏的垃圾堆上,我正要发火,就见胖朝我打了一个外面还有警察的手势。

  我一惊,难道这又是一个欲擒故纵的计策,我们又上当了不成?

  我偷眼想外面一看,看到只有一名警察背对着我们在抽烟,知道这不是故意设局,而是那伙把守的警察为了防止被追究擅离职守的责任,象征性地留一个警察在这里装样子而已。

  "胖子,你这是要干嘛,你不为真的要……"我见胖子顺着裤兜掏出了那把九二式手枪,不由心里一惊,难道胖子要杀死我们昔日的战友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