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的语文课上,猥琐男语文老师说了一句:“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啊,那个什么,是吧。”我替他说了后半句,然后,在下课的时候就有人走过来对我说:你果然好色。

  唉。

  我是无法理解这群人的,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如果是别人说出了后半句,我就不会这么说他。这是一群价值观扭曲的人。我独好我身。我怎么可能是好色的呢,整个小学时光,在我的印象里,我就是喜欢过4个女生的,其他我印象里没有的,我真不知道有几个。可能一个也没有吧。

  我喜欢的第三个女生,就是初二是被学校开除的那个。我刚上初三时,一次我和一杨姓同村小伙伴去洗澡,路遇一少年流氓,认识这杨姓小伙伴,然后对他说,我也想洗澡,我没钱。然后,我们就和他一起洗澡了,我看到他左臂根部歪扭地刻着三个字,我仔细看了看,正是那个女生的名字。那三个字上面还带着像虚线一样的细纹结痂,我断定,这人写字不怎么样。

  洗完澡我杨姓小伙伴骑着自行车带我回家,我问说:他为什么在胳膊上刻着XXX的名字啊。他回了一下头,很认真地对我说:这个就是那个把XXX给XX的人,他和XXX一起被学校开除了,原来我在学校骂人,有人要揍我的时候,他替我出过头。我说:哦。我想,这才是个多大的人啊,怎么干了这么多事。

  这个女生是我第一个因为她漂亮而喜欢上的女生。

  我喜欢的第一个女生,是因为她学习好。但,等我长大了再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竟然长得也很不错,就是鼻梁上长着我不太喜欢的黑点。我和她做过同位,她数学考过满分。后来,她学习并没有那么好了的时候,我就不喜欢她了,而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学习好的女生。不久,她就转学了。

  我当时的喜新厌旧,让现在的我很不喜欢。当时因为她们学习好喜欢他们,让现在的我很能理解。我和妹妹一起看《巴拉拉小魔仙》,当小魔仙变身的时候,妹妹总是问我:好看吗。我回答:我还是觉得严莉莉好看。这时,妹妹总会鄙视我。我能理解,她们喜欢的,可能只是“好人”罢了。我当初喜欢的,可能也只是“学习好”罢了。

  我喜欢的第二个女生,学习好得简直是一塌糊涂。获得过全校仅有的“镇十佳三好学生”荣誉证书,这在当时是很值得我去嫉妒的。无论是我一二年级的老年班主任陈老师,还是三年级的中年班主任刘老师,或者四年级的青年班主任张老师,都曾夸赞过她的成绩和品德。在小学,除了我之外,成绩和品德是挂钩的,成绩好的人,品德就好。这是小学老师的浮夸逻辑。

  初中时,她学习还是很好,只是不和我一个学校了,但她的成绩只停留在了初中。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上完初中就没再上学。我在加油站见过她,她没穿制服,在帮车主加油。在同一家加油站,我还见过我另外一个女同学,她也没穿制服,在给别人加油。

  大学的第一个暑假,我和我一谭姓小伙伴去逛街,见到了她,她没穿低胸装,穿着一件单排扣花格子衬衫,屁股坐在电动车的座垫上,领口比较低,如果你是一个比较喜欢注意细节的人,透过领口可以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好了,细节描写不能太露骨,不然又得有人说我好色了。

  我走到她面前,小伙伴在不远处等着我,我转身骑上她电动车的后座,问她:好久不见啊,找对象了吗。我总是这么直接,我也不知道自己问她这个问题的目的。她轻扬右嘴角,不是很轻易地笑道:没呢,还小……你不会有什么企图吧。我赶忙说:不敢不敢不敢。其实,她这个年龄而且不上学的女生,在我们那儿,大多都已经有孩子了。我赶紧再转身下了她的电动车,给她再见。

  又是一个晚上,我上微信,有人给我打招呼,问我:还知道我是谁吗。我回答,不知道,然后进了相册,看到是她,里面就两张照片,都是比较妖娆的那种。我没再敢给她聊天。

  小学时我喜欢的第三个女生,是第一个因为我当时的审美喜欢上的,对她最初的印象是长头发,皮肤很白,左眼的下眼皮上有个不大的痦子。但很美。

  她和我喜欢的第二个女生,同姓也同性别,一个村的,在我们班分属于不同派别。这个女生对我比较大方,哦,可能对其他人也这样。之前,有个和我关系不错的男生也喜欢他,我的象棋就是他教会的我,后来他又喜欢上了我们班从二小又转来的一个女生了。

  RX酷…匠网唯Bi一E#正^版u,其他都6是A}盗6Q版?

