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一堆警察团团围住,还未等我开口,就被人直接套上了头套,手上立马被铐住!!我拼命挣扎着喊冤枉,一个劲的解释,可是压根没人理我!我心中好气,我他娘的,这算什么怎么回事?这到底是警察还是流氓!

  我见没人理我,便更加大声的叫喊,极力的想要从警察的手上挣脱,可我挣扎的越厉害,我也明显感觉到我的身边围着的警察也越来越多!可能是我叫的实在太大声,瞬间被人击中了后脑,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大约11点多。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手铐已经没了,头上也没头套将我套住,再看四周,尼玛,郊区公墓门口!!

  我望着黑压压的墓碑和些许闪烁的亮光,整个公墓偶尔也会吹来诡异的风声,在无数墓碑间不断的回荡,发出刺耳的唧唧声,简直让人渗的无比心慌。

  我微微整理思绪,自己明明被警察带走了,怎么一觉醒来,怎么会一下子跑到了公墓门口?这他妈的也太邪门了吧!还有之前的事情,是谁吃饱了没事干,要整我这个三无青年?难道我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可没有啊,我一向奉公守法,不与人结怨,怎么会得罪人呢?而且能整出这么大动静,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了,可是我去得罪权贵,那更加不可能啊!!

  我越想越觉得无解,半天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看这森严如地狱一般的公墓,心里甚是觉得恐慌与不安。我哆嗦的身子,刚准备离开这可怕的地方,可就在我刚准备抬脚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如同来自地狱的催魂曲一般,突然响了起来!!

  我吓的啊的一声大叫,大声叫道:“是人是鬼?”

  可过了2秒,我才意识到是我自己的手机铃声,正播放着蔡琴的《是谁在敲打我窗》,悠扬的曲调不仅没有消除我的恐惧,反而更让我坐立不安!

  我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看,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深呼吸一口气,颤抖着按下了接听键,一个如同机器人一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道:“手机铃声不错啊”。

  我一听这话,登时头皮发麻,立马拿开手机,环顾四周,可是四周除了漆黑的墓碑,哪有半点影子,不禁又把手机靠在耳边,说道:“你是谁?”

  电话那头再次传来让人特别不爽的笑声,慢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想告诉你,游戏已经开始,如果想要知道答案,304号,会给你想知道的东西”。说罢,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自己嘀咕了半天,304号,这是什么意思?房间号?还是门牌号?还是某些密码?

  我靠,这给我打电话的又是谁?我他娘的,怎么越来越奇怪了,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古怪和离奇,我也越来越搞不懂,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怎么一下子就落入了一个被人摆布的境地?

  突然,灵光一闪,这。。。。这304号不会是指这公墓里的304号座墓碑?

  我咽了一口唾沫,思想挣扎了片刻,一咬牙,打开手机电筒,便顺着墓碑的顺序往前找去!!我利用微弱的灯光,照着每一个墓碑上人的面孔,每个人都在对我微笑,而笑容却是那么的可怕与慎人!!我见到这些笑容,立马想到那张古怪的光盘,那光盘里的自己,还有那鬼气森森的笑容!!

  一想到这里,我他妈连死的心都有了!!

  我大约找了半饷,终于被我找到了304号墓碑,灯光一照,吓的我不禁往后直直退了一步,神色惨白到了极点,眼神也变得惊恐至极,整个人像是中毒了一样,就差死了!!

  这。。。。这墓碑上。。。。这墓碑上的人。。。不就是那个瞎子嘛!!

  我他妈的,老子今天还见过他,他。。。他。。怎么会。。。怎么会。。死了?

  我瞬间觉得有些头晕,现在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我的理解范围,这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恶作剧,我甚至觉得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啊!!仔细的看了一下墓碑,死者陈三金,死亡时间是2013年12月11日!!

  我他娘的,今天是2014年4月4号,如果按照这墓碑上的说法,这瞎子都死了半年了,那我见到的是人还是鬼?

  我生平是一个不信鬼神的人,但是如此突兀的剧情摆在我面前,我瞬间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始终觉得,这或许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而且我也不愿相信我每天的见到的那个瞎子是个鬼!!

  我稍稍平静了一下心绪,就在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的时候,我的电话再次响起,这一次,我明显比较淡定了!!一看号码,是隔壁的老王!!

  我接了电话,我连喂的机会都没时间说,只听得老王口若悬河的大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老刘,你家被人盗了,赶紧回来,你他娘的,你在哪啊,找你半天都找不到,别在外面骗女人了,家都没了,你还玩毛啊”。

  我被他说得心中一惊,靠,我的家居然被偷了,我他娘的,这又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想,这一定和整个事情有关!!当即深深的看了一眼墓碑,心想白天再来查查,现在还是先回去看看我自己的家!

