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我又见老朱了,上次见他是两年前,上上次见他是在8年前。

  我看到老朱的时候,老朱右手牵着新娶或者还没娶的媳妇,左手牵着刚买了年货。我专注于为什么我投篮不进,没注意到老朱,是谭姓同学告诉我:“嘿,那是朱丙发吧!”并用手指了指老朱。

  我没戴眼镜,没看到老朱,我只是朝谭姓同学指的方向喊了句:嘿,朱丙发。我戴上眼镜,看到他右手牵着的那姑娘狐疑地看看我,又看看他,他看看那姑娘,又看看我,然后我就听到了回复:你稍等,我一会儿来找你。接着又把头转了过去,对着那姑娘耳鬓厮磨。离开。

  老朱就这样从篮球场穿过,看样子还是那么帅,眼神还是那么柔情。

  我忘了我是不是从一年级就开始和老朱是同学了,只记得在小学毕业时我们还是同学。之前我说怀疑我偷他尺子的就是老朱,老主是个很柔性的人。他和大多数娇羞的男人一样,在生人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在熟人面前是吹牛逼高手。

  在二小同学没转到我们学校之前,他家是我们班离学校最远的,那时学校规定,家远的同学可以骑自行车来上学,于是老朱成了我们班唯一一个骑自行车来上学的人,这让我们这些会骑车并且家里有空闲自行车的人羡慕不已。于是,中午放学不回家吃饭的时候,我偶尔会先贿赂老朱,和他聊天,然后借他自行车去玩或者赶集。那是相当爽的事情。

  那时我已经早熟般地喜欢和别人一起讨论自己喜欢的女孩了,但没记得老朱说过,并且不知是不是由于个子高,他和后排的那些女生关系很好,是那种纯洁的友谊,如果以我现在的价值观看待老朱,他肯定不是个直男。可能老朱的性格也是因此才变得那么柔性的吧。

  老朱的爸妈在杭州做生意,他一直跟着他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偶尔他也会出人意料地打架,打坏了玻璃,都是他爷爷来赔。他爸妈有时候过年回家一次,有时候过年也不回,但如果回来,就肯定会给老朱带很多好吃的,开学后老朱会把这些好吃的带学校来给我们看,他吃。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杭州是个神奇的地方的原因吧,我一直神往。

  老朱和我们班一个八婆孙姓女生关系很好,或者说是六年级之后很好吧。那时,孙姓女生知道了她姨和老朱是一个村的,并且她姨的孩子不久前由于打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在医院夭折了,老朱和她聊天,安慰她。后来慢慢地就开始聊老朱村里的各种灵异事件,孙姓女生渐渐也忘记了曾经黄河入海流的悲伤,但他们似乎没产生什么感情,因为不久这个年龄比我们稍大的女生就被家里安排相亲了,并且相中了。毕业的时候,老朱没和她一起唱歌,我也没和谁一起唱,或者是他唱了,我没记住。

  小学毕业后,我和老朱见面更少了,我们不在一个学校。我记得小学毕业之后的不久,我在同学家的饭店门口看见过老朱骑着他那跟随他多年的自行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到我前方不远处时,我意识到了是他,我大喝一声:老朱。他回了一下头,我没看清,然后继续飞驰。

  我问同学,这是朱丙发吗,怎么不理我呀。

  同学说:是他,肯定是他,他就是这样。

  L酷匠ky网}永R久免费看Z小9t说《"

  我说:哦。

  在篮球场相遇之前,我最后一次见老朱是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他从我们学校门口经过,牵着一个女生——他现在牵着的好像不是一个人,我说:嘿,老朱。然后也给他旁边的女声招了招手。他说:哈哈,是你呀,你手机号是多少,我有空给你打电话。我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他,并且留了他的手机号。

  老朱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过空。

  哦,那天我在篮球场等到了天黑,老朱也没来找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能说:

  自己写,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