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的忙碌就成了享受。

  “陈警官上次说的黄警官的死因是头部中五枪,当场死亡。”我理着资料说。蜂房有一角专门放一些资料,大多都是些案情,破了案就扔了,所以也占不了多少地。

  阿龙:“真是深仇大恨呐!话说,对一个警察有这么大仇,是黄警官哪个以前抓的罪犯来复仇?"。

  “不是没有可能"。我放下资料起身说,“我去个地方查一下。”

  “先等等,大宴楼有动静。”阿龙调出室内摄像头的影像说。

  8月2日17:00大宴楼会客室。

  “汪老板,幸会幸会!您这大宴楼还真是经营得风生水起呐”。

  “哪里哪里,风警官的光临让鄙人深感荣幸啊!”。

  此时风宏的突然到来让汪军感到些许意外,心里不免心虚了起来。

  “汪老板,我来只是查个案,与大宴楼无关,您不必如此紧张。”风宏一如既往邪笑道。

  汪军看上去对自己的失态被瞬间察觉感到有些羞怒,但听到无关二字也就放下心来。

  风宏:”我想查查贵酒店一个半月前到一个月前这个范围内的所有录像视频,大厅的“。

  汪军:”不知风警官可有市警局发的最高级调查令?“。

  风宏皱起了眉头:”没有”。

  汪军:“抱歉啊,风警官,你知道,干酒店这行,有许多事顾客不喜欢的,我们决不能去碰,不能配合还请多多包涵”。

  风宏叹了口气,“所以我讨厌大酒店啊,还有你们生意人,希望你这些年干的上不得台面的事不多哦“。

  风宏微笑着和两个警员离开。

  两小时后,大宴楼会客室。我:”他只说了这些?“。“当然”,汪军显得极不耐烦,“我这儿怎么了?”

  “现在还不清楚,可能有些危险人物吧,他要的录像你都给我,这对你我都很重要!”我的语气十分严肃。

  说到底汪军也只是个胆小富商,风宏最后的态度也起到了一定效果,我把录像带回家后,顺路方强的店就把他叫来了,我需要人手来看这整整一个半月的录像,随后的一周里我,我姐,阿龙,方强,全是在看这些录像中度过。

  时间老人自己是个秃顶,所以直到世界末日也会有大群秃顶的徒子徒孙。——莎士比亚,虽然我不敢确定风宏去大宴楼是否是真正为了这个案子,但不得不说,我的运气太好了。

  8月9日02:30蜂房。

  “看这里!”方强惊呼出声,我们所有人从昏昏欲睡的工作中醒来过来,“这个人眼熟不?”。

  阿龙:“七所的头,王杰!”。我:“他在等人,等谁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除了我姐继续熟睡外我们三人都在焦急地等一个人出现,但运气永远不懂长伴。最后在大约20分钟后,他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至于电话里说了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阿龙:“大宴楼在三所的地盘,他一个七所的头来到三所这里,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根据外面的摄像头他径直回七所了?”

  黑帮三所是十四个所里与我们算是关系最密切,虽然没几个有关系,当即,我就给三所的头程少东打了一个电话。

  x√更Q新a最M(快|3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