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将我送入这界陨之地,必须要知晓那个时候,我正好身处道狱七层的界缝之中。”

  “能够知晓这一点的人,应该只有那七个世界内被镇压的强者,还有道三宫的人!”

  “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手指的主人,难道他就是寂灭九族之人?”

  “可如果是他的话,为什么要攻击于我,甚至于将我体内的修为完全封印?”

  “难道,他就是想要让天落等人,误以为自己就是九族的后人?”

  “只是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摇了摇头,姜云对于自己推测的这个结论,还是没有十分的把握,因为其中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吕伦根本不知道姜云在想些什么,依然自顾往下说道:“一旦九族后人打开了界陨之地的人口之后,那么任何人都能进入!”

  “只是,进入简单,但是如果想要再从这里离开,却只有九族后人,或者通过九族的圣物才能做到。”

  “其余之人,不管你修为多高,永远都无法离开界陨之地!”

  姜云眉头皱起,因为这样一来,这界陨之地岂不就等于是寂灭九族设下的另外一个监狱。

  吕伦接着道:“天落那些人当然不甘心始终被困于此,所以他们一直在寻找着九族的后人,想要从他们的身上,找到离开的办法!”

  “这也并非是他们的奢望,毕竟九族的圣物全都留在了这界陨之地,藏在了寂灭九地之中,相信九族必然会派人来取回他们的圣物。”

  “因此,界陨之地的每次开启,都有可能是九族将他们的后人送了进来,准备让他们取回各族的圣物。”

  “只可惜,九族后人很难找到,而且隐藏的极深。”

  “甚至有的族群,为了躲避追杀,故意让他们的后人和其他生灵共同生活,以至于哪怕连他们的后人本身,都不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世!”

  听到这里,姜云的心脏不禁再次震动,因为此刻吕伦所说的,岂不就是自己!

  自己,就是不知晓自己的身世,而是在同为九族的姜族抚养之下长大。

  而且,当年那个将襁褓中的自己送往姜族之人,既然能够说动姜万里,可想而知他的身份必然不低。

  会不会,那个人就是九族之人?

  自己,也是九族的后人?

  这个想法,第一次出现在了姜云的脑海之中。

  虽然他从内心是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是九族后人,但是结合在他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不管是自己后背的那个封印,还是离奇的身世,甚至就连自己离开莽山之后的所有经历,似乎都能和寂灭九族之间,隐隐的存在着联系!

  好在这个时候,吕伦又说了一句话道:“只有孕育出了道灵之后,才能判断出他们是否具备九族血脉。”

  “故而,天落每次都会将界陨之地开启时进入其内的凡人找到,然后再让他们快速修炼到道灵境,从而判断出他们是否是九族的后人!”

  这句话也让姜云心中顿时一松。

  “如今的我已经到了道灵境,修出了六个道灵,可是我却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血脉有什么特殊之处!”

  “如此说来,我肯定不是九族的后人了!”

  只是姜云仍然有着疑惑:“那具备了修为的修士,为什么天落不查,毕竟道灵境之前,还有通脉福地和洞天三境。”

  吕伦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或许天落有他自己的办法,可以区分出具备修为的修士,是否是九族后人。”

  到此为止,姜云心中关于这界陨之地的诸多疑惑,总算是基本上都有了个合理的解释。

  姜云想了想,接着问道道:“那寂灭九地,和九族的圣物又是怎么回事?”

  “九族圣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轮番出现一次,出现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寻找九族的后人。”

  “只不过,这种寻找,我想你也应该深有体会。”

  “对于不是九族后人的生灵来说,被圣物在自己体内寻找血脉,那就是一种巨大的折磨,甚至有可能会直接死亡!”

  “至于寂灭九地,就是圣物隐藏所在,只有出现了九族的后人,才有资格开启寂灭九地,因此,这无数年来,据说只开启过一次!”

  “不过,奇怪的是,寂灭九地并非只有九族能够进入,而是人人都能进入。”

  “可想而知,在圣物的诱惑之下,界陨之地的所有生灵自然都想进入,但是其内危机四伏,哪怕九族后人也会同样遭遇危机。”

  “唯一不同的是,九族后人在被圣物找到之后,能够得到圣物送予的庇护之力,从而使得他们在寂灭九地之内生存下去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当年寂灭九地的开启,这界陨之地内有超过万人进入,最终,一个不剩,全部死在了其中。”

  “从而使得这界陨之地内的修行水平大范围下降,直至最近数千年才逐渐恢复过来。”

  姜云继续问道:“那你给南云若留下的那颗丹药之中,为什么会提及寂灭九地?”

  “那丹药的秘密,竟然被你发现了!”吕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姜云点点头道:“我对炼药,也略知一二!”

  然而吕伦却是摇了摇头道:“关于这点,我不能告诉你!”

  姜云换了个问题道:“那一山一海一道界,又是什么意思?山海界,对于寂灭九族,是不是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

  吕伦微微一笑,刚要开口的时候,面前的姜云身体却是突然一晃,双眼一闭,整个人竟然直接晕倒了过去。

  这突然的一幕,让吕伦眼中寒光骤现,伸手一招,周围无数石头顿时加快了旋转的速度。

  紧接着,吕伦的眼前一花,在姜云的身旁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相貌俊朗的中年男子。

  看着这个男子,吕伦不禁又是一愣。

  哪怕以他的修为,竟然始终都没有察觉到姜云的体内,竟然还藏着一个人。

  “你是谁?”

  中年男子器宇轩昂,面无表情,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面对吕伦的提问,他冷冷的道:“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家主人让我告诉你,要和你做一笔交易!”

  “你家主人?”

  吕伦眼中光芒闪烁,眼前的中年男子,自己已然看之不透,然而没想到,此人竟然还有主人。

  吕伦心中转念,双目微微眯起道:“你家主人,又是何人?”

  “他既然想和吕某做交易,是不是也该现身见见吕某,也算是对吕某的尊重,让你一个区区下人来和我谈,也太没有将吕某放在眼里了。”

  “此交易,吕某不做!”

  对于吕伦的拒绝,中年男子冷冷一笑,蓦然大袖一挥,就看到一个人影从他的手中飞出,直接落在了吕伦的面前。

  “我家主人让你先别着急拒绝,你看看此人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