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蛋小黄他叫黄小蛋

  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女生,反正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你完全可以不必把他当成一个男生,虽然这是他一直强调的。

  嗯简单来说,我们两个都是一个蛋黄,分享着其他蛋黄独享的一个蛋壳,这也是我跟他不对盘的原因之一。

  “阿喂,你别乱动了行不行,我写日记呢。”

  他斜着眼睛看我“算了吧,你丫就一个胚盘,还写日记。”

  又抖了抖他那比我略大一些的圆滚滚的黄色的身体,没错,这也是他坚持认为自己是一个男生的原因。

  “那请你也照顾一下蛋小清的感受好不好。”

  “就它,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家伙,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傻不拉叽的。”

  “你别这样好不好”我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喊出气急败坏的效果“人家只是还没像我们一样有意识而已,说得跟你知道自己是男是女一样啊,还不是自封的。”

  嘿嘿,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小窃喜的,我一直坚信自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蛋黄,而黄小蛋那个家伙,完全只是因为沾了我的光。

  蛋小清就是个成功的例子证明不是所有的蛋黄或蛋清像我们一样能感知到外面的信息,并熟练地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的。

  所以,我们给自己以及身边认识的东西取了名字,来证明我们与众不同。

  }酷‘f匠T网u☆正Z6版U@首发u~

  “又进了,喔喔,好球。”黄小蛋在那边就跟个弱智一样大叫起来,我就知道,他又贴在蛋壳边上听那什么球来着。

  只有人类这种神经病才看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东西而兴奋地大叫,而黄小蛋显然是和那群神经病学坏了。

  我也扭了过去,废话,鄙视他的一切机会我都不会放弃的。

  我尽量让自己笑得又贱又猥琐,笑到浑身都在抖,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说:“呦喝,长本事了么,这么说,你知道这是什么球,并且知道什么叫进球了?”

  他尽量保持自己高贵冷艳的形象,不和我计较,懒懒地回答:“男生的娱乐,你是不会懂的”想了想,又补道,“反正出去早晚会知道的”

  我悻悻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明白怎么快准狠地把我说怂,当他又把即使我们怎么自以为是还是要考虑怎么逃脱的事情点破后,我又开始暴躁起来,开玩笑,我这么伟大的生命怎么能丧生于那种情绪能被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画面而左右的生物呢。

  有薄薄的光透过薄薄的蛋壳,那边的声音小了起来,击掌欢呼没有了,骂骂咧咧也没有了,短暂的金属碰撞后,我们热闹的、人类热闹的、所谓的夜生活结束了。

  细细嗦嗦的,黄小蛋也回到了他的位置,朝下躺着,这样就好像又回到了晚上。我还是朝上躺着,一动不动。

  黄小蛋挤了挤我:“快睡吧。”

  我绻了蜷身子,浓稠的蛋小清又一次紧紧地包围住我,我朝下躺着,闷闷地说,“晚安”

  然后我们的世界再一次回归黑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眼说:

。。因为题材有点神经病。。所以会有许多无法解释的bug。。大家互相体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