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胖子观察了一会儿,见那两个负责警戒的退伍兵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便悄悄下车并绕行到木材加工成的后面,发现后面是堆积如山的生活垃圾,蚊蝇肆虐,恶臭扑鼻,难怪王大虎他们不在后面放人看守,因为那堆垃圾形成的沼泽几乎是无法逾越的天然障碍。

  我们来左右四顾,找来一些腐朽木扔到垃圾堆上,然后强忍着恶心,踩着腐朽木走到木材加工厂后侧一人多高的砖墙下面,胖子一脚踩在勉强能容下他一只脚的墙基处,另一只脚踩在不断下沉的腐朽木上,示意我先踩着他的手上去。

  我没有犹豫,右脚一点胖子的手掌,身体借势一跃,两手就扒住了墙头,随后腹部一收,两腿一悠荡,就骑在了墙头上。

  最53新e章节i5上}}酷xk匠网2}

  稳住身形,我附身伸出单臂,胖子抓住我的手腕,脚下一踹墙体,我顺势一拽,就将胖子拽了上来。

  我们俩跳下墙头,猫着腰穿过半人高的荒草丛,走到了早已经废弃不用的加工板方、板皮的车间处,透过玻璃均荡然无存的窗户,我们看到,王大虎和张小利他们正站在一间类似财务室的小型办公室里,那个沉甸甸的旅行袋正摆放在一张堆满尘土的桌子上,拉链被拉开,可以看到旅行袋里面满是装着白色粉末的一个个密封的塑料袋。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下,仅凭目测,那个旅行袋里面的毒品起码也有十几公斤,按照这种数量,王大虎和张小利他们都够被枪毙十回的了。

  我掏出手机,正想将他们交易毒品的一幕拍摄下来,就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外面有人,快跑。"随即又传出一声枪响。

  我和胖子听到枪声,本能地一低头,等我们在抬起头,发现王大虎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但那个旅行袋还遗留在桌子上,地面上还趴着一个人,看衣着外形,应该是张小利。

  我和胖子迅速从窗户跳了进去,相互掩护着靠近那间办公室,发现里卖面只有张小利俯卧在地上,一动不动,桌面上,那堆白色的、装满粉末的塑料袋异常显眼。

  我将张小利的身子扳了起来,发现他腹部中了一枪,瞳孔已经扩散,显见是已然濒临死亡了。

  我将张小利的身体放下,抬起头,见胖子正撕破一个塑料袋,将里面的白色粉末捏了一点放进嘴里,然后一脸凝重地看向我:"妈的,还真是冰粉儿,操!"

  我真纳闷,为什么王大虎逃跑时没有带走这些价值不菲的毒品,又是谁开枪打死了张小利,就听见外面一声重物冲撞木板发出的响动。

  我和胖子向门外一看,发现一名穿着西服的男子正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将一堆码放好的板皮撞倒了。

  我们再一看,发现那男子竟然是治安大队禁毒科的科长吴佩林,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见我和胖子程出在他面前,吴佩林也很惊讶:"你们俩咋在这里?哎呦,先别说了,我跟踪一伙毒贩,没想到被他们发现了,还被他们开枪击中了,郎乾,你枪法好,这有把枪,你拿着,先抵挡一下子,我去打电话请求支援。"

  说着,吴佩林将一把手枪塞到我手里,我下意识地握/住手枪的枪柄,正想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就听见木材加工厂的门口传来一阵警笛声和纷乱的说话声与脚步声。

  "我操,咱们的人来得这么快,我先去看看啊。"一听到警笛声,吴佩林推开我和胖子,快速朝大门口跑去。

  我和胖子相互看了一眼,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这小子还真不见外,一听见自己人来解围来了,跑得比他妈兔子都快,真是服了。

  我和胖子正准备也出去,就听见大门外面穿来一阵利用警车里面的喊话器发出的声音:"郎乾,龙五锋,你们听着,马上发下武器,马上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缴械投降,再重复一遍……"

  我和胖子彻底懵了,什么意思这是,怎么还让我们俩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就好像我们俩是劫持人质的绑匪或毒贩似的,这帮家伙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还搞起这么乌龙的操蛋事儿来了?

  "喂,你们扯啥犊子呢,拿我们当犯罪嫌疑人了是咋地,想杀良冒功啊,我告诉你们,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故意寒碜我们俩,我饶不了他!"我没好气地冲外面喊了一句,正想出去,却被胖子一把薅住,并示意我往外看。

  我一看,当时心里就是一寒,大门外,全副武装的民警们挎着微型冲锋枪,以警车为掩体,黑洞洞的枪口全都指向我和胖子所在的这间厂房里,那阵势,绝对不是在整蛊我们,而是千真万确的真实抓捕场面。

  我目瞪口呆地看向胖子,彻底蒙圈了:"胖子,这是咋回事啊?"

  胖子阴沉着脸没吱声,这当儿,外面穿来了耿维新的声音:"郎乾,龙五锋,我是耿维新,你们俩已经被包围了,如果再不投降,我就下令强攻了,到时候,等待你们的就是被击毙,你们听清楚了吗?"

  "耿局长,我们是在搜集王大虎的贩毒证据,怎么反倒成了犯罪嫌疑人了,你们搞错了吧,啊?"我大声朝外面喊道,心里是五内俱焚。

  "你们不要再心存侥幸了,你们身为警务人员,却参与贩毒,并且还枪杀毒贩,企图毁灭证据,这些证据我们都已经掌握了,而且,负责哥跟踪调查你们是吴佩林同志亲眼目睹了你行凶杀人的过程,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我是念在你们曾是警察的份上,不想让你们死在曾经的战友的枪下,可如果你们继续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了,你们听明白了吗?"耿维新跟奔本不听我的解释,直接下了最后通牒。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看向胖子,胖子也一脸愤懑地看向我:"妈了个B的,咱们被人合伙陷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