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蝎子那里回来只来,躺在沙发上睡大头觉。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和何欣晨去玩,突然何欣晨挣开我的手,然后离我而去,她失踪了,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她,我每天都在想着她,然后,报纸上出现了一条新闻,一对情侣葬身悬崖,我看了那个女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是何欣晨,而她旁边,有一位我不认识的男人......最后,我也许是太伤心,居然跳了起来,我发现我的眼睛湿润了,看来刚才是真的哭了,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呢?难道太想那小妞了?看来改天得带她去玩玩了,我可不想刚泡到手的美女就这么走了。好了,等眼下这事情搞定了再约她去玩吧。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爽,发了条短信给她:美女,我想你了。发完之后我傻笑了几下,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才一下子的功夫,这小妞就回我了:我也想你了,来陪我呀。最后她还在末尾加了个调皮的表情,我真想立刻到达她身边捏捏她的脸。我又回了一条:好啊,美女,等我干完事带你去玩!我也是在末尾加了个表情,那种色色的表情。讨厌!那我等你。我看完,嘿嘿笑了几下。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进。”我对着门外喊了一声,门被打开,蝎子进来了,“石冲啊,我帮你挑了三十几个精英,你什么时候要用打电话给我。”卧槽,蝎子办事这么快,看来这家伙做事很靠谱啊,“好,那你先忙去吧,等我需要了会联系你的。”我说完,他就走了。好了,我也睡饱了,去活动活动,然后我拍拍屁股,屁颠屁颠的走出了办公室。

  我走下楼,我靠,人比早上还多,尼玛了个巴子,算了,关我吊事?我在吧台点了杯酒,两三口完事后走出酒吧。现在还没到下班的时候,我只是出来溜达溜达,反正没事做,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我打开手机打电话给阿福,“喂,阿福,我们这次要干的对象是谁?”无聊的时候想了想,发现我连对方都不知道,我都觉得丢脸,“哦,那个混蛋叫梁艺。”随后我又和阿福聊了几句才挂断。好啊,梁艺,你他妈真是作死,过几天就送你个礼物。

  我走出酒吧,随便在个路边摊吃了点东西,然后回到酒吧,有拜托了蝎子一件事,“蝎子,再帮我个忙,帮我调差梁艺这个人。”蝎子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下来,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要搞清楚那个王八蛋的底细,弱点等,这样比较好攻破他。

  准备下班时,蝎子来到我办公室告诉我,“石冲啊,梁艺,我查过了,不过是一个大佬而已,没怎样,人比较胆小怕事。”卧槽?胆小也能当老大?开玩笑的吧?或者说有人在帮他,我想说,那他妈又怎样?管帮你的那个人有多叼,老子干的就是你。“那他手下有什么牛逼的人么?”

  蝎子想了想,“别人和我说,他手下有一个壮汉,和能打。”噢,这就对了,否则他这种人不可能当得了大哥,连个小弟都不配,别人起码都敢打,恐怕他连站在旁边看都不敢吧,“行,你忙去吧,那些打手我要用的时候再打电话给你。”说完,蝎子应了一声就走了。

  ◇更新0o最:8快上R$酷L}匠T网

  梁艺,一个胆小鬼而已,约他出来把他干掉就行了,约不出就干翻他们所有人,他手底下不过只有一个打架牛逼的而已,也许都不用我出手,让我们酒店的打手来干都没有问题。我边想边点了点头,胜算还是很大的。

  下了班,我把杨文哲他们全部约了出来,把他们约来天伦皇朝,我们几个弄了一个包厢,点了些啤酒,然后开始讨论正事了。“我查出来了,他们的老大叫做梁艺,胆小鬼一个,不过他手下有一个很能打的壮汉。”我跟他们说道。

  “草,一个胆小鬼就当上了老大?那我们岂不是分分钟灭了他们?”杨文哲说道,然后开了啤酒,喝了起来,“卧槽,不错啊,这味儿,不愧是高级酒吧的酒。”

  “这样的话我们只需把那个牛逼的干掉,其他的人差不多也会投降了吧?”魏伟这家伙居然懂这些,我以前看低他了。

  我点了点头,“没错,但是直接这样和他们干,我们就算把那个人打到了,自己也会损失不小啊。”我说道,然后点燃了根烟。猛地吸了一口,陷入了沉默。

  几个人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洪明说出来了方案,不得不说这家伙挺聪明的,“冲哥,我想到了个好主意。”我们还正在思考着,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我们全部精神起来,“说!”

  洪明郑重的说道,“我们采用调虎离山之计,先派一些兄弟去砸场,然后引那个牛逼的人出来,他们老大出来的几率为0,所以不用担心,等他出来之后,兄弟们再跑,然后让他追过来,兄弟们把他引到某的地方,那个地方事先派多几个牛逼的人守在那里,等他们一来,把他们包围住,然后就干。于此同时,其他兄弟再去砸场,这时候他们已经算得上是失去战斗力了,所以我们可以轻松拿下。”

  洪明说完,我拍了拍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小小建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