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好一会,郑德福终于到了,我在楼下接他,他来到酒吧门前,哇了一声,然后四处张望,好像没见过世面似得,真他妈的土,一个标准土憋。我朝他找了招手,他迅速赶来,“哇去!兄弟!你也太他们有钱了吧?不就请我喝酒么,干嘛整得那么破费。

  ”我差,你这话是在说笑吗?别逗我行不,如果觉得破费,你还会来么,口是心非嘛。“没事!福哥,我是这的经理,喝酒不要钱,若是要钱,我还会破费带你来这?”

  “挖槽,兄弟,你这么牛啊!”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呵,好了,别在这废话,走!进去!”说完,我俩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一路上,他左看看,右看看,这家伙绝对没来过这么豪华的地方,跟那话说的一样,乡巴佬进城!一路上,有很多员工过来和我问好,个个风骚,前凸后翘,让人直流口水,说真的,我很想上去摸一把,揉一揉,捏一捏,我艹,爽爆了,我真的是禽兽,居然打员工的主意,该死!

  我旁边这家伙羡慕的不得了,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我靠,兄弟,你真行啊!”我呵呵笑了几下,开玩笑?哥牛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好吧,前面那句话是开玩笑的。唉,这家伙,每句话都爆几个出口,拜托,这里行言要文明好么?不过这家伙还蛮和善的,跟我很合得来,当然,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把他带进我办公室,叫了些酒来。“兄弟,混的可真行啊,这酒吧很屌的样子啊。”呵呵,那可不是?本市第一酒吧,不吊可以么,再说了,老子现在也算是一个大佬,怎么可能混的不行,虽说那个大佬是别人让我当的,但是也不是人人都能当啊,是吧?“开玩笑,我不吊你会跟我?”说完,他笑了笑,“哈哈哈,也是!”

  我们开了酒,然后痛快的喝了起来,那就是一个字,爽!“福哥,有件事求你帮个忙,不知愿不愿意。”

  我说完,他马上改了脸色,有点生气的样子,推了我肩膀一下,“泥马,求什么求,是兄弟的,有屁就放,别墨迹。”这话爽快,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也懒得和他客套,“行!兄弟,我要干一个人,一起?”

  “我去!干人?就这小事儿?我阿福别的不敢吹牛,但是打架,别人不得不佩服。”这话说得确实不假,我也见识过了,一个人捅别人整个帮,不吊行么?说真的,也许我都打不过他。“说吧!干谁?老子绝不皱一下眉头,妈蛋,敢惹我兄弟。”

  他说完,我就三下两下的把整件事情说了出来,“我去尼玛,居然这么叼!没事,有我在,保证把他们给踹了!”这家伙跟魏伟一样啊,直爽,粗鲁。“别这么激动,直接上去干他们,虽说能赢,但损失会很大。”听完,他皱了皱眉头,“我靠,直接冲上去不就完事了么?那现在你说怎么办?我又不擅长用策略。”

  我靠,这家伙比魏伟还笨,我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有策略了啊,再说了,难道就你这样,我还看不出来,我难道还有让你想策略?“当然不是,这你不用操心,策略我已经想好了,现在只缺战力而已。”说完,他又叫了起来,“尼玛!早说啊,想的我头都大了,快说!”呵呵,我去,就你这智商还想?“是这样的......”我长话短说的把计划说给他听。

  他酝酿一下,“嗯~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是大概意思就是把一个傻货拉出来打对吧?”我靠,我说得这么清楚居然还不懂,连魏伟都懂了,看来这家伙绝对比魏伟还傻,看来我虽然是捡到宝了,但是这宝有很大的缺点啊。我点了点头,“没错,到时候,我跟你砸场,把他们的人引出来,然后袭击他们。”他听完,一下子兴奋起来,“好!走!干他们去!”我靠,这家伙,无药可救了,妈蛋,白天干人,不怕死啊?“别激动,晚上人少,晚上再干!”

  G酷O,匠s《网,首?*发

  “尼玛,兄弟,不是我说你,你这样不是吊我胃口么?正这么啰嗦,直接干不就完事了么?”

  我再次无奈,“你白天搞,被别人看到,别人报警,你就完了,杀人无期徒刑,何况我们杀这么多,恐怕直接拉去枪毙了!”

  “枪毙什么的我虽然不怕,但也不想被抓坐牢,就暂且听你的,晚上再干!”我笑了笑,点了点头,不错这家伙脑袋终于开窍了。

  等下了班,我带他到集合地那,给洪明他们,还有所有兄弟介绍了他,“兄弟们,他!我新交的兄弟!他很厉害,一人踹别人帮派,现在,他跟我们一起为大猫哥报仇!”我一说完,大家全部喊起来,那气势,我去,不得了啊。

  “大家好啊!我叫郑德福,叫我福哥就可以了!”他说完,又再次热闹起来,“福哥!福哥!”一直叫着。

  “喂!大伙,搞清楚!我才是大哥唉~”我开完笑的说道,洪明也说道,“对!冲哥才是我们的大佬!”洪明说完,大家都笑起来了,有几个喊着“冲哥!冲哥!”大家全部都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小小建说:

第一更噢,大家看书就加群,3Q!群号在评论那。大家用qq登入酷匠号,帮我撸撸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