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早在宋代就是江南地区极为重要的港口,明清两代这里都非常繁华,特别是在《江宁条约》中被迫开放为通商口岸之后,更是繁华无比,因为全国的货物至少有五分之一是从这里进出口的。

  故而,宁波城的城池修建的自然也是十分坚固,三四丈高的城墙在夜色中看起来如同一只卧伏的巨兽,显得高大无比。城墙上偶尔有点点火光出现,那是守城的士兵正在夜间巡逻。

  宁波城下,经过三日休整的革命军此刻正精神百倍,战意高昂的等待进攻,一个白天的行军并没有消磨掉他们的作战热情。三天前的那场零伤亡的大胜,让革命军的士兵都信心爆棚,觉得清军也不过如此,在洋枪火炮的火力下根本不堪一击。

  革命军到达宁波城时已经入夜,城门早已关闭。陈天朔朝黑黢黢的四周看了看,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他不禁感叹古人生活的乏味,刚入夜就都闭门不出了,要知道在后世这个时间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陈天朔看着耸立在队伍前面的漆黑城墙,嘴里感叹一声,“真是一座壮观的城市,如果就这样损毁在炮火下,真是太可惜了。”

  自从陈天朔在鄞县揭竿而起至今,已经过了四五日,但宁波府依然没有得到有人起兵造反的消息,原因无他,古代消息闭塞,如果有意封锁的话,是很难迅速被他人知晓的,即使官府也不例外。因此陈天朔的革命军占了一个攻敌不备的先机。

  陈天朔与身边的吴明心、江忠源两个参谋商议了一下,都觉得应该好好利用一下这个先机,趁敌不备争取兵不血刃拿下宁波城,减少无谓的损失。

  于是,陈天朔决定先派一个排的士兵使用钩索趁着黑夜偷偷的摸上城去,从里面悄悄地打开宁波城的大门,然后大军直接杀进城去。原本驻守宁波城的绿营兵都已经在鄞县被全歼,因此城内守城的兵力极少,且以老弱士兵居多,若无城墙作为依凭,根本不是如狼似虎的革命军士兵的对手。

  几十名革命军士兵拿着重重的绳索摸到城墙下面,将铁钩在手中朝着城头使劲甩了上去,只听“铛”的几声,精准的挂在了城头上,然后背着临时装备的大刀长矛开始往城墙上爬。为了避免惊动敌人,步枪自然不能使用。

  很快,几十名士兵爬上了城头,居然奇迹般的没有被一个守城清军发现,可见该城的防御是多么的松懈,偌大的城墙上居然连一个站岗放哨的人都没有。城下目不转睛观看的陈天朔稍稍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爬上城头的革命军士兵沿着城墙上的通道慢慢地往前走,想找到楼梯下去。突然,领头的排长郑子良看到前方不远处有十几名守城清军正围坐在一起,头顶下挂着灯笼,不时传出“押大押小”、“买定离手”之类的叫嚷声,似乎正在耍钱取乐,兵器都扔在一旁,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有敌人已经摸上了城头。

  郑子良对身后跟着的几名士兵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然后几个人蹑手蹑脚的走到正在耍钱的清军身后,各自选定一个,同时将刀往清军脖子上一架,猛一用力,只听“噗”的一声,鲜血立刻从伤口处喷涌而出。几名清军只感觉到脖子上一凉,随即就摔倒在地,再也没了气息。

  除去了拦路狗,排长郑子良立刻率领士兵从楼梯处慢慢地走下城墙,来到城门洞内。

  此刻的城门洞内灯火通明,但是同样也看不到任何一个身影。两旁的房子里倒是影影绰绰,看起来似乎人数不少,大概都在偷懒休息。

  郑子良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打开城门,此战就算是胜利了,他们几个也立下了大功。

  他立刻率领革命军士兵跑向城门,巨大的门栓已经近在眼前。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你们是什么人?”

  这声音不算大,可郑子良被这声音吓得浑身一震,转头看去,一个提着裤子满脸酒气的清军士兵正在房子门口疑惑的看着他们。

  郑子良立刻将手中的大刀甩了出去,长刀不偏不倚的射中了那名清军的胸口,“扑哧”一声透体而过。

  然而,那名清军倒下的身子却碰到了悬挂在房门口的一口小钟,顿时清脆的钟声响起,在宁静的夜晚几乎响彻整个宁波城。

  随即,近百名清军从两侧的房子里涌了出来,将郑子良及一众革命军士兵团团围住,呐喊着杀了上来。

  郑子良一看偷袭计划已经失败,也只得率领士兵仓促迎战。但是敌众我寡,很快便处于下风,此刻他们距离城门也仅仅五六米。

楚流苏说:   诸位亲爱的书友,有果子的请投一下,没果子的请推荐,关注一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