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何欣晨这小妞道别了之后,我去了我们赌场,洪明他们应该是在这里的,我走路过去。我从收服梁艺这赌场为止,现在是第一次来这,毕竟是昨天才刚刚收的,今天才正式营业,归我们管。

  我走了进去,却被门外的几个大汉拦了下来,我操,我这人怎么这么衰?被门卫拦了三次,而且每次都是在我自己的地盘,我了个草草,说出去笑死人啊我靠。“呃,让我进去吧,我懒得叫人。”我说完,他们没有回答我,我操,不把我放眼里,“求你了让开行么?我是这的人,自己人啊!”他们依旧没有回答。

  }f看正版章&f节◎f上V酷(7匠z网

  妈蛋这可让我火了,“草泥马!让我进去。”他们还是不理,我差,不带这样玩的啊!“哥们,刚才是不是也有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他是我哥们,他现在因该是进去了,你们也让我进去。”

  他们听到我说马成,态度好了点,至少肯开口和我说话了,“你认识刚才那人?”我差差,终于开口了,妈蛋,“认识!我还认识杨文哲,洪明,魏伟,还有阿福。”我说完,他们吓了一大跳。

  “你.....你认识他们?”说完,我点了点头,另一个又开口,“你认识他们,那么.....你是......石,石总!”到最后,他几乎是叫出来的,我笑了笑,“对,是我,石冲!”

  我一说完,他们里面站成一排,鞠了一躬,“冲哥好!”我嘻嘻笑几声,看来这帮家伙比之前的好很多,至少之前那帮门卫,我要叫人他们才肯放我进去,这些不用,看来杨文哲他们事先打了声招呼,不错。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这赌场,真大啊,妈蛋,生意火啊!我不会玩这些东西,当然,我也懒得玩,我四处张望了一会,然后问了问工作人员,问他们在哪里。因为我昨天没有参观过,根本不知道位置。那人把我领到了总统房,说阿福他们在里面,然后就走了。

  我门也不敲,直接进去,“草泥马?那个傻逼连门都不会敲一下?”这声音是杨文哲发出来的,我当时笑了笑,也没应他,就走了进去,他们全部望过来,“冲哥!”齐声喊了一句。

  “都在呢!”我走过去,直接坐下来开了瓶酒,喝了起来。“爽!怎么样,这赌场经营的咋样?生意怎样?”我问阿福,这里只有阿福懂,其他都是学生,郑德福的话我不指望他会。

  “都还行,这赌场生意好啊,尼玛,每天几百万,够兄弟们潇洒了!”

  “好,那就好,至少能让兄弟们潇洒潇洒!行了,我走了!”说完,我与他们道别,然后走了,回家睡觉。

  第二天醒来,因为是星期六,酒吧给我放天假,其实天天都在放假,因为酒吧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都是在办公室里玩玩电脑,睡大头觉而已。今天放假,也没啥安排,何欣晨那小妞昨晚陪过她了,兄弟那边也没什么电话短信,这时候我想起了我老爸给我的字条,说是让我去找一个人。

  我拿出字条,上面写着地址,是在郊区的妈蛋,真够远。我打电话问阿福借了一辆摩托车,毕竟打车过去不知该怎么回来,我按照字条上面说的,开着摩托车在马路上奔驰,开了几乎一小时,才开到。地址是在半山腰,我把车停在山下,毕竟不可能开上去吧?

  我徒步爬上山,到了半山腰,看见一所小房子,比较古老,还一个很大的院子,让我想到少林寺,好吧-_-#。

  我走过去,推开门,我脚一软,差点摔在地上,我操,这是何等的气场?妈蛋,我下意识的开启了神之魂,但还是有很强烈的感觉,太可怕了,我踉跄的走进去,看见一个老者,安详的躺着摇椅上,是的,我感觉得出来,这气场是他散发出来的,很强烈,很浑浊。若是一般人,绝对倒下地。

  “来了么?”那老人说了一句,那气场瞬间消失,他缓缓站起来,很庄重。

  他感觉真敏锐啊,噢,应该说是理所当然的吧,能发出这么强的气场,区区感知一个人,很简单!“老人家,你好!”我鞠了一躬。

  他笑呵呵的走过来,“哈哈哈,石国富的儿子,石冲,对吧?”我靠,他怎么知道我名字?看来在我出生的时候他和我爸有过交情啊。

  “是的!”我说完,突然,这老者直接一掌给我,打到我胸膛,虽说我开启了神之魂,但那个速度,凭我的眼力根本看不到,还有那力量。这一掌,把我打出去7,8米,而且还是在神之魂保护的情况下。

  我感到剧烈的疼痛,好像快死了一样,很难受,可是,这一掌,并没有打出血来,我的骨头也没有断,也没有受伤,只是感到,剧烈的痛,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知道痛!痛!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小小建说:

第一更,中秋节快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