  我当初的嘴脸很让现在的我生气,家里给的零花钱不够了,我就问她要,她就给我。我还曾恶作剧地拽着她的头发进男厕所,当然,后来被他们村的刘老师知道了,把我叫到了办公室,用细竹竿抽了我的小腿。他在我们学校兼任教务处主任,他给我的印象就是用细竹竿抽我,无论是我犯错还是我无能为力的事情。放学后,还把我留在学校过,因为我写字不好,罚写500遍。羊驼是我最想对他说的话。

  我和这女生之间还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自己很傻逼,也知道了小学女生不能惹的事。我不知哪来的想象力,我有意无意地对她说她被……然后,我没想到,她在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把这事给她妈妈说了,下午她妈妈就来学校找我了。我也因此被班主任叫出去谈话,顺带给揍了。

  这件事,是我觉得我对不起她的,唉,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了。

  后来,我们村那杨姓同学阴险地问我:她让XX了,大家都知道了,她妈也没脸让她再回家了,如果她回来,你还要她吧。

  唉,怜我世人。我回答:如果我喜欢她,在我比较成熟的时候,不管她怎样,我都还保留初心。

  每当我听到“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时,总能联想到我当初的荒唐。那就是第四个女生了,如果以我现在的审美来看,我肯定会觉得她好丑。那是在我不能理解的年华,我才喜欢她的——大家都喜欢她,甚至别的班的小伙伴也喜欢她,于是我也就情非得已的喜欢她了。

  在那时,我们村,所有和我同龄的男生,都喜欢她。她是个随大部队从二小转到我们一小的女生,发型飘逸,英姿飒爽,敢作敢当啊。一次,某小伙伴的姐姐出嫁,在那天晚上,我们全部住在了他家,晚上没事就开始聊女生。那是在小学六年级啊,我不知道那个年龄的女生都一起聊什么,但那么大的男生早已在几年前就开始讨论女生了。我们聊了彻夜,围绕在她身上。在那第二天,我觉得我喜欢上她了。

  她和另一个和她几乎同等人气也是从二小转来的女生,在我们后面的空地方把我硬生生地给放到了,我以为会发生什么呢——她们两个却按着我,大呼:快叫姐。我心里想着威武不能屈,喊出了:姐。之后,我就成她弟弟了。中午我躺在课桌上,她坐在我身旁,清风吹拂她的发梢,然后她骂了某小流氓一句,我对她说:我觉得女生骂人不好。然后她托着微笑的面庞,对我说:嗯,我改。

  说实话,那一刻,内心,翻滚过。

  但当初毕竟狭隘,为什么女生不能骂人啊,女生也是可以骂人的。

  后来毕业了,她六年级喜欢的那个男生(竟然不是我),同那个和她人气差不多的女生走在了一起,小升初考试时,两人还骑着同一辆自行车。他们曾经也信誓旦旦过。

  暑假的时候,我和这男生一起打球一起喝酒,我们还是好朋友,我管他叫哥,我嫂子挺着大肚子。不是小学那两个中的任何一个。

  而那个我喜欢的女生,我在初中小休的时候在街上见过她,她拎着竹批书包买菜的,那时,她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潇洒和飘逸,赘肉横生。可能是因为我又喜欢上了其他女生吧。哈。

  再后来,我向别人打听过她的消息,知情人士透漏:被别人拐跑了。

  至此,童年的多情,烟消云散,像张艾嘉《爱的代价》。走吧,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能说:

  自己写,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