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9:30这个双休日我如往常一样,泡在蜂房里想有趣的事情,在我眼中,黄警官的案件就格外有趣。如果可以,真希望有扇窗。

  阿龙:“老大,汪军要关注的录像貌似没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平常得很呐!”

  “别太费神了,这些他要的时候给他就好。”我在白板上边画线索图边说到。

  “反正那个风宏有没开条件请你帮忙这个案子,你干嘛这么上心?”阿龙转过身说。

  “这次不一样,跟我们合作了两年的警察突然辞职,新来的这个也不是软茬,为了以后的合作,我必须体现自己的价值。”我头也不回道。

  “也对,这个风宏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阿龙看着之前针孔摄像头里的影像,风宏冲镜头摇摆着自己的名片。

  “要是我有他的资料线索合起来,破这案不难。但这是一场竞赛,我和他现在应该都在査这个案子,谁先赢,谁就在以后占据了主动。”我挠着头陷入了苦思。

  “说不定,凶手就是看中了这点呢!”阿龙翻着龙漫漫不经心道。

  “你说什么!?”

  ”我说凶手可能就是看中了这个漏洞啊?"。

  "哈哈,有道理!“我感到突然有了点方向。

  8月2日,10:00正趴在白板前熟睡的我被姐拍醒,“日上三竿了还在这儿睡!你们一个个都是铁打的身子是吧!晚上干嘛这么晚睡!”接着又拍醒了阿龙。我一看,睡意消散,赶紧翻开拍醒我的报纸,头条:墨阳路27号一家巨型夜店发生爆炸,一男子被枪击,正全力抢救中。“墨阳路?不是我们之前刚发现的七所的地盘吗?”凑过头来的阿龙说,“看来九所和七所的争斗已经摆上台面了。”

  “这个挨枪的男子八成是七所的头,”蜂“看见过许多人跟在他身边在街上出现。”我回忆了一下说。

  “对,怪不得这么眼熟,我也看见过。”阿龙道。

  “只是,我不觉得这是九所干的。”我笑着说。

  “恩?不是九所?那还有谁?”阿龙陷入了沉思。

  “而且,这男子八成当场就已经死了。”我邪笑道。

  “瞧你那邪气样,得意不死你!”我姐捅了捅我的脑门说,”早饭在厨房,你们俩快出来吃。”

  8月2日,15:00“龙哥,你帮我把上次黄警官案件的录像,调出来。”在密密麻麻白板前的我放下马克笔冲阿龙说。

  *最E新)章!节`}上*酷匠网#

  “好嘞,在这哩!你不是看过几次了嘛!”阿龙把录像调出了屏幕,录像里显示在20:30夜幕刚刚下来的时候,黄警官家门前的路灯突然熄了,又过了三分钟左右,正门前一丝光亮一闪而过,应该是车灯。可惜依旧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要是改天方强能够开发出附带夜视仪的就好了。”阿龙抱怨道。方强同样是我们的一员,只是平常不来我们店里或是蜂房,我倒是常去他的电子配件铺,我所有的”蜂“除了大致设计与选材是我做的,其余全是方强的发明,从改装到缩小外形,却不影响清晰度。我同样按月雇他,他也整天泡在他店里,不断为”蜂“创新改装。

  ”他能做到现在这样就已经是天才级别了,这么小的还能附带夜视仪,那我们得送方强去斯德哥尔摩了。“我开玩笑道。

  (注:诺贝尔奖除和平奖外都在斯德哥尔摩颁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