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9月4日雨今天是我的诞生日,现在想起来还感到兴奋:黑漆漆的楼道,夜里微微的泛凉,一阵风轻轻跑过,瞧,我用了“跑”,这个是拟人哦,我在小学呀,曾经有个特别好的语文老师呢,可惜,我没办法一直读小学。月光映入楼道间,细微的光散布着凉意,但我的心境确实截然相反,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我全身的血感觉正凝聚在我的四肢,心中空荡荡的,但手脚却在兴奋地颤抖。我一手扶着阶梯边的扶手,一步步沿着楼梯往上走,哪怕脚上总是无意识地加快步伐,但我不断克制,告诉自己:不行!不行!我要冷静,我要万无一失,这仅仅是我的开始而已,终于到了二楼的楼梯间,我从裤袋里掏出影子,影子是我在上周路过桥上时花了300从那些西藏摊上买的,那老板说已经是他的摊上最好的刀了,我掂在手里,感觉凉凉的,很舒服,马上买下了它,它扁扁的,方方正正的,试了下,还挺锋利的,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影子。

  影子一握在手里,我整个人马上就凉了下来,脑子一下清明了许多,真是个好东西呢!我缓缓走上三楼,把背后的帽子套上。教导处的门缝里透出丝丝白光,这么晚还留下来上班,是个好老师吧!诶,真是可惜了啊,我靠近门,一手握着影子,一手慢慢地推开门,原来是教导主任,他好像看到我很意外,也是啊,那个时候也不会有正常的学生在学校里呢。可惜,不包括我,那个中年女子好像看到了我手中,等等,我想想,左手中的影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他喝了一声:“几班的!干什么!”咦,好奇怪啊,我明明没穿校服啊。我没有理她,只是慢慢地靠近,她慌了起来,拿起电话,匆忙地按着号码,可惜,她没机会了,我已经到了办公桌旁,突然兴奋了起来,我的手在颤抖着,忍不住了,我一刀,她挣扎地倒在地上,咦?原来还真会自己倒在地上啊,电视剧里也不是全骗人的嘛;我二刀,刀刚刚拔出来,她就不动了,诶,颤抖消失了,兴奋消失了。怅然若失的感觉,我慢慢把电话放回机座机母体上,嗯?母体,哈哈,好形象啊!按原路,我背着门慢慢走回去,直到离开教导处,,应该不会拍到我的脸吧。嘻嘻「两刀,女,打电话」

  9月5日11:00课间我坚持认为世上有两样东西是永久的,一是告别,二是学生课间的话题。

  “嘿,你听说了没有,隔壁初中昨晚死了个老师!”。“什么?!”。“被枪杀的!”。“胡说,我来上学的路上路过时听保安说是刀砍死的,而且全砍大动脉,血流了一身哦!”。“我去,怎么恐怖?!”哪怕是别的学校死了一个人,这种恐惧的影响也是巨大的,而且,那个学校离我们学校如此的近。从陈警官那件案子过去已经半个月了,没再见过风宏,也没有警察再来找我。

  我的生活像往常一样,学校蜂房两点一线,时不时三所找找我,二子找找我,还有就是之前赵思莳的一番话,让我对汪军这个人提高了戒备,如果真如他所说,汪军从一开始来问我要录像就是假意的,到后来风宏找了他以后,我再找他,等等,这不就是在明晃晃地告诉汪军,我和警察互相并不完全信任,双方都有私心么!正当我在准备高度重视汪军时,没想到另一片黑色,正不断向我靠近。

  /|更n新o最ii快上v酷s匠网/!

  这天晚上,又死了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