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酷匠◎)网;唯一正g$版,其_'他¤都e;是@/盗版~

  现在已经是凌晨快2点了,我的心绪一直不是很平静,脑子里也一直回想着这几个小时来所发生的一切,没有头绪,没有原由,一切来得如此突然,来得让人麻木,我甚至不敢确定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我突然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有一股外力在驱使着我,在每一个关口都设定好了情节和陷阱,等着我往下面跳。

  虽然夜色很浓,但我已经无法入睡,我决定要摆脱那一股无形的力量,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调查整件事情。我再一次拿出自己写的纸条,首先是葬礼上盛开打来的电话,这个电话成为了所有事情的导火索,接着便是被人跟踪,再之后便是那个那张恐怖的光盘,然后就是那个不知死活的瞎子,最后却是意外的得知盛开绑架了人的消息!!

  我将这些问题一一分析了一遍,第一,昨晚和盛开在喝酒,一觉醒来,却是一年以后,这个最为关键性的问题,到底又是为什么?看来目前我必须搞清楚这个问题,才有机会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

  第二,盛开的电话我打不通了,只能等他再次打给我,所有这条线索我目前无法跟进。

  第三,那张可怕的光盘,那段诡异的录像,我并不知道它从何而来,代表的又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无从下手,所有这条线索现在也无法调查。

  第四,便是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瞎子,他如果真的是个死人,那我的世界观就完全崩塌了。如果他没死,那我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所以这条线索也只能先放一边。

  最后,便是那个警察,她似乎给我留了电话,可我该不该打电话给她,然后告诉她我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呢?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这样做,似乎是我最好的选择,可是为什么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妥呢?

  我坐在那里又是许久,脑海里不停的在挣扎着,翻滚着,似乎都要将我的脑浆全部倒出来,我才开心一样。

  然而就在我纠结无奈的时候,我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咚咚咚,连续而急促的三声敲击,惊的我原本就已经怕的不行的小心脏再次受到了创伤!!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本能的站了起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大门口!

  咚咚咚,又是连续三声的敲击,我再也按耐不住,大叫道:“谁啊,有病吧,都几点了,还敲门?”

  随着我的一声呵斥,那敲门声似乎停了下来。

  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慢慢的朝那扇门靠了过去,手里也随手摸了一把沙发旁边的拖把。一步,两步,三步,离大门越来越近,可敲门声真的停了下来,听到的只有左右来回,不停的踱步声!

  我透过门上的猫眼,用一只眼睛往外面看去,只见空荡荡的楼道,昏暗的灯光,啥都没有!!我不甘心,左右来回看了好几次,依旧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就在我准备把头缩回来的时候,突然一个长满獠牙,有许多的纹饰,狰狞而又恐怖的面孔占满了整个猫眼孔,看样子就像是对面那个怪物将整个脸都贴到了门上!

  我吓的浑身哆嗦,猛地往后摔倒在地上,冷汗一阵一阵的往外冒,同时对着那扇大门大叫道:“你是谁?”

  大约过了半分钟,门口没半点动静,我大着胆子,悄悄的又通过猫眼往外看去,这一次依旧没人,我害怕那鬼东西又突然冒了出来,于是看了许久,但还是没人!

  我深吸一口气,提着胆子将门开了个小缝,往外看了看,没人!于是整个人便钻了出来,门前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没!

  我心里又惊又怕,我他娘的,这。。。这。。。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

  就在我准备回屋的时候,楼道里的一个黑影一闪,正好晃过我的眼睛,我急忙趴在楼梯的扶手上往下看去,只见一个人影用着极快的速度往最底层跑去!

  我心中一沉,这人或许跟整件事情有关,决不能这么容易就让他跑了,于是我也跟着追了出去。

  等我追到小区外面的时候,那人如同鬼魅一样,瞬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仔细找了好久,依旧无果。可就在我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远处的一辆车,车突然喇叭响了一下!

  我大惊失色,视线一下子凝固在我的车前,难道那人躲在车里?

  我咽了一口唾沫,慢慢的向车靠去,但是等我真的把车门打开的时候,里面压根就没有人的影子!我他娘的,那为什么车好端端的会自己响喇叭呢?

  我打开车里面的灯,坐到了驾驶座上,只见方向盘上贴着一张白色纸条!我本能的环顾四周,发现还是没有其他的身影!

  我揭开纸条,上面只写着贻丰园4座421号!!

  而车钥匙也已经插了进去!!这明摆着,要去纸条上的地址嘛!!

  我看了半响,这字条上所写的地址似乎有些眼熟,我好像去过一样!可为什么偏偏想不起来呢?对了,我想起来了,这是盛开未婚妻陈雪的家!

  我不禁大起疑心,这纸条代表什么意思?是让我去陈雪家?还是想告诉我其他什么信息?

  我仔细想了一会,直到刚刚,我似乎都是在别人给的圈子里转来转去,一直都是按照别人设定好的套路出牌,如果我想调查出整件事情的真相,我必须跳出这个圈子。

  所以,我决定,现在要去找陈雪!

  贻丰园靠在一家老式的修配厂附近。现在夜色很浓了,修配厂家属楼的很多窗子都在亮着灯光,让我的心情舒畅了一些。但陈雪家的窗子却黑漆漆的,我在门口踌躇了片刻,决定还是上楼去!

  走廊里漆黑不见五指,我跺了跺脚,楼道灯并没有亮起来。声控灯坏了不成?

  我站在陈雪家门前,静静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动静。难道陈雪没有在家?我轻轻敲了几下楼门,屋里仍没有什么声响,就转回身子,准备回去,毕竟都是凌晨了,既然人家不理我,索性我也不要打扰了。

  这时,我听到屋里传出“咣当”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推倒了,我忙奔到门前,使劲一推门,门,竟然开了。我冲了进去,客厅里,借着窗外射进来的亮光,我看到一个黑色的物体在我的眼前缓缓摇晃着,那是两只脚在荡啊荡的,我的脚下倒着一个凳子样的物件。

  上吊?谁在上吊?

  我回手按开了墙壁上的开关,在40瓦灯具的照射下,陈雪穿着白天参加葬礼的衣服,正悬挂在吊灯底座的绳子上……

  我不禁骇然,不敢想太多,站在凳子上,抱住了陈雪的身子,大喊着:“陈雪!陈雪!”

  过了一会,她的脸色才回暖过来,陈雪被我给救了。

  我把她抱到了沙发上,问她为什么要这样想不开?

  陈雪这是睁开了眼睛,突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被她这种无辜的眼神瞪着有些发慌!我发现自己此刻还抱着她,赶紧将手缩了回来,站在沙发旁边。

  陈雪晃了晃脑袋,目光迷离地说:“你终于肯回来看我了,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说罢,一个人偎在沙发上痛哭起来。

  我被她搞得有些无语,说道:“你说什么,你这话是跟我说的?”

  陈雪很努力的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