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警官虽然居缩在电子部门多年,但一身本领没有丝毫消失,又有和我两年的合作,信息,路子都不缺。他找到了七所,摸清了王杰的生活作息,终于决定,在夜店动手,遮蔽又多,又容易脱身。放好炸药,定好时间,披上外套,戴好帽子,装上消音器,砰!爆炸了,冲进去,对准头,啪啪!,两枪,他迅速插进人群,悄悄离开了,没有确定生死,没有看有没有倒下,他对自己很有信心。有信心到后来没有到医院确认王杰是死是活就知道是警方的陷阱,只可惜他太在意我的蜂,却忽略了警察的,在黄警官家宅门前的警用秘密摄像头的角度拍下了他的脸。”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精彩,精彩,精彩,精彩!”风宏扔掉烟头,慢悠悠地鼓起了掌。“哈哈,青年才俊啊!你不入警队真是可惜了!”。“呵呵,是嘛!但有一点有些奇怪,我在黄警官家前的蜂拍到,在那旁晚天刚刚暗下来的时候看到了由一辆车子停下来后锁上车时发出的一闪即逝的光,黄警官家没有邻居,只有可能是凶手的,而直到第二天早晨,那辆车还在那里停着,凶手开车到了黄警官家,杀完黄警官之后,步行走了?车子不要了?神奇的是,隔天夜里车子重新被人开走了,我猜这是俩二手车,就去查了一下,最后根据车店老板的叙述加上我拿照片和他核对,他确定了那天来买走这辆二手车的是,黄警官”。

  风宏不语。

  “这样,我就有了第二个版本,你要不要听听?”

  我站起身来,走到店门前,望着磅礴大雨:“有一只大怪物,他需要解决掉一些垃圾,比如:陈警官,他儿子,王杰;这只大怪物很强,很强,他可以控制一切,包括警察,他找到黄警官,让他卖了陈警官的儿子,再露出点马脚。很快,陈警官知道自己儿子死了,而且怀疑是黄警官,他挑了一天,决定到黄警官家里搜搜有没有和七所联系的证据,但谁都可以不知道,但他没有理由不知道黄警官的门前有我的蜂,于是,他精心打扮了一下,带上面具,带上假发,穿好衣服,易容成黄警官回到“自己”家里,他得在自己下班后黄警官下班回家前行动。可惜这是一个为他同样精心准备的陷阱,真正的黄警官买好可以随意丢弃的二手车,随时准备往家里赶,这时,可能早就在黄警官家里准备好的东西成功地拖延住了陈警官,夜幕一降下,我的蜂一失效,真正的黄警官迅速赶回家,将陈警官枪杀在自己的家里,而他可能有什么人接他离开或者其他事导致没有回收路边的二手车也认为没必要。于是,几天后,大怪物随便找了个人,一样带上假发,戴好面具,易容成陈警官来我店里,他不敢在我在的时候来找我,怕被拆穿,平常又只有我与陈警官联系,他就挑了个我上学的时候,与陈警官不熟悉但见过的我姐要录像,在往后,王杰的死就容易很多了。”

  窗外的雨小了,密布的云一点点散开,但我心头的云没有,“这个案子,没有凶手。”

  酷u匠d网Yo正版首G发◇=

  那天风宏留下抽剩的半包烟走了,什么也没说。

  我,也什么都没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闻说:

事件一结束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