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0日12:10学校食堂。

  酷◎P匠网首1发Lw

  “怎么又吃这种垃圾菜啊,真讨厌!”时不时有人端着饭菜到桌子上说。我坐在一边,边看报纸边吃着午饭,同花垮台了,看来给大宴楼的录像有些用了,心想着突然有声音打断了我,是坐在与我对面的女生,“现在还有高中生看报纸啊,还是在学校里?”。我没有理会,继续低头看着。她也不在意,继续说:“同花大酒店是因为包庇恐怖分子而查封的,而不是大宴楼老板因你的录像抓到了把柄”。我猛地抬头,还算标致的脸有一头过耳短发,“你是谁?!”我的声音格外冷。“但这几个恐怖分子想必也不是自己来市里的,有人请他们去弄同花,他要你的录像应该只是想分散你的注意,好让你别往恐怖分子和他有关这方面想吧。汪军比你想象得要深,与虎谋皮小心成了皮”。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给了我莫大的危机感,“我叫赵思莳,我们会再见的。”

  傍晚,蜂房。

  “这女的在四点你们放学后朝东边走了,然后,到了车站,上了...我看看,706路,在华夏东路站下,然后,进了警局?”阿龙盯着屏幕说。

  我:“你继续盯着,这人不一般,我出去下,之前有件事被王杰和黄警官的事耽搁了”。

  8月10日18:00枯藤路。这里是我们这区最大的二手车库,这里的老板二子也是管着好多二手车店的后台老板,我:“二子哥,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出手过这俩车?”我掏出一张照片。二子一身脏破的工作衣,戴着一顶蓝帽子,像极了一个落魄维修工,但我知道,他做到现在的人脉权势已经丝毫不比一个所差了,“哈哈,小得啊,来,让你二子哥瞧瞧,哦?这辆......我晓得!”

  我回到店里,没想到有个客人,我笑着迎上:“东哥,你怎么有空来啊!”,在桌上吃着牛肉面的赫然是程少东,“哈哈,路过,肚子有些饿了。”程少东拿纸巾抹了抹嘴巴道。我知道他有话说,就没接话。“七所一没了头,就乱了,九所已经收了七所的地,人也逃的逃,收的收,其余所不会看九所一家独大,现在平衡已经破了,已经有一些针对九所的活动在谋划,接下来十四所们应该要团团抱了,我们三所和五所关系近些,可能你要与我们两个所合作了,放心,五所的头也是个明事的人”。我知道程少东来只是通知的,这事我没有话语权。我:“了解,对了东哥,我想问下,最近七所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事?”。程少东:“这我不清楚,七所的事情向来关得紧得很,我的人在那里两年了,现在还接触不到中心,成天只管杀人放火“。我:”现在九所把七所收编了,九所那边能有消息吗?“。程少东:”我会帮你去打听。今天先走了“。”嗯,东哥慢走”。看来又得欠他几个消息了。我心里也为自己敲了一次钟,我太被动了。

  想起今天中午的那女孩,我就烦了起来,她究竟査了我多久,从什么时候关注我,为什么关注我,从哪里知道这些,是否和这个案子有联系,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杂乱与危机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