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酒店我不清楚,听你说是六月中旬,那时七所和九所还没搞起来,每个所关系也不像现在怎么疆,听你一说,什么人都没跟就到大宴楼去肯定是本想去见什么人,见我们几个所里的人不必什么人都不跟,那就,可能是白道的人。看来帮不上你啥,以后有事再找东哥!”。“一定,谢谢东哥,再见!”。

  “程少东怎么说?”阿龙见我一挂电话问。我笑道,“没消息”。阿龙:“那你高兴啥?”。“他给我指了条路!”。

  我:“你们仔细看录像,他一个人到三所的地盘,虽然都是黑道,但十四所之间并没有如何紧密的关系,不可能绝对安全,而王杰一个人都不带,我就猜想他原本想见的人不是黑道,程少东也猜想到了这点。而且你看,从王杰出现到被放鸽子到对方打了个电话到最后离开,他并没有表现出多突出的情绪,没有不耐,没有生气,但他是十四所里公认脾气最坏的一个。可见他在这场会面中仅仅占据被动且甘愿占据被动,那我就大胆猜测大宴楼是另一方的主场,而王杰是作为客场被叫到这里来见面,而且此人是王杰这个整个市里的黑帮老大十四人之一也要退让三分的非黑道人员,又在大宴楼,也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区的白道,我立即想到也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

  众人惊呼:“黄警官!”

  方强皱眉道:“有是有些道理,但其中你猜测的成分多了些吧?”。

  “找不到破绽的推理往往就离真相不远了。”我边在白板上记录边说。

  阿龙:“假设这个的推理成立,也就是说在近期被害的两人,都在一个月前联系过,而且是一黑一白。”

  bH最+?新M'章y节Y'上D酷r匠“网

  姐:“现在还剩一条路你没走,那就是陈警官的突然辞职。”

  我:“哈哈,姐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不在呢!诶----等等,先别打。,陈警官突然辞职回老家,无非两类原因,一是自因:滥赌好酒,工作低迷等,这些从我们与他这两年来不少的接触可以看出,他可能为了逃债,或者是在电子数据部门里干不下去了。二是外因:受人胁迫,不让他再干警察;或者收够贿赂,不需要做警察了,如果真是胁迫,那他现在必然凶多吉少,他又辞职了许久,风宏不会不知,我上次问他他并没告诉我,所以应该没出事,至于贿赂,就在这个案子之外了。”我摆了摆手。

  8月9日10:30市警局。

  风宏:“可以确定这伙人是南亚恐怖组织安狼的成员,这个月来和我们本地的黑帮勾结谋划恐怖事件,这两个窝的搜捕令已经申请到了,今天晚上你们就去打招呼。”

  “是!长官!对了,长官,你上次要我注意的,步得仍然在査黄sir被杀的案子。”一个风宏身旁的警员答道。

  “哈哈,这个小鬼有点意思,可惜经历得还太少。机智并不是智慧;现在的种子也不一定是明天的树呐。”风宏叹了口气,眼神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映向天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