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年收枣的季节了,这好像是一年一度的,虽然我并不是每年都能吃上枣。那个时候,整个天下的天几乎都还是蓝的,大多数时候站在天安门前也都是能看到毛主席的。

  我们好像是4个小孩,在逮完鱼并没逮到够大家分的之后,沿着那条东西方向的小路,想迂回走别的村回到家。我们看到在河的对岸,一户人家门前有两颗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上面几乎是挂满了枣,红了的和快要红了的,这个用汗毛都能想出的是很好吃的,恰巧那个年龄的已经知道了枣是健胃的,于是我向一个貌似是我们老大的人建议:“咱们去偷点儿枣吃吧,你看,都红了”。他说:赶紧家走吧,一会儿就黑天了。我说:我从本子上看的说枣是健胃的。

  然后他说对其他两个人说:“走,下河,目标,枣树上的枣。”于是我们就下了河,两个人上了岸又上了枣树,我和另一个身体同样不矫健的同志就在河里捡他们从树上打下来的枣,落在水里的枣是会浮起来的,我们一边吃一遍捡。在我们看来,这样是不脏的,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我看到很多人动不动就嫌某些东西脏觉得矫情的原因吧。

  很不巧,门里面的人听到我们打枣的声音了,于是就出来大骂了,他们从树上跳到水里,而我们又多捡了几个枣就上岸往家跑了,更不巧的是,我的脚因此被扎了,因为我们都是赤着脚的。在一座将塌未塌的桥上,我们分完了枣,各自回家,而我的脚也流了很多血,不过还好,没因此得破伤风,不然早挂了。

  脚破这事儿,我没给家里说。其实,我的脚和很多人的人生一样,经历了众多坎坷,也一直自命不凡着。

  第二次偷枣,就和第三次、第四次以及以后的很多次一样了,在原来的那个村子,原来的那个时光里,我的第二性征还不是很明显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夏天会有6个月,我们下汪去洗澡能从5月份洗到11月份。嗯,那是在一个午后,阳光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骄横,照在我们裸着的上身和下身上,很舒服。池塘岸上柳树旁边的那棵枣树,很高,反正我们是爬不上去的,于是我们就用石头砸,一次只能掉几个,甚至一个都掉不了,但我们坚持着,一直坚持到枣树的主人来找我们,然后,我们来一个潜泳,到了很远,男主人看到会说“下次再偷,揍断你们的狗腿”,而女主人则会说“狗娘养的”,然后我们就当没听见,继续将枣向前扔,谁先到,枣就是谁的了。

  哈哈,那时光渐渐沉睡了。

  还有一个人,叫刘奇、刘齐或者刘琪,小学一年级的班长,有一次我们一起逛街,那时我们四年级或者五年级,看到一份枣很好,于是驻足,摊贩姐姐让我们尝尝,于是我们拿了几个,然后我们打算不买,于是这个刘qi就给了这摊贩5毛钱,摊贩说尝尝不要钱,于是他就把钱又拿走了,走的时候,我抬头看看他的脸,一脸的虔诚。

  这让我印象很深刻,当然,我和其他人本身就不一样,我想的比较多,我那时就知道赤着脚的快乐只不过是仓皇的一转眼了。

  看正版X,章节q上_v酷…》匠%网KO

  所以,拾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能说:

  自己写,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