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月高照的时候,我和大贝、大鸟正在路灯下故作深沉地思考着人生,那是在高考过后,一个并不晴朗的月份,年轻的我们受到了一系列的诱惑,最终落入虎口。

  在这之前,大鸟对我说:“跟我去打工吧,我们老师给找的,去青岛,工资一个月两千,管吃管住。”那个时候,两千块钱对我是有很强大的吸引力的,当然,现在也是。我说,好啊,不过我得回家给我妈说声,看她同意吧。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妈是不会同意这种事情的,我对我妈说:“妈,我还是个土鳖,你得让我出去见见世面吧。”那时,我觉得到了青岛,我也就算是见了世面。

  然后,我妈就同意了,竟然就同意了。

  三个人,就带了三书包衣服,夏天的,书包还是上学时装书本的那个,还带了一点钱,我们信誓旦旦的,自己都在心中对自己说:挣不到钱,我就不回来了。我以为,这样我就能经历血泪人生了呢,还能找到钱。

  坐了一整天的车,没吃饭,我也没有出远门的经验,没带吃的,三个人,饿了一路,终于在晚上到了,去了一个叫“X德科技公司”的地方,当然后来也知道了,我们干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科技含量。到了之后,接着就查血、验尿,还好都合格,然后就安排我们去吃他们职工剩下的饭菜,我们就装着大口大口地吃了一点儿,算是勉强维持着自己的生命体征。

  我们这些人,是没有好地方住的,被安排到一个还算是比较现代化的宿舍,因为有太阳能,能洗澡,还能挂蚊帐,铺凉席,不过除了洗澡,其他的我们都没有,我以为所谓的“管住”是不要自己带东西呢,但是好像错了。我们三个人只有两张床,我们在附近寻觅着哪里有卖铺盖东西的地方,然后,找到了一天这样的街,有夜市、网吧、理发店……我很吃惊,没想到原来青岛也有这种地方啊,直到后来我在北京也发现了这种地方,我就知道了,这样的街道,全国都有。

  我们站在路灯下,看车来车往,那时已经快晚上11点了,我终于找到了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当时也不知道到底该高兴还是三人相拥而泣,但他们显然没有这么文艺的心态。很幸运,他们也只是看着路上的车和闯红灯的人,没说话,也没打扰我,我看着红灯变绿、绿灯变红,然后抬头望天,朗月对面,光明一片。

  最终,诗意还是没打败睡意,我们还是回去了,铺上一层薄褥子,大贝自己一床,我和大鸟一起,就这样度过了浪漫的一夜,这么美好的一夜,我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我们被安排在餐厅里参加培训,每人发了几张印有公司简介的纸,然后一个号称人事部经理的人给我们训话,再然后,我们考试上岗,同行的还有其他大约二十几个被大鸟那亲爱的老师骗的人儿,但是所有人中都有出乎我预料的全部通过了考试。后来我知道了,原来这是为了骗他们自己的啊,顺便骗我们一下。还要求我们拍照片,一寸的,所有人中又出奇的只有我们三个人拍了,但是没人收。哦,好像也没给我们办保险。

  我以为我经历的这些都是假的呢,直到一天下来,我的手上出现了水泡,而且是两个,我就知道了,这原来是真的啊,还好疼。具体工作就是,吃早饭,5个半小时的工作,然后半个小时午饭加午休,再工作5个半小时就下班了,具体的工作就是低头把生产好了的避孕试纸、PH试纸之类的准确地安装在并不是太准确的塑料盒里面,然后不断重复。刚开始教我们的那个叫“X茹”的姐姐还有可怕的口臭,但我没告诉她。

  每天都会有很多白色塑料壳摆在我们面前,等待着和对的另一半合二为一,我们就左手抓底右手抓盖,低头按住,再抬头,左手抓底右手抓盖,低头按住……偶尔还会上夜班,那将是最难熬的时光,我们三个会经常偷懒下楼喝水,有时候甚至奢侈地喝十分钟,因为我们干的这一切都是计件的,按劳分配,多劳多得。

  我飘荡在这里,内心不断波动着,到底要不要干完他们规定的40天,最后还是动摇了,我打算喊着他们两个辞职,没想到他们都很爽快地答应我了,很是爽快。我们就找生产部经理,他让我们下午去找他。我们下午去了,他不在,但我们是终究是要走的啊。我们就找另一个负责人马姐,虽然比我妈年龄还大,但是还是得叫马姐,因为大家都叫她马姐。她倒给了我辞职表,并告诉我,得扣200元违约金,好吧,我违约了,扣吧。不过,干了十几天工资也得有几百块吧,嗯,违约就违约吧。

  第二天,我们第去人事部,那个招待的小姐说需要我们生产部经理签字。我们去找经理,经理请假了,得星期六回来。我们说,也好,趁这两天好好在青岛玩玩,回去也好把我们来过青岛这事儿吹吹给小伙伴们听,毕竟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他们是一群比我还要土鳖的人。

  我们去了极地海洋世界,门票太贵,没进。又去了海边,很不巧,大雾,大雾就大雾吧,一蓑大雾任平生,岸上有人喊不要往深处去,我们装作没听见,连泳裤都没有,直接穿内裤就进去了,一直游到骄傲的太阳把雾驱散,于是我们上岸,也该吃饭了。去了家乐福下面的那个快餐店,太贵了,没敢吃,于是去了一个馄饨店,吃了三碗天价馄饨……

  终于到了星期六,我们去找经理签字,亲爱的经理告诉我们:上学没有用,在这干吧,别回去了。但还是给我们签了字,不过他的字好丑。签完字,拿着去人事部领工资,人事部周六不上班,唉,没办法,想着去找老板吧,但是老板和中国绝大多数土财主一样,只是把自己新买的凯迪拉克停在宿舍门口,人倒没出现过。找不到他,我们只能就这样走了。

  拿起早就在等待着的行李,三个人,抬着走到大门口,但是门卫大爷不让我们出去,说我们没有通行证,我们说我们已经辞职了,大爷说那签个字吧,于是找纸让我们签字,当他找不到时,大骂了一声:妈了个X的。我们一脸恐惧,生怕走不了了,但还好,签完字之后大爷就让我们走了。不过,我回头看他的时候,他还在瞪着我们。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这样的一次飘荡,身上几乎分文不剩,上了一辆黑车,但没宰我们,很高兴。回去的路上,天下雨了,但回到家的那天晚上,天,格外晴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