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案件虽然还有不少地方无法理解,而且缺少细节,但我隐约感觉到,它,已经完整了。

  我:“卧底,对,卧底!白道和黑道的关联,中间的连接点,就是卧底!”。挂了电话后,我十分兴奋。

  D$最新ss章L节|+上●b酷I6匠.Z网…

  阿龙:“嗯,七所里有卧底...而黄警官和七所的头联系?黄警官难道是想卖卧底!?”

  步琪:“真的假的?现在连警察都怎么坏了吗。”

  我:“有可能,如果黄警官和王杰联系为了出卖卧底,如果被人发现,那不应该他们两人都被杀害啊。”

  方强:“两边都讨厌,可不可能是卧底发现了黄警官和王杰的密谋?”

  我:“程少东在电话里说,那卧底当场就解决了,而且,如果我是卧底,上司把我出卖了,一怒之下杀了上司还能理解,为什么还得再冒险把王杰也杀了?”。

  阿龙:“嗯,有没有这种可能,凶手不只个人,是个团队,又或者,黄警官和王杰根本就是两个无关联的案件?”

  “不会,我有证据他们有关联。”我看了眼时间说,“我出去一下。”

  8月17日16:00枯藤路“二子哥,今天我来核实一下,上次你描述的那个人,是不是照片上的这个?”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没错,是他!”二子看了眼说道。“嗯,谢谢二子哥,有需要随时来找我,我先走了。”我得到肯定后马不停蹄地离开。

  空中飘起了一点小雨,一幢幢屋子逐渐向后消失逝,雨中的田野也渐渐由清晰变得朦胧,我扶着脑袋,看着窗外的一切,想着这起案子,脑海中却是渐渐由朦胧变得清晰。

  8月20日,我从浙江回来,刚到面店就给风宏打了电话,把阿龙方强从蜂房叫了上来,在他们几个疑惑的眼神中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风宏这次是一个人来的,撑着把雨伞,一进店里就甩了甩湿透的头发,淡黄色的风衣已经成了棕色,边抱怨着这雷霆大势的雨边拿出来一根烟坐下,他等我先开口。

  “你有没有在查黄警官死的案子。”

  “没有啊,”他掏出了打火机,“破了的案子还查什么?”

  “已经抓住凶手了?”

  “抓住了。”他打上火,吸了一口。

  “为什么要引我查这个案子!我去了趟浙江,陈警官没回乡下”。

  “谁知道呢,你当我跟你一样,没事天天在摄像头里盯着别人?”。

  “七所倒之前发现了个卧底。”姐姐端给我一碗面,我抽起旁边的一双筷子。

  “有点印象。”风宏朝地上弹了弹烟灰。

  “陈警官和他什么关系?”我夹起面里的蛋咬了一口。

  风宏拿烟的手一顿,“父子。”,“你查出来什么都说出来听听吧,让我看看,这城里的情报中枢的能力怎么样。”

  挑起的第一口面还没到嘴里我就放下了筷子:”虽然陈警官最初就有疑点,我第一次让感性战胜了理性,选择相信了他,7月15日,他挑了一个我在学校的时间,来了店里,我姐接待他,阿龙帮他截了他要的录像。第二天,他就辞职了。等不及了,在确定我这里的录像没有他的破绽以后,他开始了复仇的另一半,如果他们真如你所说是父子,他在杀掉为了钱出卖他儿子的黄警官之后,准备去杀那个动刀的人——七所王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