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的这句话,让姜云的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疑惑。

  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真实修为不过才洞天一重境。

  自己和他的交谈也不过只有几句话而已,他如何能够一眼就判断出来自己刚来道狱不久?

  如果说,这个男子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相貌陌生而判断出来的话,那几乎不大可能。

  这一年的时间,自己跟在火鸟的身后追逐火球雨而东奔西走,也走过了不少的地方。

  甚至距离自己刚刚进入道狱之时的位置,至少有着数十万里之遥。

  对方就算记忆力再好,交友再广泛,也绝无可能认识并且记住这么大一片面积之内,每一个人的长相!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姜云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露,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男子带着点小心,看了姜云一眼后才开口答道:“因为恩公出手救了我!”

  这个理由让姜云不禁暗暗皱眉。

  尽管被丢入道狱的都是犯人,但这所谓的犯人,仅仅只是相对于道神殿而言。

  并不意味着每个身处道狱中的犯人,就真的都是穷凶极恶之辈。

  至少肯定还会有一些心怀仁义之人,那么出手救助他人,根本不足以作为判断对方就是就是刚刚进入道狱不久的标准!

  这个理由让姜云有点无法接受。

  看到姜云的皱眉,那年轻男子立刻猜到了姜云的疑惑,急忙又接着道:“恩公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从恩公刚才救下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同伴现身,可见恩公应该是独自一人来到这里。”

  其实姜云有同伴火鸟,只不过火鸟死也不肯踏入转生洞半步。

  姜云自然不会说出这点,只是一言不发的继续听着。

  “而在道狱之中,除非是实力极强的强者,不然的话,绝对没有任何人敢独自一人进入这转生洞。”

  “这转生洞,虽然名为转生,意指转世重生之意,但这里,实际上却可以算是整个道狱之中,最危险的地方!”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拥有让金蟾大人愿意出手的贡品!”

  听着男子的这番解释,姜云心念电转之间,总算明白过来。

  这转生洞,对于被送入道狱中的犯人来说固然是福地,但是想要获得金蝉出手帮助祛除毒气,那就必须要奉献出所谓的贡品,比如说火鸟的羽毛。

  可是,也并不是人人都能轻易的得到这样的贡品。

  就拿火鸟羽毛来说,跟在火鸟身边一年多的时间,姜云也仅仅仅仅遇到过两次有修士以兽丹向火鸟换取羽毛。

  纵然还有其他的贡品,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同样都是不容易获得的。

  那么对于那些体内毒气已经饱和,但是却又拿不出贡品的修士来说,他们要想让金蟾帮忙祛除毒气,唯一的办法就是守在转生洞的附近。

  等待着其他持有贡品之人前来,然后出手将对方击杀!

  甚至于,就算大家都有贡品,那么也有极大的可能会发生打斗。

  因为转生洞并不是仅仅进入一次就够,贡品自然也是越多越好!

  因此,进入转生洞,不管是为了抢夺他人,还是为了自保,必然都是要尽可能的聚集多点人,壮大实力。

  可自己不但是孤身一人,而且在见到了已经昏迷的男子之后,非但没有去抢他身上的贡品,反而还出手救了他,一看就是不知道转生洞和贡品的重要性。

  男子也正是通过这一点,判断出了自己刚刚来到这道狱不久。

  明白了这点之后,也让姜云的心中不禁颇为感慨。

  自己的心思已经算是缜密,可是却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间救人的举动,竟然就暴露出了自己刚来道狱不久的事实。

  看来自己日后还要更加的小心谨慎一些。

  除此之外,从男子的解释之中,姜云还发现了一件事情。

  男子称呼金蟾为大人!

  之前那些向火鸟换取羽毛之色也称呼火鸟为火神大人。

  由此看来,这道狱之中,对于妖兽似乎是格外的尊崇。

  只是不知道,这种尊崇是针对所有的妖兽,还是仅仅因为他们对于火鸟和金蟾有所求。

  姜云点了点头,也没有就这问题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话题道:“你的贡品是什么?”

  这也是姜云始终好奇的问题。

  金蟾帮助修士祛除毒气,到底都需要哪些东西。

  “扶桑叶!”

  男子显然知道姜云肯定同样不会知道扶桑的来历,所以说完之后就给出了解释:“道狱之中有着一种树木,名为扶桑树。”

  “此树的特性极为奇怪,它的种子就是来自于太阳之中喷射出的那些火球。”

  “此树以火为土壤和养分,扎根于火中,在火中生长,开枝散叶,而一旦火焰熄灭,那么就会枯萎。”

  “扶桑树的树叶,就是金蟾大人需要的贡品。”

  作为炼药师,姜云对于天地间的草木知晓的已然不少,可是这种扶桑树,倒还真是从未听说过。

  竟然还有生长在火中的树木!

  而且自己也已经经历十三次的火球之雨,但是却还没有看到过一棵扶桑树,不难推测,这扶桑树必然也是极为稀少。

  不过,这也让他意识到,这金蟾索要的贡品,都和火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弄明白了心中的疑惑之后,姜云对着男子拱了拱手道:“如今你体内毒气已经被祛除不少,这火球雨也已经结束,你我就此别过!”

  “等等!”

  男子急忙喊住姜云道:“恩公,既然您也是孤身一人,在这道狱之中想要存活下去极为艰难,倒不如去往我的家族。”

  “我们家族虽然不敢说家大业大,但也颇有点实力,故而能够靠近桃源城。”

  “除了毒气无法避免之外,生存下去倒也不算太过艰难。”

  姜云眉头再次微微皱起道:“桃源城是个什么所在?”

  男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是我鲁莽了,恩公刚来,自然不知道桃源城,但是在我们这层道狱之中,桃源城就是真正的世外桃源,是所有修士都梦寐已求进入的地方!”

  “这道狱之中,虽然说环境恶劣,但也有几处绝境逢生之地,这桃源城就是其中之一。”

  “说是城,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四周有着数座高山作为天然屏障,很久之前,被一些强者看中,作为了住处。”

  “随着时间的流逝,进入其内的人越来越多,再经过无数前辈高人的共同努力之下,赫然这座山谷打造成了一座城镇。”

  “其内不但各种修行资源应有尽有,而且还有几座专门屏蔽毒气的特殊转换阵,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那么就能在阵中吸收到纯粹的灵气。”

  “那扶桑叶,也是来自于桃源城内!”

  说到这里,男子忽然压低了声音道:“甚至有传闻称,当初发现桃源城的第一批犯人,如今已经离开了道狱!”