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日晚,蜂房。

  步琪吃完晚饭后,翻起了报纸:“阿得,你的学校那不太平啊!”

  阿龙少有地主动从蜂房上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怎么了?”

  步琪:“阿得他们学校旁的中学,有两个老师被捅死了,在晚上!”

  “专捅老师?难不成是哪个叛逆学生?完了完了,现在的初中生都厉害成这样了!”阿龙哗啦啦吃了口面说。

  “有人活着,就得有人死。如果有一天哪个科学家,发明了什么寿命延长药,第一个被政府打死。”我看着店门外形形色色的涌动的人流说。

  步琪:“为啥?”

  “人人都活着,就是人人都快死了。”

  “头,局长发了20个人,说现在人员紧张得很,要是一周里还抓不住,就抽回去10个。”矮子在面包车里说。

  “嗯,那老家伙真tm抠,几个加班钱心疼不死他!”朱洋抠着鼻屎说。

  “喂,喂,注意纪律!”周老头拿拐杖敲了敲车底。

  “切,老古板!”说着,朱洋把鼻屎弹向了他。

  黑暗中一个黑影朝面包车移动20:00“五个警力重点布置在这一带,这里,和这里,分别三个警力,这七个路口也分别派一个警力盯着,轮班通宵监视,只要他敢再杀人,不怕抓不到他!”朱洋说完把标记好的地图指令发了下去。他回过身问周老头:“老头,有没有发现?”

  “还算正常,可是...”坐在车内监视系统前的周老头眯着眼说道。

  朱洋知道,每次周老头的重要发现都是这个样子,“可是什么快点说!”

  周老头缓缓靠近显示屏,“你看这个显示器拍到的柱子的影子,十五分钟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没动过。”

  “动过一丝一毫就是正常的!”

  、P酷Y匠《网永久$6免B费/看小3说☆

  “一丝一毫也没动过。”朱洋面露凶光,“狡猾的兔崽子,敢动手脚!矮子!”

  其实早在周老头说完确定后,矮子就拉开车门飞奔走了,这个小组之所以能名扬本市,他们成员之间在关键时刻的互相信任是绝对的。

  周老头扔给朱洋一个无线耳机,说:“快去,这里交给我!”

  朱洋一把接下,头也不回的朝矮子追去,周老头之所以只给一个耳机,不是因为矮子不需要,而是,朱洋永远不可能追上矮子,永远。

  矮子,原名刘飞昆。在警校在读期间到现在,跑步成绩各项记录从未被破过,到今天,已经有七年。

  五分钟后,耳机里几声窸窸窣窣后,传来了周老头的声音,“修好以后我调出之前的录像,嫌犯进了市一高中,再出来的时候,正好矮子感到,矮子已经追去了。

  “呼,呼,呼。。哈哈,算这小子倒霉!碰上的是矮子!我先进学校里去看看!”

  9月8日新闻晨报:与昨晚八点左右,发生了一起教师谋杀案,这已经是连续的第三起,前两起发生在区四中学,昨晚的第三起发生在其旁的市一高中,这是市内最有声望的高中之一。初步认定为同一犯人所为,死者皆身中两刀致死,凶手仍未落网。详情将于稍后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