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14:25今年夏季格外炎热,对于这个处在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城市来说也算颇不寻常,一束束烈日阳光火辣辣地镶刻在地面上,空气中好似不断的涤荡着无形的热浪,粘稠而又凝重。一名戴着橙色墨镜,身穿淡棕风衣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穿过马路,滴滴汗水往脖子下挂,脸色僵硬略显不自然,他四周环顾了片刻,叩响了一家店铺的门,烈暑下午,街上静得很,可以容易地从里面听到朝外渐响的脚步声,“擦”一声巨响,卷帘门干脆地卷起了一半,一位只穿着粉色吊带睡衣的少女探出头,微笑道:“喔,陈警官啊,进来吧。”卷帘门的正上方有着两个大字三个小字“传说牛肉面”,侧旁有一块牌子,写着,营业时间:“18:00~21:00”。又一声声响,卷帘门被拉上,街上依旧静悄悄地,就如他来时那样。

  7月25日,16:00。我走出校门不久,就听到身后有人在喊:“阿得——等等我啊!走那么快干嘛!”朝外涌动的人流中一个胖子正奋力挤出,边说着,冬瓜从后面小跑着赶上我,大口喘着气,冬瓜原名汪少杰。我拔下耳机问:”怎么了?“冬瓜的硕体真是经不起折腾,他俯下身,大口边喘边说:“阿得,上次你帮我们家找到了贼,我爸妈想请你吃顿晚饭”。“嗯?那只是顺手帮的小忙...”“我知道,但我爸妈非要感谢你一回啊!”我歪着脑袋,点了点头。

  晚上八点三十,赴宴过后我回到店里,瞬间两道目光锁定了我,看来今天坐在这的不光是来吃面的,我一眼略过,除了那两道目光外,还有三个顾客,我缓缓地朝后退了两步,朝裤后袋里的控制按钮伸去时那两道目光的主人同时将手也缓缓往后移,这时厨房门开了,走出了一个带着微笑的年轻男子,他伸开双臂,朝四周朗声说道:“欢迎大家来本店消费,但今日有些要事,得麻烦,只得先行打烊,还请各位,多多海涵哦——”说罢,收起双臂行了一个古典绅士般的鞠躬,店里本就只有三个客人,这时也没怎么停顿,听罢就朝门口往外走,突然,我拽住了其中一人的手臂,转过头,面带微笑道:“红烧牛肉面,16块,我看您吃得也差不多了吧?”,那人被发现后只得惺惺地掏出了钱包。

  “好了,警察先生,”我把零钱不急不忙地塞进口袋,抬起头问:“您有什么要事?”。“哦?”他显得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一遇到威胁,就习惯性手往后移来拔枪的动作,”我顿了顿继续说:“当然,最主要的是,我的市警局前的”蜂“看见过你。”

  “哈哈。有意思!”他边鼓了两下掌边说到。“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风宏,位置跟陈警官差不多,副局助理。我代表警局,代替陈警官来和你合作。”风宏摆着邪气的笑容说道。

  “陈警官死了?”我感觉到了什么,“没有,辞职回乡下老家了”风宏摇头道,笑容丝毫不减。

  “原因?”。“不清楚。”

  酷fZ匠网、.首发k

  “上次陈警官来取了点消息,大约十天前”。我眉头微皱试探道,“没错,是另一个副局助理黄警官的死,录像已经交上来了。”风宏看着我似笑非笑地说。这下确定了,风宏已经知道了部分与我合作必要的消息,他是来查这个案子?我正想开口问却被他打断了。“你喜欢管那些摄像头叫“蜂”?”风宏的眼神渐渐往厨房中瞄去。

  “我爱叫什么叫什么。”

  “那——,我能不能看看你的蜂房?”风宏别过头嬉皮笑脸地冲我问道。

  这样的好奇对我来说可不是好征兆,看来换了个更难搞的家伙,但没办法,警察是对我来说必不可少的一条线。

  “抱歉,除了我的人,谁都不能进去,陈警官也是,你也是”。这是死规矩。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下次再打扰喽!”说罢,风宏打了个响指,其余两人跟着他向店门外走去,当经过我旁边时,他放慢了步子,低头阴声道:“习惯拔枪的不一定是警察,进出警局的也不一定是警察,小鬼,你有些太自信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