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宁泽绝对很强,而且强大到也许连本市大佬也就是小幽姐的哥哥也惹不起。我看了看何欣晨,发现她脸上的巴掌印消失了,还是以前那样白白的,滑滑的,我微笑一下,然后直奔宁泽那里,我要搞清楚,搞清楚这个人,这个人实在太强了。

  我来到他身边,我笑了笑,“你果然回来找我啊!”我也笑了笑,“宁泽,你让别人失忆,可是对我没用,没有想到吧?”他摇了摇头,“不,对你也有用,在场的人有几个是拥有魂的人,而且甚至有些比你还强,你认为让人失忆对拥有魂的人没用?”等一下,这不可能,我在他身上感觉不出他拥有魂,他是怎么知道的。“好了,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会回答的。”然后他把我拽到墙角,我开始说了,“第一,你是用什么能力让大家失忆的,我感觉不出你又魂。第二,为什么要帮助我?第三,你是谁?”

  听完,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我不应该说前面的话啊。”然后突然严肃的望着我,“但是,是男人就要诚实,虽然现在我可以让你失忆,算了,就回答你吧。第一,你现在据我所知应该只有三星的魂,而我已经到达力了,你这点魂不可能感受的出来,我既然达到力了,所以便是用力之法。第二,我帮你,是因为我看你以后会成大器。第三,我是宁泽,瞬魂帮的头。”

  我靠靠靠靠!已经到达力了,我擦!力对来说很远很远,好像是永远到达不了,力也许对我来说只是白日梦吧。瞬魂帮,这个蝎子和我说过,说是很牛的帮,然后我就没听了。那么,现在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帮主,一个老大,一个达到力的人,一个强者。他看了看我,笑了笑,好了,现在不是感叹的事后了,然后他递给我一张名片“拿着,我的名片,你是第一个拿到的人!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找我,或者到顺混帮来,我随时欢迎你。”然后他就走了,我静静地站在原地。

  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太多太多了,我的脑袋快涨破了,我在原地站了许久,我便冲去找蝎子。

  看到他了,他在和一个美女在跳舞,肉体接触的舞,时不时抓一下山峰,又或者捏一下屁股,那美女也不吭不叫。这是要那啥的节奏啊,为了那美女的安全和尊严,我过去一把把蝎子给抓拉过来,“谁他妈坏我......”他刚想骂我,看到是我后,就心甘情愿的跟我来,我来到角落,“蝎子,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蝎子拍了拍胸脯,“行!”我语重心长的说了声,“瞬魂帮,把你懂得告诉我!”蝎子听了我说的,先是明显一怔然后低声细语的说,“瞬魂帮,两个省的黑道大佬,我们省和隔壁的省。非常强,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从来没有被攻破过。我只知道这些了。这他妈的也太叼了吧?宁泽是瞬魂帮老大,两个省老大,我靠,居然这么掉,吊炸天了啊!“好了,你去玩你的妞吧!”听完我说的话,蝎子笑嘻嘻的跑了。

  这个人,太强了,一句话要一个人的手又怎样?根本小事一桩。一句话,把别人公司给拆了,把别人家给杀光了,也不是什么大事,那怕今天他要那人的命,那人的爸也不敢推辞。男人不说达到这么强,至少要有威严,那样才叫男人,那样的男人,无话可说,别人无话可说,我不敢想象有朝一日我能到达那种程度,但至少我也要有男人该有的气势,有本事,让人服从你,让人无话可说,你说一,别人不敢说二,这才是真真的男人,这才是男人!

  我思考了一会儿,就去找何欣晨了,那妞也在一个人羞涩的跳着舞呢,我走上前去,“小姐,愿意和我跳支舞吗?”一个男人,穿的很豪华,对着何欣晨说,何欣晨没有理他,我走了上去,对着那兄弟说,“兄弟别沮丧,你的魅力还不够,看我的!”我拿起何欣晨的手,亲了一下,“小姐,愿意与我共舞吗?”何欣晨赶紧点了点头,那人直接看傻眼了,我一个穿着普通的人居然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他也许太丢脸了,直接转身就走。

  酷匠网$)首=发q:

  我非常生疏的和她跳起舞来,她却跳得又优雅又美。和她闹了好一会,她也累了,到吧台点了一杯果汁喝,我则是要了一杯酒。“咦?怎么没看到表姐?”我四处张望,“欣晨,你现在这等我,我有事!”然后我就转身走了,我在酒吧里转了几圈,问了杨文哲他们,他们也说没看见,就把人很多,要想在里面跑来跑去,那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的挤来挤去,我赶紧到小幽姐那去问“小幽姐,我表姐呢?”小幽姐也有点醉了,“你说林秀馨啊,她刚才和我在着喝酒,喝的醉醺醺的和一个男的跳舞去了。”

  什么!表姐她和一男的跳舞去了,而且现在还是酒醉的状态,千万不能发生什么事啊,希望那男的不要对表姐做什么,要不然我会把他给干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小小建说:

第一更,感谢默默在支持我的人,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