  凌晨接近一点,我好不容易打车到了小区门口,下了车便跟百米赛跑一样,拼命的往自己家里冲去。可到了门口,我发现我的门口很整洁,门也是关着的,不像是被人盗过的情景啊。可就在我拿出钥匙再次开门的时候,背后又一次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我回头一看,这次不再是一个快递,而是一个女警察。

  这警察瓜子脸,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给人的感觉好像模特,当警察似乎有点可惜!!不过没等我多想,这警察突然道:“你是曙光花园b座306的房主刘永?”

  我惊异的看了看她,点点头,道:“是的,我叫刘永,这房子是我前不久刚租下来的,怎么了?”

  酷匠5网x,正版首Y{发

  那警察笑了笑,道:“你好,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盛开的人?”

  我心中一沉,这警察到底什么意思,难道她也知道盛开没死?我微微迟疑了片刻,还是说道:“认识,那是我朋友。”

  那警察点了点头,冷冷道:“我们现在怀疑你的朋友涉嫌一宗绑架案,也就是2014年3月8日,于吉隆坡返回北京的某马航将要起飞的飞机上,挟持了一名人质,逃离了飞机场,现已不知所踪,请问你知道他的消息吗?”

  我感觉像是被闪电劈中了一样,挟持,人质?这他娘的又到底怎么一回事?他今天还给我打电话的,难不成他是个通缉犯?

  我只感觉这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像是一团一团的麻绳一样,永远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里转圈。先是古怪的瞎子,接着恐怖的光盘,再是我朋友绑架!!我他娘的,这是真的吗?还是在演电影?

  那警察见我眼神呆滞,继而又道:“刘先生,请问你有他的消息吗?”

  我微微回转过来,然而情绪似乎已经有点崩溃,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没,没有,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他也没告诉我他出国了”。

  那警察露出一个古怪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一会,怀疑道:”哦,是嘛!那我听说,你刚从美国回来,今天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我被她问的一愣一愣,我擦,这你都知道!!不过我还是不愿意告诉她,盛开给我打过电话的这事,于是支支吾吾了片刻,说道:”我真不知道他还活着,要不然我也不会去参加他的葬礼“。

  那警察似乎觉得我不像是在说谎,又仔细的问了我一些其他问题,这才离开,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我,这事不能跟任何一个人说,最后留了一张字条给我----南京某分区警察,李婷,电话314422318等到这女警察走了,我这才打开门,把灯一开,整个屋子还是我出门时的样子,压根就没有人过来偷我东西!!心中一怒,我他娘的,这老王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也有问题?

  我想了片刻,还是去敲了老王的门,可是没人出来开门,再打电话,就已经关机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跟木头一样站在楼道里,双脚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我甚至忘了自己是回家的,怎么坐到床上去的,整个人的脸色已经惨白到了极点,脑子里却还想着刚刚发生的一系列诡异的事情!!

  我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但一下子接受这么多恐怖的信息,我还是有些力不从心!!我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从一旁的抽屉里抽出一张纸,还有一支笔,将我满脑子的疑问仔细的写了下来。。。。。

  首先,那个瞎子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这么巧,先是带我回南京,接着又被车撞!!难道说是有人故意想要杀他?可为什么呢?他不过是个江湖骗子,谁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对付他!!还有老子明明看到他被人推倒手术室的,怎么一下子成了仓库?

  最让我匪夷所思的就是公墓里的墓碑,明明死了半年了,可。。可。。

  我明显感觉这瞎子绝不简单,而且也不是什么鬼怪,他可能还活着!

  不过那些警察又是怎么回事?按理说应该送我去警察局啊,怎么把我放到了郊区公墓?

  还有那个神秘电话,又该如何解释呢?

  其次,便是电脑里的那段诡异的视频,视频里的那个人,无论是从身高,还是体型,包括长相,分明就是我,如果真是这样,那问题就来了,假如真的是我,可我压根就不记得我拍过这样一个恐怖的视频,而且拍这东西的人,不是有妄想症,就是神经病,可我绝对不是!

  假如不是我,那也说不过去,即便是有人整容,脸可以变,可身体的其他特征却变不了!!视频里的那个人出来的感觉,分明就是我自己!!

  第三,盛开那个鸟人,他又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偏偏上了马航的航班,马航刚刚失踪,他却在起飞的前一刻,挟持一个人逃离了现场,我他娘的,他平时唯唯诺诺,也见不得是干这种事的人啊,再说他怎么会突然这么做,难道他知道这飞机要出事?

  我他娘的,他在演死神来了?

  最后一个,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我自己是怎么一回事!我明明记得,昨晚和盛开在喝酒,一觉醒来,却是一年以后!!这他妈的谁出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

  我写完这些问题,不禁长舒一口气,整个人还在不停的冒冷汗,手指都抖得不行,连笔都很难握住!!

  可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我一看号码,是公墓里的那个陌生电话!!

  我的手指停在半空,只感觉死神的镰刀已经驾在了我的脖子上,迟疑了片刻,我还是接了电话。。。。

  电话的那头传来一阵如同机器人一般的声音,道:“游戏已经开始,想要知道真相。明晚7点,月夜酒吧,有人会在那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