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陈恒拉到了休息室里,他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这套首饰怎么来的?”陈恒,很认真的样子,没有了温柔...“这个...是哥哥...哥哥...给我的...”我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寒气,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细微的变化他看在眼里^*^,他把我拖到沙发上,让我坐下来,一直拽着我的手,真的好痛,他的紫瞳真的让我好害怕。“恒,你可不可以放手,我的手腕好痛。”我轻声问到。

  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放开了我的手。是寒给她的首饰,寒一定知道些什么,为什么我会带着这条项链?其实,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在我脖子上,母亲让我不要摘下,这究竟是为什么?莫非项链有什么特殊意义。

  我才没他想的那么多,刚刚陈恒抓我的时候很用力,原本白皙的手腕上都泛红了,真的好痛。他转眼看到我手上的印痕,不免闪过一丝愧疚,“真的很痛吗?”他伏在我耳边轻声问到,他现在这个人斗架在我的身上,(怎么感觉有点暧昧的气息啊,)

  “你可以往旁边坐一点嘛,这样我很不习惯。”话音刚落,邪墨浩,宇文寒,司徒清,江静轩就闯了进来,这要怎么解释...他们刚刚进来,就看见陈恒整个人架在我身上,脸轻轻的靠在我耳朵旁边。“哦,对不起,对不起,恒,打扰到你们了,你们继续啊~”说着,四个人拔腿就跑,“站住~”陈恒突然说话了,语气依旧是那么冰冷,“寒,我有事情问你。”他轻巧的坐到我旁边,“你们有谁想听的可以留下,但是^*^,后果自负。”

  听到他的这一句话,除了宇文寒,其他三个早就拔腿跑了,谁愿意听几句话就丢了小命的,虽说不怕死,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而失去生命吧。我也准备好开溜,可刚起身就被陈恒叫住了,“陌陌,你留下,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

  诶,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好吧,反正是你让我听到,别杀我啊~“寒,陌陌的这条手链是你给他的吧!”陈恒的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的确是我,有什么问题吗?”哥哥仿佛早就知道了陈恒会问这个问题,没有流露出一丝惊讶。

  “这个,和这条项链是一对吗?”陈恒先解下脖子上的项链,又举起我的手问寒。

  “既然你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问我~”哥哥的答案也就是印证了陈恒的猜测,为什么,我怎么会又和那个傻逼一套的首饰,难不成那是定情信物**o**,不会的,不会的。

  “恩,好,我知道了~_~,不过我是不会和这个家伙在一起的。”陈恒,至于说的那么明白嘛,我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

  “哼,谁要和你在一起,自作多情。”此处不留爷,自由留爷处,再见,不送,“恒,谢谢你,再见,写信啊。”说着我转身离开,谁稀罕你,姐姐可不是外贸协会的。

  陌陌,其实我是不想让你受伤,毕竟我的仇人太多,我也不想你受伤^*^,所以还是在一切没有发生之前,结束吧*^o^*,我会永远是小时候守护你的小哥哥,不管你还是否记得。

  #*酷|匠网,%首*◎发

  (我小时候,宇文家和陈家住的很近,当然,现在也很近哈~不过现在我和陈恒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小时候机场和陈恒在一起玩,那时候我只有五岁,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连那个小哥哥的名字也不记得了,当然也没有认为那个人是陈恒。

  双方父母,见我们挺好的,便打造了两套首饰,一套便是我今天戴的,另一套就是陈恒的项链和一对耳钉,陈恒今天没有戴耳钉^*^,不过项链倒是每天戴着。希望我们以后能凭借这个找到对方,因为陈家要搬去英国。

  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个的真真含义,直到今天,脑子里才有些模糊的概念。我从来都以为,这只是父母的一厢情愿罢了。不过还是很好看的~想必陈恒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的概念,虽然他从小就喜欢我,可黑帮少爷的包袱让他把这份喜欢,深深的埋在心里,所以到现在他也不明白自己是否还喜欢我,但是,他还是希望我不要受伤,所以从一开始就这样说。陈恒的心意我觉得现在我是明白不了了,等以后吧,记得给我写信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背对背许下心愿i说:

  这...有点绕,自行补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