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不清楚杨文哲这家伙要干什么?叫老子过去?尼玛是想怎样啊?难不成要干我?若是这样,他妈的这个面子我还就不给了,他能怎么地?“去告诉你那所谓的杨哥,就说我没空,让他来找我!”

  听完我说的话,那个小马仔吓了一跳,也许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这完全是跟别人对着干啊,要知道,那人可是混的不错的人,这分明在打他耳光啊。“好。”那人答了一声,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一回头,发现班里的人看我眼神都不一样了,是那种满脸惊讶的表情。其中一个跑过来对我说,“冲哥,杨文哲可是学校老大啊,你这样不给他面子,我看你在二中没法待了。”那个人像是同情我一般,我靠,有必要这样么,不就是拒绝了么,难不成还要滚出二中?这么离谱?他真有那么吊?

  让我滚出二中?不可能!他还没有能力在这撒野,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他妈的出来和我单挑!以为自己的人很多?等老子有势力了再干!以为自己是个混子很牛?老子分分秒秒成一个混子,他有什么好厉害的?

  酷%/匠G0网;正%版首3发

  在我旁边的那人叹了口气,妈蛋,好像我要完蛋了似得,让我真特么想给他一拳。“冲哥,你不知道,杨文哲他有多牛,整天就好打架,咱校混的不错的人都不敢招惹他,他打架猛,整天在学校不是打架就是闹事,就连校长看见了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前几天,就是因看别人不顺眼,直接把他打住院,现在好了,你不但不给他面子,反而让他来赏脸,我看你完蛋了。”说完,他就转身走了,边走边摇了摇头。

  我差,妈蛋,不就是个杨文哲么?至于这样么。不过连校长都对他干的事装作没看见,这到样我非常的意外,他家也许有什么很厉害的背景,而我屌丝一个,父母没本事,难道还要让我表姐给我出头?这样别人会笑我躲在女人背后。如果是一般情况下我当也愿意...我靠,我特么也太邪恶了,这个时候居然想这样。不管怎样,打我还是怎样,我,石冲在此守候!

  我特么赶紧给洪明和魏伟发了条短信,叫他们中午一放学,就立即赶过来,可能要干场架了。于是我也就跟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一上午,我就是趴在桌子上睡大头觉,偶尔醒了呢就听听老师讲故事,听一会又继续睡,对我来说,学校就是补睡的地方,睡晚养足精神,打架的打架,打球的打球。老师倒也不管我,偶尔做的过分了训我几句,我都没听进去过,已经认为我是无药可救的人了。其他同学也一样,对我无话可说,就认为我打球厉害,其他的都很没用,所以在班上,很少人找我说话,导致我连一些人都叫不出名字,走在街上都认不出来,这些事也发生了不少。

  我就这么悠闲自在的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上午,虽然没什么映像。刚一打下课铃,我就站了起来,活动活动了手脚。不一会,洪明他们就来了,他们脸皮也真是厚,不顾一切的,大摇大摆从前门走进来,老同学也已经习惯了,一些新来的,对他们指指点点,他们也听不到。

  他俩来到我面前,“冲哥!谁惹你了。”洪明开门见山的说了句。“杨文哲。”我左扭扭,右扭扭。说完洪明吃了一惊,“怕了?怕了可以走,以后还能在一起玩,但他妈不要在叫我冲哥。”我瞬间严肃起来。“倒不是害怕,只是有点小激动,因为老子早看那鳖孙不顺眼了,借此机会教训教训。”洪明微微一笑,满脸狰狞。“是啊是啊,老子虽然不认得他,但只要惹了我们,老天爷都照打不误。”

  我和他俩闲聊了几句,都把杨文哲这小子的事情抛之脑后了,这个时候要不是别人提醒,我们仨就走去食堂吃饭去了。“石冲,杨文哲在门外。”我暗暗一笑,“走!咱们的主角登场了!”我看了门外一眼,有个挺壮的人站在那里,虽然没我高,但也有一米八左右,右手上有一个大大的刀疤想必那个人就是杨文哲,他旁边还有两个人,因该是他小弟,我去?就叫了三个人来,他居然这么瞧不起我。

  我走过去,他其中的一小弟喊声,“唉!冲哥。”我看了过去,是上次借我钱的那家伙,原来他跟杨文哲混啊。“杨哥,不知找我有什么事?”我先跟他客套几句,这是基本礼仪,我懂的。“唉,别这么叫,我因该叫你哥才对!”杨文哲给我种很和蔼的感觉,完全不像传闻那样凶巴巴。说完,他拍了拍他身旁的小弟,“你俩还不快叫冲哥好!”他的小弟听了,不敢犹豫,里面叫了声“冲哥好。”我笑了笑,“不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冲哥啊,小弟今天来呢,是想求你一件事。”求我?堂堂一个老大居然来求我,说出去真是笑死人。“说!”我非常爽快的喊到。“冲哥!小弟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小小建说:

前面写了两次,不小心删了。现在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