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这里,我和胖子一时之间都有些不吃所措,因为我们做梦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们会成为有警察变为追捕的对象,而对手,竟然是我们熟悉的战友。

  我和胖子都能没有说话,眼下我们只有两条路要走,要么就是缴械投降,再设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要么,就是先想办法脱身,然会再从长计议。

  要是我们选择束手就擒,就凭者些毒品和已经死亡的张小利,我们肯定会被刑事拘留,然后就是警队漫长的调查取证,但这样对我么无疑是极为不利的,因为我们没有人证物证可以证明我们的清白,更何况,从刚才耿维新的喊话中,已经可以听出那个吴佩林一口咬定是我们涉嫌毒品交易,并出于内讧杀死了张小利,这样一来,我们贩毒、杀人的犯罪事实基本上就坐实了。

  想到吴佩林,我的身体一激灵,刚才吴佩林莫名其妙地出现在现场,并塞给我一把枪,难道,吴佩林与王大虎他们是一伙的,是故意设这个局来引诱我和胖子上钩,再将杀人、贩毒的犯罪行为栽赃到我们身上?

  抑或,吴佩林也只是这个精心设置的陷阱中的一环,背后还有隐藏更深、势力更大的黑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缴械投降无异就是自寻死路,这个杀人、贩毒的黑锅就算是背定了。

  我几步跑到张小利的尸体跟前,将尸体翻了过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腹部的创口很小,并且鲜血已经凝固,我又看了一下背部,撕开被血浸透的衣服,一个开放性的创口出现在我的眼前,没错,那种进口小、出口大的枪伤创面,就是我手中的九二式警用手枪形成的。

  我又看了一眼手里紧握的、吴佩林塞给我的那支九二式手枪,一组熟悉的枪号映入我的眼帘,那支手枪的编号,与我持枪证上的编号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支手枪就是局里佩服给我的手枪。可是,在我和胖子来现场之前,考虑到我们俩是做案前调查,我们俩谁也没有向治安部门申领自己的佩枪,它们应该是锁在市局的枪库里才对,那么,这支枪怎么会出现在吴佩林手里,然后又塞进了我手里呢?

  我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难道,参与陷害我和胖子的人里面,还有警察参与其中?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俩可真就是百口莫辩了,原因很简单,警察很熟悉案件的每一个细节,真要是警察陷害警察,那绝对是考虑到每一个细节,根本不会有漏洞和破绽。

  我退出手枪的弹夹,数了一下里面的子弹,正好十四发,而九二式手枪的标准弹容量为十五发,缺的那一发子弹,无疑就是击毙张小利的那一发。

  看来,设计这个局的车策划者已然是考虑到了每一个环节,并且环环相扣:先是利用张小利和王大虎将我们俩引诱到这里,再由吴佩林通过某种渠道取出我的佩枪,然后是吴佩林或者某个人持枪杀死了张小利,制造出毒贩子们内讧杀人的现场。

  随后,参与作案的王大虎等人迅速逃离现场,吴佩林则隐藏在我们看不到的某处死角里,待自以为行动隐秘的我和胖子进/入现场后,吴佩林不失时机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并佯装是在与毒贩的搏斗中受了伤,这样就为自己的出现寻找了一个恰当的理由,也不会引起我们的怀疑。同时,他再将那支作案的手枪塞进我的手里,出于对他身份的信任,我当然是毫不犹豫地接过了手枪,这样,吴佩林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杀人的凶器转移到了我们这里,进而也就完成了将整起犯罪活动转嫁到我们身上的最后一环。

  不得不说,这个陷阱设计得的确巧妙,堪称天衣无缝。

  至于耿维新他们是如何得到报警并赶到现场的,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已经不重要了,目前我们俩的当务之急,就是如何逃出去,再待机洗脱自己的犯罪嫌疑。

  更g新:最,快sV上酷匠网T

  此时,外面喊话的人换成了张航,旋即又是周文龙、李国志,说的大同小异,无非就是敦促我们俩赶快投降,不要在负隅顽抗。

  我看了一眼胖子,见九二式手枪递给他:"胖子,枪里还有十四发子弹,你有把握吗?"

  "呵呵,局里的人都知道我是一级优秀射击手,要是虚张声势恐吓一下,估计他们一时半会没人敢硬往上冲。"胖子接过枪,龇牙一笑,目光有些无奈地看向外面那些神情紧张的昔日战友与同事。

  "嗯,那你就先在这里顶着,我去查看一下,王大虎他们既然能慈从这里神秘的消失,一定是有迷倒或暗门,我去找一下,然后先跳出去再想办法吧。"我叹了口气,毕竟将枪口对准自己的战友的滋味并不好受,心理上那道坎儿都过不去。

  "去吧,这里我顶着,只要是他们不做过分了,我绝对不会出手伤人,都是自己家兄弟啊,妈B的,这帮孙子太他妈坑爹了,操!"胖子愤怒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随即看向外面喊道:"你们听着,给我们十分钟时间考虑一下,还有,我的射击水平你们大伙都知道,别考验我,我这人平时就二虎吧唧的你们也都了解,万一真要是上来虎劲儿伤了谁都不好,行不啊,弟兄们。"

  外面围捕我们的警察们一阵骚动,毕竟我们大家都曾并肩战斗过,平时也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谁也不愿意拼了老命上来为难我们,他们其中一部分参与围捕任务,不过是警令难违反、不得不来而已,自然就更不会轻身涉险了。

  一见胖子的瓦解加苦情战术起了效果,耿维新、张航他们也不好太过难为那些警察,遂就坡下驴,同意给我们十分钟的考虑时间。

  趁着这宝贵的十分钟停战间隙,胖子守在门口注意观察外面的动静,我则开始在厂房里寻找可供逃生的暗门或密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