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睡梦中醒来,我就看到了她。

  当时,她的一只姑且能称之为手的东西,正搭在我的左边侧脸。那是一根藤蔓。

  草绿色的藤蔓,表面溢出蛋清一样的黏液。光滑,布满凸起的结痂。在阳光的照耀下亮闪闪,看起来就像是早春,新鲜嫩草上的晶莹剔透的露珠。

  那根藤蔓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尖端的结痂和凸起比较少,与我的脸缓缓摩擦,带来一丝酥痒。那种嫩茎混着春天雨水的味道被我嗅进鼻子,使我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野外。

  这些,都是我事后回忆出来的。

  因为我当时睡眼惺忪地看到这只玉手,就如同闪电一般弹了起来。在我完整地见到她的一点二五微秒之后,我就昏厥过去。

  醒来,她已不在了。

  我一睁开眼睛,就疯子似的跳下了床,把房间每一个角落看了个遍。没有一片叶子,没有一滴黏液,没有留下任何迹象。

  就在我确信这是我做过的最真实的一场梦时,我又见到了她。这次是在阳台。

  “阿星,快来看看爸爸新种的花。”爸爸兴奋地大喊。

  我拖着慢吞吞的步子走到阳台,远远的看见爸爸满头大汗,看样子已经忙活了一上午了。

  走近一看,他妈的哪来的花?我看到一株阿挪多姿的藤蔓对着我微笑。

  笑你妹啊!

  “爸,这盆东西哪来的?”我失色问道。

  “门口的,人家扔了不要,我就拿回来种种。”

  “这……哪来这样的好事儿啊,你还是扔了吧,哪有人随随便便把这么普通的一棵植物扔别人家门口,说不定下了毒,一种到土里毒气就会弥漫,到时候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死你个头啊,你一个小孩子整天脑子里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爸爸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怒视着我。

  “爸爸,你听我说,这东西真种不得。”我干脆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什么?”

  “因为……因为,她是活的!”我终于想到了一个正当理由。

  “屁话,不是活的我种它干嘛?”

  我这才发现原来是理解错我的意思了,忙道:“不是,不是那个活,是真的活,就是……”

  “你少给我废话,你敢破坏它试试看。”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

  我气急败坏地正想把她连根拔起,突然,她幽幽地说了句:“你不喜欢我?”

  这真是让我吓了一大跳!立刻歇斯底里地大喊:“啊——妖怪啊——!”喊的我嗓子都哑了。

  妈妈闻声赶来:“叫什么叫?”

  “妈妈,她是妖怪!”

  “你才妖怪呢。”

  “不,我说真的,她刚刚说话了!”

  “那你叫什么叫?”

  “她刚刚真的说话了!”

  “那你叫什么叫?”

  “我……”

  “快去读读英语,暑假里尽捣乱,没见过你好好看书。”说完走了。

  读书,读书,读你妹的书啊!

  于是,我决定与这盆植物,不对,是妖精,好好谈一谈。

  “你好。”我礼貌地说。

  “你好。”我第一次好好听她的声音,清脆,爽朗,像是好听的女声。

  “你是女的?”

  “我们藤蔓星人是不分男女的,但是你愿意把我当成女的也可以。”

  “啊!你是藤蔓星人?这么说你是外星人,不是妖怪?”

  “妖怪是什么?”

  我懒得跟她解释,边上抄来一把剪盆景的剪刀,力大无穷,锋利无比。我亲眼看见爸爸用它剪过手指粗细的树枝。

  我把剪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大刺刺地问道:“快说,你来地球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找你。”

  “找我?”我放下剪刀。难道我长得特别帅这件事已经传遍宇宙各个角落了?

  “找你回家。”

  她一说完这句话,我不禁一抖,回家?家在哪?

  “家在藤蔓星。”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我为什么要去?”

  “因为一个意外。”

  “什么意外?”

  “在大约两个星期以前,你被逃窜到地球上的一种病毒感染了。”

  更新最j3快:上7酷^,匠J{网E

  “什么病毒?我怎么不知道?”

  “你仔细回想一下,两个星期前,是不是被一片长角的叶子蛰了一下?”

  我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