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觉得这真是人类继章鱼小丸子以后又一个无聊透顶的发明。他们肯定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开锁高手,譬如江南开锁王什么的。

  人类真是一种可悲的生物。

  我之所以可以这么思路清晰地在这里扯淡而不被某个间歇性神经病打断完全是因为,他昨天发病发累了,现在还在睡眠当中。我看着他因为完全无所知而黄得格外生动的脸蛋儿,决定做点儿什么来救救他那儿我见犹怜的小媳妇儿。为了不让黄小蛋惊醒影响我的行动,我挪得格外小心翼翼,终于贴到了蛋壳边。

  人类一到凌晨总是有特别大特别奇怪的声音,真不知道他们又在做什么奇怪的事。这种羊癫风的声音深深影响了我的耳力,不过还好,我趴了没多久,就结束了,然后是女人的大嗓门。

  “小宝!!起床了!!上学迟到了。”

  真是的,发完了羊癫风嗓门还能那么大,兴许是时间短的缘故吧。

  “小宝~起了,你妈妈要生气了。”

  最4新章节p上+!酷匠~:网

  男人恹恹的声音响起。我心里暗自腹诽,你老婆生气真的是因为你儿子么。

  终于,一个一听就很纯真很善良并且是个小胖墩的声音响起了:“知道了。”

  然后又是抱怨的声音“妈,都说我不要吃鸡蛋了。而且这个鸡蛋一看就又呆又傻,你没觉得很恶心么。”

  我一惊,以至于都没有计较他说得最后一句话,迅速分析出两个信息,首先,又呆又傻?难道就这么巧,那就是小叽?然后,那个人类男孩子是怎么做到一眼就看出小叽的本质的?

  我感觉事情的复杂程度已经超过我以前见过的所有事情了,可见我以前接触的东西还是比较单纯的。

  “听不懂了吧。”一个欠扁的声音。

  我咬牙切齿地回过头:“如果你现在tmd和我说你一直都没在睡觉,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黄小蛋连忙靠到另外一面蛋壳上:“别这样,那甘什么的不是说过非暴力不合作么。”

  我呸了他一脸:“你懂得挺多的哈,昨天你不是还在伤春悲秋吟风吟月感叹劳资生活如此多姿为何恋情如此苦短的么,我不还是天上地下宇宙第一大恶人拆散了你们这对鸳鸯还是老不死的王母娘娘拆散了你们七仙女董永还是没事跟一块镜子发神经嫉妒她患了白癜风的女儿还是又短又小的银簪划破了你们牛郎织女对王子公主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美好向往?”

  黄小蛋惊恐得又往蛋壳儿那边挤了挤,咽了口口水:“其实我只是想说......”

  其实我发泄了这么多心情还是很舒畅的,而且黄小蛋也终于不是昨天那副要死不死的死样子了,心里还是委实有些开心,于是我温柔道:“说吧,想说什么?”

  他看起来却好像更惊恐了,由于实在是没地儿可再退了,才道:“我只是想和你说我这么长时间听那什么球,摸索出的那一家人。”顿了顿“户主那个男人,名字里有个虎字,性格比较懦弱,喜欢看球赛,有两个菜炒得不错。”

  “女主人性格比较彪悍,喜欢看一个小地方”黄小蛋皱了皱眉,想了一会才说“好像叫韩国,那儿的真人集体表演一个大骗局的节目。”

  “那叫电视剧。”我好意提醒他。

  他瞪了我一眼,继续说:“那个小孩挺奇怪的,好像对鸡蛋有特别的感觉,你说会不会对我们蛋黄有威胁?”

  我刚想发表一下我的言论,顺便吐槽一下那胖小孩儿蛋疼的特殊技能时。

  一个细细的声音响起了:“是小蛋哥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眼说:

(捂脸)我写的这两个蛋黄也太人类了吧。。智商比我高多了。。

话说最操蛋的是最后那个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